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四十九章 胁迫

第六百四十九章 胁迫

    “此事关系甚大,我只能当面和三叔说。”细封英山平时也根本不敢得罪这天祁盛,但是此时林意在他身后,他却是莫名有了勇气,抬首挺胸,一脸正色的说道“这宜快不宜迟,既然三叔已经听到我行军过来,还请他赶快来和我相见。”

    “是么?”

    天祁盛皱了皱眉头,竟是不给任何回应,在下一刹那,便直接掉转马头。

    一阵呼喝声响起,他和跟随着他出城的十余骑竟是直接又风驰电掣般朝着后方黑色丘陵上那几座城池冲去,直接就将细封英山等人晾在了当场。

    细封英山话是已经放出来了,但是看到天祁盛如此做派,他却是一时发愣,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连附庸族的将领也敢对你这样,看来你这个王族真是在党项地位堪忧。”

    看到那扬长而去的十余骑,罗姬涟顿时忍不住在细封英山后方冷笑起来。

    细封英山苦笑,此时他没有心情和罗姬涟斗气,只是马上侧转身体,轻声问林意,道“现在我们该如何?”

    “继续行进,到那城下再说。”林意笑了笑,在这里干等可不是他的风格。

    若是在平时,细封英山可能还要考虑一二,但此时听到林意这么说,他却是不再有任何犹豫,伸手一挥,整支军队乘着天色还未大黑,继续朝着前方城池前行。

    黑色笼罩了这片和兰芝平原接壤的冻土荒原。

    岩羊城主城里,一座外墙通体刷成了紫红色的宫殿里,油盏里的火光将这座宫殿照耀得亮如白昼。

    这些油盏里的油是乳白色的,半凝不凝,在火绳的吸吮下,燃烧起来没有烟气,只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奶香味。

    这座宫殿的四周都有一个可以俯瞰平原的平台,正对着细封英山这支军队的平台也沐浴在夜色之中。

    一名身材颀长,面容俊逸的男子正一脸玩味的看着在黑夜中缓缓来到丘陵脚下的这支军队。

    他披着一件深红色的披风,满头的黑发像是抹了油一般发亮,他的头发没有束起,在夜风之中在身后纷乱的飞舞。

    英俊、不羁,这种姿态让宫殿里的几名宫女都有些挪不开眼睛。

    这座城的主人,细封英山口中的三叔,细封洪齐坐在这座宫殿的最光明处,他白

    白胖胖,看上去和南朝的很多商贾一样很和善可亲,他现在是细封氏两名最具实权的人物之一,只是看着这名英俊不羁的年轻男子的背影,他看似温和的目光里也蕴含着深深的警惕和忌惮,甚至不乏讨好之意。

    “细封英山这个人在你们细封氏好像并无大用,但是之前却出了党项,进入了南朝境内,这是要做什么?”这名男子微笑起来,他没有转身,声音在黑暗和光明之中传进来,有种莫名的诡异,“今天他又这么着急想要见你,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真不知道。”细封洪齐说道。

    他是真的很真诚。

    只是对于他这种权贵而言,此时的一脸诚恳反而显得有些虚伪和狡诈。

    英俊的男子转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既然这样,能否允许我伪装成你身边的侍者,旁听一下你们的这次谈话?”

    细封洪齐的嘴角不可察觉的抽搐了一下。

    连这种细节都没有能够逃脱这名英俊男子的眼睛。

    这名英俊男子的笑容更盛,但是眼睛里却出现了一丝戏谑,一丝寒意,“洪齐大人,可是您找我们结盟,刚刚可是您亲口和我说,将来您会成为我们肝胆相照的盟友呢,若是要结盟,我可是也要知道,有什么会事关你们细封氏的生死存亡。”

    细封洪齐不断的苦笑起来。

    他的确不知道细封英山神叨叨的想要和他说什么,但他对细封英山十分了解,知道细封英山绝对不会空穴来风,只是不巧,竟然凑了这个时候。

    他心中忍不住骂了几句,但也无奈,道“您也知道细封英山能做什么大事,既然您有兴趣,那就按您所说。”

    两排火光在黑色的山体上亮了起来。

    随着城中响起的一阵阵冰冷呼喝,刚刚到达城下的细封英山的这支军队在两排手持长枪的军士的逼视下,就像是赶牲口一般被赶入了城,而且也并未获准自由行动,而是被聚集在了城中的一片马场上。

    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奇两个人的脸色迅速难看起来。

    这并非是他们平时正常的待遇,他们都感觉到今日的这座城里有着不同寻常的气息。

    “跟我来。”

    但他们也没有过多的推测时间,天祁盛很快出现在了他们前方不远

    处,然后对着他们说道。

    细封英山还未开口,耳边已经响起了白月露的声音,“让他们过来。”

    细封英山一愣,若是在以往,这样的话他断然不可能出口,但此时他只是微微一愣之后,便咬了咬牙,道“事情紧迫,让三叔过来见我。”

    “你说什么?”天祁盛也是一愣,旋即眼中寒光闪烁。

    细封英山有些心虚,但是听到身后毫无反应,他便鼓足勇气,看了天祁盛一眼,也不再说话。

    天祁盛冷笑一声,也不废话,转身投入后方黑暗之中。

    “为何要让三叔过来?”天祁盛的脚步声刚刚远去,细封英山忍不住轻声问身后的白月露。

    “你也应该看出气氛不对,若是有变,这里距离城门不远,你的部下冲杀出去比较方便,若是我们深入,你的部下留在此处,若生变,恐怕死伤惨重。”白月露平静的轻声说道。

    她的声音虽然轻柔,但细封英山身侧几名将领都听清楚了,听到她是关心他们的生死,这几名将领心中顿时有些感动,更是觉得林意将他们真正当成了自己人。

    也不过片刻,这片马场周围对他们虎视眈眈的军士突然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纷纷退去,当这些人的身影消失在细封英山的视线之中,一声听上去很和气的声音却是在前方黑暗之中响起,“英山,你说得那么紧急,到底是什么事情?”

    “三叔。”

    听到这个声音,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奇顿时恭敬的对着那声音来处拜了一拜。

    “其余人我都已经清走,你当着你的人,若是觉得方便,想说什么就说。”细封洪齐的声音再响起时,有一道火光响起,一名侍女提着一盏油灯走在前方,后面跟着两道人影,前方一名身材有些臃肿,正是细封洪齐,后面一名男子用面具遮掩面目,但是长发飘散,正是之前在这座城的山巅和细封洪齐谈事的那名英俊男子。

    细封英山到了此时,却也不再犹豫,他头皮虽然都紧张得阵阵发麻,但心中却是快刀斩乱麻,深吸了一口气,便肃然道“我在红盐洞已经见过南朝镇西大将军林意,已经见识了他的军队,他的军队进入党项,我们无可阻挡,而且我已经和他谈及盟约,有他作为盟友,我们细封氏在党项超越拓跋氏并非难事!”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