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五十二章 重骑

第六百五十二章 重骑

    党项人的点兵校场和南朝人理解的点兵校场有着很大的区别。

    南朝的点兵校场是真正的在出征前点兵用的,但是党项人的点兵校场却就像是倒置了的唱戏台子,是让王族和达官贵人看演武用的。

    细封洪齐这个城中的点兵校场就像是一个缺了口的碗,三面都是看台,一面则是平坦的泥地。

    因为夜晚气温更低的关系,泥地坚硬得和石地没有什么区别。

    围绕着这片校场,十几处堆篝火噼啪作响,只是吞吐的火舌也无法驱散夜色中的寒意。

    借着跳跃的火光,林意很轻易的看到坚硬的地面上有着各种斑驳的颜色,其中很多都是陈年的血迹,有些却是一些破碎的血肉和毛发和冻土连成了一体。

    这些毛发里面有很多是兽类的毛发,甚至还有许多是禽类的羽毛,很显然,在南朝的权贵们的爱好和党项的权贵们相比,恐怕要文雅得多。

    这片所谓的点兵校场上,恐怕经常发生血腥的拼斗,不只是军士和军士,或是修行者对修行者。

    细封洪齐的心腹将领来了二十几名,而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夏巴氏的使团却至少来了近百人。

    这些人都聚集在一片看台。

    这个看台比较避风。

    而细封英山的这支军队,却是都围坐在了那些人身侧的一片看台——为了挡风。

    罗姬涟报以冷笑。

    这种安排只能说明细封英山的人在细封氏的确没有什么地位,只是她这次并没有出声嘲笑细封英山。

    既然细封英山已经算是铁策军在党项的内应,已经算是铁策军的人,那看不起细封英山的这些人,就和看不起铁策军也没有什么区别。

    打狗还需看主人,这是南朝的老话。

    不过她相信这一夜过后,党项这些人就不敢这么对待细封英山这些人了。

    “你们人少,而且这是在党项境内,你想怎么比试一下?”

    夏巴翼借着火光凝视着林意,林意这边并没有刻意的掩饰,所以他早就看清楚,细封英山身边的这些人里面,似乎只有四个是南朝人。

    而且从林意一开始的话语里,他就听出,这四个人里面并没有剑阁之中那名亚圣,既然并无超过神念境的存在,那只是四个人,能够做成什么事情?

    “不过我听说南朝的比试还有比试诗画歌赋,只要林大将军你不比试这

    些就可以了。”他带着淡淡的嘲讽,看着林意接着说道。

    林意在平时看起来都是很谦逊温和的人,但哪怕是他昔日那些旧同窗,就都很熟悉他的脾气。

    别人有礼对他,他会很有礼,但是别人在他面前张狂,他就会更狂,尤其是敌人。

    “来时我就和细封英山说了,我们南朝有句老话,叫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面对夏巴翼这句明显有些挑衅的话语,他只是淡淡的说道“不管你想怎么比试,我都接下,只要你们能将我击倒在这片校场上,就算我输了。”

    林意的话顿时让夏巴翼身后的许多人都满面怒色。

    这些人都在看台上,看着已经主动走到校场上的林意等人,他们的目光就像是看着猎物的猛兽。

    “我来!”

    一名手持着一个奇特的骷髅头金杖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他目光狰狞的看着林意,口中不知嚼着什么浆果,嘴角流出血样般的汁液。

    但是夏巴翼却是摆了摆手。

    “任何一朝的天下,都不是一个人的勇武所能决定的。”

    他傲然的笑了笑,道“既然是面对阻挡了北魏十几万精锐大军的铁策军,我当然也很乐意让林大将军看看我夏巴氏军队的实力。”

    “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之前最让人忌惮的,除了顶尖的修行者而言,无非就是重铠和重骑。”

    他微微的顿了顿之后,接着道“不如请林大将军看看我的重骑如何?”

    当他这句话响起,他身后一名浑身黑衣,带着银色面具的侍从不发任何声音,却是往上一伸手,伸出了一面银色的小旗。

    后方远处黑暗之中,顿时响起隆隆的声音,如有巨柱砸地。

    整个校场的地面不断震动起来,一些凝结的冻土都被震松,碎成细砾往上不断弹跳。

    不只是细封英山的这支军队中所有人,就连细封洪齐的许多部将都骇然的朝着声音传来处望去,但细封洪齐的面色却是纹丝不动,显然他早已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十二条巨大的黑影很快出现在林意的视线之中。

    “这是?”

    他后方的罗姬涟等人还未看清楚,林意却是一眼就看清楚了,十二条黑影之中,前面六道黑影都是披甲犀,而后方六条黑影,竟是六头体型更为庞大的白象。

    南朝和北魏有些地方也产犀牛,南朝有青犀,北魏有一

    种灰犀,都是体型庞大,林意之前虽然从未见过活生生的犀牛,但在很多书籍之中都见过介绍,对其体型大小也有所了解,但此时夏巴翼的这六条犀牛的体型却显然超过南朝的青犀和北魏的灰犀,它的表皮是深黑色的,许多褶皱,身长一丈有余。

    这六头犀牛身上的黑皮原本看上去就已经像是重重叠叠的皮甲一般,但这六头犀牛身上,却还披挂着一层锁链刺甲。

    这六头犀牛比起平常的水牛、黄牛已经庞大了数圈不止,但和后方那六头白象相比,却还是给人一种小弟弟遇到大哥哥的感觉。

    这六头白象简直就像是一座座移动的小山,每一头足有数千斤重,而且每一头都用铜甲覆体,背上设有鞍座,鞍座上有三名骑士。

    这三名骑士中其中两人共持一柄长枪,另外一人则是把控弩机。

    那弩机和攻城弩一样,竟也是座死在鞍座上的。

    这十二头巨兽一出现,细封英山的这支军队中所有人都已经脸上色变,一片惊呼声响起。

    然而夏巴翼却只是淡然一笑,他的声音再度清晰的响起,“林大将军,你看我夏巴氏的这重骑军如何?前方这披甲犀性格燥烈,冲杀起来,狂奔乱突,根本不顾身上骑者,所以它们身上无法设置鞍座和骑者,但这种披甲犀的最大好处是不怕火,而且原本就皮粗肉厚,连强弩都射不穿它的表皮,最为关键的是,这样可用于前阵冲杀的披甲犀,我们夏巴氏数量不少,足有一千余。”

    “一千余?”

    听到这样的数量,细封洪齐的部将之中也是发出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种白象是西域之中某个王国和我们贸易所得,数量不多,也不过在数十头,只是这种白象力大无穷,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耐力惊人,可久战。”

    夏巴翼说到此处,凌厉的目光扫过看台上细封洪齐的所有部众,微笑道“林大将军,你觉得我们夏巴氏的这重骑军,比起你们南朝的重骑军如何?不知若是我们在阵前对上,你如何应付?”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林意的身上。

    林意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不知为何,这个笑容让在场绝大多数党项人都觉得分外的危险。

    “来!”

    然后林意只是转身,对着身后淹没在无尽黑暗之中的冻土荒原发出了一声厉啸。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