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五十一章 狂妄

第六百五十一章 狂妄

    “我很敬佩你的勇气。”

    夏巴翼端详了罗姬涟很久,他也注意到了林意,只是罗姬涟太过张扬,所以他并没有将林意和那名传说中的南朝将领联系在一起。

    “洪齐大人。”

    他戏谑的声音再次响起,“用南朝人的话说,你现在可是很受欢迎的香馍馍了,只是问题在于,你到底是想和我们夏巴氏联盟,还是想和这个南朝将领联手?”

    这个时候沉默是最好的选择,细封洪齐很聪明的选择了沉默。

    夏巴翼的目光重新落回在罗姬涟的身上,他有些意外,因为他从罗姬涟的眼睛里看不出丝毫的恐惧。

    “洪齐大人。”

    他虽然看着罗姬涟,却是继续和细封洪齐说话,“我无权干涉你的选择,但我不得不提醒你,这支铁策军只是一支残部,按我得到的消息,加起来恐怕连三千人都不满。”

    罗姬涟突然笑了起来,笑的毫不留情,“三千?夏巴族有多少军队,不知道和北魏的十几万精锐大军相比怎么样?”

    她的这句话也让夏巴翼和细封洪齐再次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她。

    她明显很骄傲,甚至显得有些太过自信。

    但无论是夏巴翼还是细封洪齐都很清楚,这种自信并非来自盲目,而是来自曾经的战绩。

    “为什么不一起联手呢?”

    细封英山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我们细封氏加上铁策军,帮助你们夏巴族进入王族,岂非更加简单?”

    “很不错的提议,只是你忽略了一个重点。”

    夏巴翼嘲弄的看着细封英山,淡淡的笑了起来,“即将吃进嘴里的肉,为什么要吐出来分给别人一份?”

    “那也要看这块肉你到底吃不吃得进嘴里。”罗姬涟也学着他的样子,淡淡的笑了起来。

    “我们夏巴族随身都带着吃肉的刀。”

    夏巴翼并没有因此发怒,他饶有兴致的看着罗姬涟,道“要想吃肉,就要看你们铁策军有没有能够切得下肉的刀。”

    罗姬涟摇了摇头,道“我们习惯用剑。”

    “这是在您的城池,所以我可以饶他们一命。”夏巴翼收敛了笑意,看着一直在装死的细封洪齐,缓缓的说道。

    “我们也可以饶你一命。”

    罗姬涟再次冷笑了一声,在夏巴翼再次开口之前,她便已经接着说道“不要再浪费口舌,你们夏巴族不是自觉很厉害么?若是不服气,可以和我们铁策军在这里比上一场。”

    “是么?”

    夏巴翼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赌注呢?”

    “如果铁策军输了,铁策军永不进党项。”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平静的看着夏巴翼,说道“若是夏巴族输了,你们有两个选择,要么和我们联手,要么乖乖的回到你们夏巴族的领地,不要插手我们和细封氏的联盟。”

    “听上去好像有些不对等,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我们夏巴族不会输的。”夏巴翼有些放肆的笑了起来,“不要浪费时间,你们可以回去让你们的铁策军准备人来。”

    “不需要。”

    林意笑了起来,“我们的人已经足够了,你们夏巴氏倒是可以准备一下。”

    “我们夏巴氏这次的使团有五百人在城里。”夏巴翼到这时终于觉得林意似乎是比罗姬涟地位更高的铁策军将领,他看着林意,反问道“你们的人已经足够了?”

    “如果你们的使团只有五百人,而且不是想进行亚圣阶之上的厮杀的话,或许我一个人就足够了。”林意微笑着说道。

    夏巴翼的眉头控制不住的猛烈跳动起来。

    他的呼吸骤然沉重了几分。

    他自幼都觉得绝对的冷静可以让一个人变得更加可怕,所以他很少真正的发怒,但是林意的这句话,却正好戳到了夏巴族的痛处。

    夏巴族拥有惊人的财富,拥有整个党项最佳的火器,但是修行者的数量和修为的高度,却始终需要无数年的时间积累。

    这个世上任何强大的修行地都并非一朝一夕形成,任何强大的功法和典籍,都需要无数代修行者的改善。

    党项的强大修行者数量原本就远远低于南朝和北魏。

    对于数百年来不断涌现无数强大修行者的南方王朝和北方王朝而言,党项就像是修行者的荒漠。

    而夏巴族,原本就是党项的暴发户。

    整个夏巴族都没有任何一名超过神念境的修行者,林意的话语虽然只是为自己打个包票,他只是生怕夏巴族有超过神念境的修行者,但他的这句话,实则却是揭开了夏巴族是暴发户的这个伤疤。

    “你是谁,这么大口气?”

    夏巴翼的双瞳之中射出了真正的怒火,他看着林意寒声道。

    “我就是林意。”林意异常简单的说道。

    细封英山这边没有任何人觉得意外,但林意的这句话却让一直在装死看戏的细封洪齐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两军交战…更确切而言是两国交战,其中一方的主将,竟然敢这样直接身陷敌阵?

    细封洪齐之前只听说过林意镇守钟离之战的惊人战绩,但是看着此时林意平静的面容,他对林意的行事风格瞬间有了更多的了解。

    “想不到,我是真想不到。”

    夏巴翼愣了数个呼吸的时间,突然笑了起来,“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是我依旧不收回我方才说的话,在没有见过我们夏巴族的手段之前,你敢说这样的话,我依旧觉得你太过狂妄。”

    “那还等什么?”

    从夏巴翼开口之后,细封洪齐就没怎么说过话,但是林意看着这个胖商贾般的中年男子,就知道对方是个真正的聪明人,所以他冲着细封洪齐笑了笑,道“还不直接帮我们找块地方?”

    “您的勇气足以照亮整个夜空。”

    细封洪齐由衷的说了一句,然后他恭谨的说道“如果林大将军您不介意,可以在我们的点兵校场进行比试,我不会让多余的看客来观看,但一些可以左右我意见的部下,我也希望他们能够到场观看。”

    “如此甚好。”

    林意笑了笑,他知道细封洪齐的意思。

    和一名南朝将领联手,这绝对不是小事,最好便能让那些反对者直接吓破了胆子,再也不敢反对。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