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五十三章 摧枯拉朽

第六百五十三章 摧枯拉朽

    听到林意这一声厉啸,原本夏巴族的这披甲犀和白象震慑得有些心神不宁的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奇陡然精神一震,两人几乎同时反应了过来林意是要做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远处深邃的黑暗之中。

    远处好像有狂风涌起。

    一片蒿草折断的声音迅速传入这些人的耳廓之中。

    夏巴翼骄傲的笑容变得些微僵硬起来。

    他可以感觉到有什么庞然大物在快速行进,而这片冻土荒原之中的灌木丛都很矮小,唯有贴着地面快速游走的巨|物,才能在很远的地方就制造处这样大片的折断声。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许多人惊呼出声,将他此时心中的疑问喊了出来。

    几座城的高处都响起了凄厉的号角声。

    许多沉睡中的军士被惊醒,随之而来的是潮水般响起的金铁摩擦声。

    “城防很不错。”

    林意对着有些愕然的细封洪齐笑了笑,夸赞道。

    细封洪齐愣了愣,但他旋即反应过来,对着数名部众摆了摆手。

    许多道厉叱声在城中响起。

    那些紊乱的声音迅速平复了下去,号角声不再响起,甚至连燃起的灯笼都被迅速熄灭。

    “嘶……”

    一阵抽风箱般的倒抽冷气的声音随即响起。

    无论是细封洪齐的这些部众,还是夏巴翼的座下,放眼天下也都算得上是见多识广的人物,然而看到那条祖蛇以看似缓慢,但实则极快的速度逼近这座城的城墙时,他们的喉咙还是变成了深邃的风口。

    “这是什么?”

    细封洪齐也真正的震愕起来,他敏锐的看到这条巨蛇身上如岩石块一样的鳞甲以及蛇头上的角。

    “在南朝和北魏,帝王都是真龙天子。能够成王成侯的人物,被认为是蛟龙,但从古至今,极少有人像林大将军一样,拥有真正的蛟龙。”细封英山很适时的蛊惑道:“三叔,这是一条真正的异蛟。”

    夏巴族所有人眼中的轻视顷刻消失了。

    下方的冻土荒原、这里倾斜度很高的山坡和这座城坚厚的城墙,对于任何骑军都是很难逾越的障碍,然而这种障碍对于这条异蛟而言却根本不存在。

    细封洪齐的几名部将迅速的反应了过来,正对着这条异蛟行进方向的城墙上瞬间响起一片急促的脚步声,上方所有的军士全部被撤空了。

    这种异蛟对于他们而言更是传说中的物事,更何况看着这条异蛟身上的鳞甲,他们就知道寻常的守城军械根本不可能对这条异蛟造成任何的威胁。

    城墙上的军士如果不撤走,在他们看来很容易变成这条异蛟的开胃小菜。

    墙头上石屑纷飞,一些固定的军械纷纷倒地,迅速游过墙头的蛇身和坚硬的金属摩擦,在夜空里甚至带起了不少火花。

    夏巴族的所有人尚且能够保持镇定,但是那气势汹汹的披甲犀和后方的白象却是已经不安的躁动起来。

    白象的身上有鞍座,有骑手,在骑手的约束下,这些白象只是在原地踱步,但前方那六头披甲犀却是已经不受控制,虽然在后方白象鞍座上的骑手的厉喝之下,不至于直接转身就逃,但是根本不敢冲向前方的林意和刚刚越过城墙的祖蛇,而是朝着校场的两侧开始狂奔,给人的感觉是想要直接绕着校场跑出去。

    罗姬涟笑了起来,她没有放过这个嘲笑夏巴族的机会,“你们夏巴族的披甲犀似乎不明白什么叫做勇气。”

    “灭了它们。”

    林意一直不喜欢多话,他对着黑暗中昂首游来,一路已经碾压了不少建筑物的祖蛇做了个手势。

    这个点兵校场幸亏在城边,否则恐怕细封洪齐要损失惨重。

    对于在场所有夏巴族人而言,罗姬涟的嘲笑声几乎才刚刚在他们耳中响起,呼啦一声,他们只觉得这校场之中篝火的火焰猛然一沉,被一阵狂风压了下去。

    一头场边正在狂奔的披甲犀突然停顿了。

    一声异常沉闷的撞击声在它的身上响起。

    所有在场的夏巴族人瞳孔都剧烈的收缩起来,这头披甲犀在他们收缩的瞳孔里,好像骤然慢动作一样停顿下来,然后身上的甲胄骤然猛烈开来。

    这样画面的,是一条横扫过来的巨柱般的蛇尾。

    如果说这头披甲犀就像是一辆疾驰的马车,那突然破空而至的蛇尾,就像是天神手中的巨鞭,瞬间就将这辆疾驰的马车抽打得四分五裂。

    这头披甲犀前冲的力量原本十分惊人,但是被这祖蛇的蛇尾一扫,竟是惨嚎声中朝着后方连连翻滚。

    噗!

    空气里响起一声闷雷般的喷吐声。

    祖蛇的蛇头已经高高扬起,一团毒液已经如暴雨般朝着后方的几头披甲犀喷吐而去。

    那几头披甲犀身上嗤嗤直响,都是发疯般的在原地乱蹦乱跳,其中一头竟是笔直的往上跳起一丈有余,但落地时却如同一块砖块般笔直砸地,倒地之后便无声息,直接死去。

    喀嚓一声。

    这祖蛇也并未就此停住,蛇头往前一弹,如闪电般直接咬住那头首先被扫倒的披甲犀,一声清脆的裂响之中,竟是将这头披甲犀的整个头颅都咬断,如同吞了一块脆骨一般,囫囵吞枣一般直接吞下了腹中。

    这祖蛇一路行来,都受林意约束,并没有进食,一路也并没有明显要进食的迹象,此时被这头披甲犀的热血一冲,它却似乎也来了食欲,喀嚓喀嚓数口,竟是将这头身上甲胄已经崩飞的披甲犀撕裂了大半,血肉带骨全部吞了下去。

    寻常巨蛇哪怕吃食也是不管食物大小,能吞就要整个吞入,但这条异蛟却是半撕咬半吞,进食方式和普通蛇类截然不同,而且更为血腥可怖。

    摇曳的火光之中,夏巴翼身后的那些夏巴族人脸色都是异样的惨白。

    他们引以为傲的这六头披甲犀竟是一瞬间就被这条异蛟击溃,看这条异蛟的凶悍和强大,别说是六头披甲犀,恐怕是再多也无用。数百披甲犀被这一条祖蛇一冲,恐怕都是彻底乱了阵脚,根本无法约束。

    “这么灵性?”

    细封洪齐此时脸色也是发白,但是他看着那祖蛇的蛇口之中鲜血如瀑流下,说不出的狰狞,但对付了那六头披甲犀之后却没有再行动作,只是停留在当地,等着林意发号施令的样子。他心中就更加震动,他当然明白,越是可怕的异兽,收服起来就越加困难。

    这条异蛟如此听从林意号令,足可以用在战阵之中了。

    林意此时笑了笑,却是动步,朝着前方那些原地不安踱步的白象行去。

    “这…?”

    一时,连细封英山都愣了愣,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