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四十五章 出发

第六百四十五章 出发

    铁策军开始纷纷换装。

    细封英山的这支党项军队现在真的将林意的铁策军当成了自家兄弟。

    当看上去很轻软的吉祥甲穿戴上身时,几名党项军士在征得了魏观星的允许后,拿着刀剑和长枪好奇的在这种甲衣上试了试。

    结果很让他们震惊。

    这种看上去很柔弱的甲衣,竟然完全可以抵御他们这种普通制式武器的穿刺。

    知道这种甲衣甚至还有一定的辟火效果,一名党项军士拿出了党项最常见的流火弹试了试。

    果然,在数十个呼吸的时间里,灼热的火焰都无法烧损这种甲衣,超过这个时间,这甲衣的表面才略有损毁的迹象。

    只是这样的时间已经足够。

    任何人都不在身上着火的时候,就傻愣愣的站在原地被干烧的。

    只要火焰一时烧不透,哪怕只是简单的随地打个滚,基本就已经灭了火焰。

    只是吉祥甲统一穿戴起来,再配上承天号那几家冠以自己名号的兵刃,韩恨秋的那两样东西还未配上,这支铁策军焕然一新的程度,已经让细封氏的这支党项军队眼睛发直。

    “你们南朝的臂弩、连弩类的军械也是十分厉害,要是再人人配上一副这样的军械,那真的是…”细封英山看着十分眼红,他无话找话的对着富知白说道。

    现在富知白也知道了林意和他的联盟关系,看着林意这些军备对他也不隐瞒,他微微犹豫一下,也是如实轻声说道,“那些都在第二批送来的军械之中,只是考虑到深入你们当下之后,这些臂弩的箭矢补充的问题,所以做了些独特的设计,送达这边的时间会晚上半个月。”

    细封英山羡慕嫉妒的干咳两声,他搓了搓手,终于忍不住道“你们南朝也有句老话,叫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党项比较自封,除了火器之外,其余军械和你们南朝还有北魏相比实在太过粗陋,这善战也要靠器,我们现在党项的夏巴族厉害,隐然对我们王族也产生威胁,靠的就是他们的火器独特,但若是能够长期和你们南朝的工坊结交,

    若是我细封氏的军队能够得到你们南朝军械的支持,我觉得我们细封氏的军队在我们党项也会成为强大的异类。”

    富知白顿时明白了细封英山的意思,他也不笨,顿时笑了笑,轻声道“我知道现在您是林大将军的好朋友,不过您应该很清楚,无论是我南朝还是北魏,对于边贸一直有严苛控制,尤其大部分军械都是严令不准通贸到外朝,连我南朝一些普通的长弓都属于禁运品,更不用说我们这些商号提供给林大将军的军械,不过您也应该明白,林大将军是镇西大将军,这一带边关他的官阶最高,将来一切事情都是他说了算。”

    “明白。”

    细封英山一愣,璇玑忍不住笑逐颜开,林意做事的手段他已经见识过,丝毫都不古板。所以他此时的脑海之中,已经在开始盘算着用什么样的利益交换,来换取南朝的不错军械装备细封氏的军队。

    林意是这边的镇边大将,细封氏又控制了大多数和南朝接壤的地盘,到时准许什么样的货物往来,还不是林意说了算。

    “你们的行军粮?”

    就在他如此盘算的时候,他这支党项军队之中不少将领却是注意到了这支铁策军的行装简单。

    这支铁策军似乎并没有多少粮草跟随,而且最令这些人惊诧的是,按理而言,这支铁策军的军士现在大多来自于沿途一些重狱的囚徒。

    这些人按理刚刚出了牢狱,又长途跋涉,还要在行军之中操练,应该十分虚弱。

    但这支铁策军的大多数军士反而给他们一种肌肉很凝练,精神奕奕之感。

    在一名铁策军军士打开了他随身的背囊之后,这些党项的将领再次一片哗然。

    除了少数的肉干、干面之外,他们看到了不少的丹丸。

    这些丹丸里面有两种他们认识,其中一种是被南朝和北魏人称为辟谷丹的行军丹,这种丹药一颗就让人数日不饿,而且精神极佳,还有一种淡黄色的是黄精丹,是一种壮大气血的滋补灵丹。

    这些丹药对于军队而言什么都好,唯一的问题就是价格太过昂贵。

    在这些党项将领的认知之中,只有南朝皇帝的一些精锐亲军才会配备使用这些丹药,谁会想到之前过来如同乞丐军一般的铁策军竟然吃的这么好。

    这一片哗然声又引起了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奇的注意,看出原委之后,这两名细封氏的王族也终于明白了林意对于这支铁策军的构建思想就是一切最佳。

    对于他们这样的王族而言,自私和狡诈便是天生的代名词,但对林意和这支铁策军接触得越久,越是明白将来这支铁策军能够给自己在党项带来何等的利益,他们便极其自然的将自私和狡诈抛开,变成了林意最忠实的战友。

    “我们越快出发越好,否则万一要是让党项境内的其余王族发现我们已经和你联手,恐怕就会有不少麻烦。”

    所以在这支铁策军刚刚换装完毕,所有军士还在熟悉承天号这些商号提供的军械时,细封英山就已经很真挚的前来询问林意“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林意笑了笑,反问了一句,“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细封英山愣了一个呼吸的时间,马上就明白了林意的意思,“您是直接和我们一起去见我三叔,不用这支铁策军一起?”

    “兵贵神速。”

    林意收敛了笑意,道“若你所说的不错,只要能够说服你三叔,那你们党项的大多数边境防卫便对于我们而言畅通无阻,还怕我这支铁策军无法进入你们党项?”

    细封英山的神色凝重起来,他有些犹豫,道“我是怕…”

    他这句话没有完整的说出来,但是每个人都知道他真正想说的意思。

    他是怕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林意人少的话势单力薄。

    “我现在难说想杀谁就杀谁,但我要跑,恐怕也没有几个人奈何得了我。”林意看了他一眼,道“我都不怕,你怕?”

    细封英山和一群党项人顿时回过神来,肃然起敬。

    “我们马上就可以走。”

    细封英山马上招呼下去,命令军队准备开拨。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