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四十三章 干净

第六百四十三章 干净

    气质这种东西很难用具体的言语来形容,但这支可以用衣衫褴褛来形容的铁策军进入红盐洞后,就连那些世代停留此间,日复一日的制盐为生的土著都明显感到了这些人和以往所有经过的人不同。

    红盐洞是这一带道上约定俗成的安全地带,几乎所有的商队、马帮,那些在道上谨小慎微,不多言语的汉子,在这里也是格外的放松,都会变得放肆一些。

    放肆便会闹。

    然而这批人却显得分外的安静。

    这种气质甚至感染到了之前进来的这些党项人,就连这些党项人都变得安静下来。

    “那条大蛇呢?”

    齐珠玑一到林意的面前,就直接问了这样一句话。

    沈鲲和他们碰头之后,已经是详尽的说了天母蜡和者母地蜡的事情,相当于天母蜡和者母地蜡那些战士的特别手段,他们最感兴趣的,自然就是那条异蛟。

    “在外面等着呢。”

    林意微微一笑,点了点那条异蛟所在的山谷位置。

    “竟然如此听话?”齐珠玑有些不可置信,他虽然明知这种异蛟寿命极长,而且长期吞噬天地灵物,灵智要远超一般的兽类,但能够到这种地步,却还是让他十分意外。

    “目前为止,似乎比寻常猎户养熟了的猎狗还要听话,只是若是真正对敌起来,还需要试上一试。”林意也不浪费时间,看着走上前来的魏观星等人,先行简略的述说了一下此时党项的局势和这两名细封氏王族的联手事项。

    “若是真能和细封氏联手,征战党项倒是的确事半功倍。”沈鲲早些年也多在党项境内行走,对于党项的这些王族也有些了解,当下顿时也是大喜。

    “我远远看你练兵似乎很有成效,刚刚便提议和这些党项军士比上一场,你看如何?”林意让细封英山和细封英齐这两名党项王族和这些铁策军的重要人物见过面后,便兴致勃勃的说道。

    “时间还短,还不够纯熟,但要比试一下看看成效到是也无妨。”魏观星知道林意心急,不过他却似乎也很有信心,微微一笑就答应下来。

    “那各自随意挑选数人?”

    细封英山虽然在之前和林意的那场交战之中显得不堪,但他心思却实在聪敏,心中觉得要是一心争胜,硬挫了铁策军一头,或许会惹的这些铁策军将领不快,今后相处便是留下祸根,所以他微微沉吟,便道“你们长途跋涉,而且大多铁策军都是新进,只在沿途教导,不如这样,人数就由你们定?”

    “好。”

    魏观星也不纠结,道“我们来时路上倒是着重练了三人一组的厮杀之术,不若双方就各选三人。也不用选各自

    修行者,寻常军士之间试炼即可。”

    说话之间,他也不浪费时间,随手朝着身后点了点,随意点了三名铁策军军士出来。

    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奇只是看了一眼这三名铁策军军士身上衣衫褴褛的模样,就顿时明白这三名铁策军军士并非是钟离之战之中幸存下来的铁策军老军,更非金乌骑,应该是沿途重狱之中新招揽的军士。

    而且这三名铁策军军士看上去身材也是普通,一切看上去在铁策军军士之中最多算是中等。

    “那就你们三人。”

    细封英山一开始就不想占铁策军的便宜,他便也随手点了三人,也都是他这军中的普通军士。

    “那兵刃方面?”

    待那三人出列,他又随口问了一句。

    “双方各挑趁手兵器便是。”魏观星说道“这便更像是双方突然遭遇而战。”

    “直接真刀真枪?”细封英山倒是有些吃惊,在他想来,既然是友军之间的比试,应该是用些木刀木枪之类。他们党项军中平时比拼,就是用不开锋的刀剑,而且双方军士还会穿一层软甲。

    现在他这一边的军士身上倒是都有皮甲,但这三名铁策军军士身上却是没有任何防护,他看着魏观星,心中不由得想到,难道南朝和北魏的精锐军队平时练兵便是这般凶残?都是不怕死伤?

    “放心,我们这里多的便是修行者。”

    魏观星看出了他心中所想,顿时微微一笑,道“即便有失手,应该也来得及,不会轻易出现死伤。比试时,双方尽力出手便是。”

    “好。”

    细封英山听到魏观星如此说,心中顿时释然。

    他和魏观星的对话周围这些人也都听得清楚,当下双方三名军士各自拿了些兵器。

    党项这一边三名军士明显是动了些心思,其中一人挑了一面铜盾,一柄短刀,另外两人分别挑了一根狼牙棒和一根长枪。

    如此一来,这三人一团,攻防兼备,长短兵器都有了。

    反观铁策军这一边,三人却都是挑了一柄普通的铁剑。

    “这……”

    光看双方的兵刃对比,细封英山和四周的一群党项人都有些面面相觑,若这三名铁策军军士是修行者,用南朝人最习惯的剑自然不用多说,但这三人只是寻常军士,这在兵刃上却似乎吃亏太大。

    “开始吧。”

    魏观星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示意双方直接开始。

    党项这边三人才刚刚提起精神,铁策军这边三人都微微颔首,眼神之中已是同时寒芒迸射。

    “唰!”“唰!”“唰!”

    三人几乎同时动步,手中

    的三柄铁剑也同时破空刺出。

    看到三人动作,党项这边反应也不慢,那名手持铜盾的党项军士上前一步,举盾向前,而后方那名手持长枪的党项军士身影一闪,直接缩身在这名党项军士身后,他低吼一声,手中的长枪就架在那面铜盾的上沿,闪电般朝着其中一名铁策军军士的胸口狠狠刺去。

    也就在此时,那名正对着长枪的铁策军军士突然一个极快的翻滚,不仅是避开了正面刺来的长枪,他的翻滚之快,甚至连手持铜盾的那名党项军士都来不及反应。

    这名手持铜盾的党项军士只觉得眼前一花,这名铁策军军士已经翻滚到他的盾牌下方,一道剑光如同毒蛇一般朝着他的小腹噬来。

    与此同时,另外那两名几乎并肩而行的铁策军军士也都是身形一变,其中一人往下躬身,另外一人却是一步踏在他的背上。

    那名躬身的铁策军军士猛然抬身往前刺出一剑的刹那,那名踏在他背上的铁策军军士已经直接飞腾而起,落向这三名党项军士的身后。

    一阵骇然的惊呼声中,这三名党项军士身上都是噗噗噗发出响声。

    手持铜盾的党项军士腹部中剑,手持狼牙棍的那名党项军士手中狼牙棍扬起,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砸向哪一柄剑,他的头顶已然中剑。

    而那名手持长枪的党项军士下意识的转身想要对付落在身后的那名铁策军军士,他的后背却是中了那方那名挺身一刺的铁策军军士的一剑。

    三剑几乎同时刺中他们身上的要害,但是没有鲜血流淌,唯有三团气劲爆开。

    距离他们最近的魏观星身前光线微微扭曲,显然是他在这刹那间弹出三股真元,挡在了那三剑之前。

    “嘶…”

    一片惊呼声之后,便是党项人的阵中发出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若是在真正的对阵之中,他们的三名同伴此时已经变成了三具尸体。

    这三名铁策军军士除了动作敏捷之外,出剑的剑招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然而抛开配合的默契之外,出剑却是分外的干脆利落,不像是寻常军士,倒像是那种一击必杀的刺客。

    党项这支军队虽然被林意一人弄得无奈,但其中也有不少经历许多战阵的老军。

    这些老军此时眼中的震骇之意却是最为浓烈。

    因为他们十分清楚,那些强大的刺客最强大之处,并非是武技,而是心志极为坚韧冷静,他们在搏杀之间,能够做到心中几乎没有恐惧,所以动作才会给人如此干净利落的表现。

    只是这些人明明才入军不久,又怎么会给人这样可怕的感觉。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