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四十八章 兵临城下

第六百四十八章 兵临城下

    繁花似锦的兰芝平原若是在北魏和南朝都足以迅速的成为一个富饶的州郡,但对于地广人稀的党项而言,这块地却不够广阔,最为关键的是,地势不够险峻。

    在第二日日暮的时候,细封英山的这支党项军到达了他口中所说的三叔的领地,党项距离南朝最近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城,岩羊城,就近在眼前了。

    温暖湿润的气息就像被天地间一张无形的巨符骤然切割,五彩缤纷的颜色瞬间从视线里被剥夺,充斥在林意等人眼前的,从热闹的花树变成了连绵的冻土。

    土壤的色泽就像是那种腐败之后变得蓝黑色的腐肉,又被严寒冰冻起来一样,那些暴露在泥土之外的石块,甚至闪烁着一种像森冷金属般的光泽。

    冻土上的荒草大多是灰白色,长不过一寸,许多荒草在这种接近冻点的气温下还在生长和开花,只是开出来的花也是灰白色的,很像那种毛绒绒的柳絮。

    地势虽然在不断升高,像一条灰色的巨毯无尽的朝着远处蔓延,到了尽头也是绵绵的遮掩在云层之中的雪山,但这种地势的升高来得十分平缓,行走在其中让人几乎不觉得是走在坡地,而像是走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之中。

    但这种平缓却根本不利于步军和骑军的冲锋。

    有无数条溪流扭曲蜿蜒穿梭在这片冻土原野里,远看看似平整毫无间隙的荒原,其实被这些经年累月冲刷的溪流分割成无数不均匀的小块。

    一块块的冻土就像是一座座的微型岛屿。

    冰山融水形成的水流都不深,平时牛羊都很容易直接涉水越过,但是如果发生战争,骑军和步军是根本不可能在这种地带快速冲刺。

    如果有南朝和北魏的阵师在,恐怕依据地形稍作变化,这种冻土荒原之中就能隐匿无数的杀机。

    广阔,荒芜,寒冷,一望无际是这片冻土地带的主旋律,但是平坦的地貌之中,也有几个异样的突起,那是几座丘陵,丘陵都是黑色的山石,高不过数十丈,在这些丘陵的上面,却是建立着城池。

    林意眯着眼睛迎着凛冽的寒风端详着那些城池,看着这些城池的高度,他就确定无论是北魏还是南朝,绝大多数攻城军械哪怕能够通过这样到处都是沟堑的冻土荒原运送到城下,似乎也对这种山丘上的城池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那几座山丘的岩石十分坚硬,而且长久的风吹日蚀之后,表面已经十分圆润,原本就只有岩羊才能勉强在山壁上行走,但若是真正到了战时,我三叔这些城里有大量的羊油储备,只要从上面一淋,就连岩羊都站不住,滑溜的很。”

    看着林意认真打量着那几座城池,细封英山也细细的说道,“这几座城平时一共有四万守军,城中有地下水源,不缺水,城中的粮食,哪怕没有外来补给,也预备了三年的量。”

    林意点了点头,他的目力远超常人,所以看到那几座城池的后方,广阔的原野之中,还零散坐落着不少四四方方的民宅,还有许多放牧用的营帐,灰黑色的冻土荒原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有大群在放牧的牛羊。

    “呜….呜….呜…..”

    夜色已即将降临,但那几座城池高处的箭楼视野极佳,城中的党项军也很快发现了不速之客的到来,牛角号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

    在片刻之前,林意已经觉得这种地带根本不适合骑军冲锋,但随着牛角号的声音响起,中间那座主城的城门之中,就风驰电掣般冲下了十余名骑者。

    这十余名骑者身下的战马的铁蹄敲打着黑色的岩石,留下了一溜的火星,接着冲入下方的冻土荒原,呼啸着在其中穿行,骑速丝毫不缓。

    只是这些骑军并非是直直的朝着细封英山这支党项军冲来,而是蛇形般蜿蜒前行,林意心中便十分清楚,这些骑军是对这片冻土荒原的地形已经了如指掌,在错综复杂的地貌之中早已如同有指引一般,心中有着一条可以快速行进的路线。

    细封英山伸手一挥,这支一路行来都十分低调的军队也齐刷刷的伸出了不少旗帜,也有十余名骑者朝着那些人迎去,只是细封英山的这些部下明显无法吃透这片荒原的地形,前进得十分小心,这些骑者的身影也时高时低,战马时常跨入溪流,带着大片的水花扬起。

    “原来是英山大哥。”

    距离细封英山阵中冲出的十余名骑者还有数箭之地,一声嘹亮的声音已经响起。

    细封英山此时还根本看不清那人的面目,但是听着这个声音,他却是面容一肃,道:“天祁盛将军。”

    “天祁氏是我们细封氏的附庸部族,这人是天祁盛,是三叔座下的重要将领,很得三叔信任。”细封英奇此时在林意的身后轻声解释了一句。

    林意的目力不比细封英山,他此时借着微光早已看清楚,出声的那人是一个身穿着红色和黑色相间的甲胄的中年男子,这名男子面色紫黑,一张脸有些狭长,但眼睛却是很大,面目有些独特,他中等身材,但是身外尘土飞扬,身上却十分洁净,明显也是一名修行者,这人身上的甲胄,红色的部位是软甲,黑色的地方却是金属厚甲。

    别的人在此时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根本看不清这人的面目,更不用说神色变化,但是林意却看得清楚,他看得出这人开口说原来是英山大哥时,脸上却是毫无惊讶之感,似乎早就知道了这支军队是细封英山的军队。

    双方互相打过了招呼,确认并非敌袭之后,双方都是缓缓停了下来,细封英山直接朗声道:“天祁盛将军,我有急事要见三叔,他可在城中?”

    “他在是在城中,但此时有要事。”

    天祁盛面色不变,道:“之前就听消息说你正在行军过来,他就已经吩咐过,你到了之后,先让你进侧城休息。他得了空,就会马上来见你。”

    “这……”

    细封英山顿时有些为难,他觉得安排林意和他三叔见面此时比细封氏任何事情更为重要,所以略微犹豫一下,马上还是抬头道:“天祁盛将军,我的事情十万火急,事关我细封氏的存亡,所以还请将军马上告知三叔。”

    “事关细封氏的存亡?”

    林意看到,天祁盛原本脸上有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阴冷笑意,听到细封英山的这一句之后,却是也吃了一惊,有些震惊起来。

    “什么事情?”天祁盛目光剧烈的一闪,喝道。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