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四十章 白伞

第六百四十章 白伞

    林意微躬身谢礼。

    他此时心中无限感慨。

    从改换新朝时开始,他变成罪臣之子,虽然想尽无数办法,却根本无法帮父亲脱罪,真正改变他命运的,其实并非能够进入南天院修行,而是因为灵荒到来,他恰好寻觅大俱罗的记载,从而遭遇沈约,遭遇何修行。

    此时虽然连费大先生这些神念境修行者都无法战胜他,即便世上总有例外,话不能说满,但想必世间绝大多数神念境修行者都无法独力战胜他。

    只是他强大归强大,比起当年的南天三圣,却依旧不可同日而语。

    譬如此时剑阁之中的原道人,要杀他就应该很简单。

    无论是剑阁奉他为主,还是今日这韩大胡子的奉上大礼,却不是因为他的武力,而是南天三圣的名声,何修行的名声,以及他从参与这场南朝和北魏的大战之后,建立的名声。

    有些人只在意利益,不在意名声,然而利益这种东西容易得到,名声这种东西,却很容易丢失。

    “快让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

    一旁的细封英山却是有些心痒难耐了。

    韩恨秋看着他的模样,却是又转头看向富知白,道“富掌柜,我这就先喧宾夺主了。”

    富知白一愣,顿时反应过来,笑了起来,道“这种喧宾夺主,多多益善。”

    “那林大将军请!”

    韩恨秋也是豪迈,伸手一摆,大步流星的朝着一侧的一间制盐工坊行去。

    那间制盐工坊四面透风,就是几根木柱子架在一个产盐卤水的大井上,内里有两名老妇人不断的将盐卤水抽出来,然后有几名穿着皮袍的男子不断将这些盐水担到高处的晒盐池去。

    这盐坊的后面,有一间堆着不少干草的棚屋,一走进去,就看到一堆货物占了大半间棚屋。

    这些货物也用一些粗布遮着,韩恨秋上去,只是伸手一掀,一片白晃晃的颜色刚刚冲入眼帘,林意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细封英奇和细封英山两人已经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

    “雪鬼皮?”

    “你们叫这雪隐披风叫雪鬼皮?”林意倒是并不吃惊,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件件雪白色的披风,这雪隐披风是沈鲲刚刚到铁策军时,他就和沈鲲已经商量好去办的,原本是准备入冬时用于和北魏的军队作战,当时却是没有想到这种东西反而有了更佳的去处。

    “不错,这东西在我们党项就叫雪鬼皮。”

    细封英

    山看着堆叠如小山的雪白披风,神色极为复杂,“就是这种东西,让我们党项王族的军队都十分头疼,那些走私货物的马帮,在雪地之中行走,就只是这样的披风一裹,哪怕从高处瞭望,都很难发现踪迹。我们党项许多管控严格的东西,往往就被马帮蚂蚁搬家一般运送了出去,哪怕一些关隘处用精锐军队镇守,都很难发现这些马帮的行走,这些人真的是行踪诡秘,如同孤魂野鬼一般,所以我们党项的一些军队就叫这些马帮的人叫做雪鬼。”

    听到细封英山这么说,韩恨秋顿时有些得意的一笑,道“你们想不到的东西多了去了,要运送东西突破关口,也未必一定需要人扛肩背。”

    “那是。”

    细封英山也不反驳,只是连连苦笑,“若是我们能够知道你们的手段,别的不说,就是你们南朝和北魏用在重铠上的一些密炼钢的材料,又怎么会被你们偷偷运送出去。你们南朝和北魏制造的那些真元重铠在战阵之中真是威猛难当,吐谷浑和我们这些年根本不想进入你们境内,也是因为这些重铠实在难以对付。但说来也是讽刺,你们这些重铠的许多重要材料,偏偏是我们党项产的多,现在反而是我们党项根本造不出重铠来。”

    林意闻言微微一笑。

    他看的书杂,知道就在三十几年前,吐谷浑就在北魏吃过大亏,一支两万余的精锐军队想要在乘着北魏内乱而深入北魏掠夺,但没有想到北魏出动了两百具重铠,就横冲直撞,就将那支精锐军队绞成了血泥,也彻底让吐谷浑的人胆寒。

    当时的许多书籍里都有记载,侥幸逃脱的吐谷浑的一些将领回到吐谷浑之后,描述起来,直说只要有两千具重铠,恐怕若是没有险要的地势,这两千具重铠都足以一路碾压,将吐谷浑碾碎了。

    但按照后来吐谷浑的一些探子打探后得出的结论,当时的北魏,寻常的重铠都有上万具,真元重铠也远不止两百具。所以这数十年来,吐谷浑不只是在一些重要的要塞建筑厚墙,而且还尽力和北魏交好。

    “这种雪鬼皮是用皮毛和雪禽羽毛混纺制成,这种手艺工匠我们党项是有大把,但最关键,其中的一些兽类毛,我们却不知道是什么。”

    细封英山此时的声音已经接着响起,“这些年我们虽然也俘获过不少马帮,从他们身上也得了一些这样的披风,但我们党项自己却是也制不出来。没想到林大将军你竟然这么手笔,这些披风,恐怕是有数千之多?”

    “告诉你也无妨,不过就算是告诉你,你们

    也不知道门路,不知道这些皮毛、毛发要去哪里购得。”韩恨秋看着这两名党项王族的神色就忍不住发笑,“这雪隐披风之中稀罕一些的材料就是雪驼绒和雪蛛丝,前者主要增强保暖,后者却是十分强韧。”

    “雪驼我知道,其实是一种白色毛发的羊驼,但这雪蛛丝,真是连雪蛛都没有听过。”细封英山忍不住再次摇了摇头,道“既然雪鬼皮有,那雪鬼鞋你们肯定也备了?”

    韩恨秋微微一笑,也不多说,只是自己上前,将一些雪隐披风搬开。

    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奇两名党项王族虽然早有预料,但看着下方露出的一双双雪白色靴子,却还是有种无语的感觉。

    这种鞋子听说是在党项境内有一处与世隔绝的高山村寨之中有一些妇女会编制,穿着在雪地上行走保暖不滑,留下的痕迹也很淡,但具体在哪里所产,党项王族都用了已经数十年的时间了,还是没有能够找得出来。

    “你们已经准备了雪地所用的鞋具?”

    看着这些看上去毛茸茸的,甚至有些可爱的白鞋,富知白却是有些意外,忍不住轻声道“我们几个商号这次送来的军械之中,倒是也为铁策军备了鞋具。”

    “想必也不是寻常东西。”

    林意知道富知白是担心有些派不上用处,他看了富知白一眼,道“应该各有用处,而且现在按照我们的计划,是要去和细封家先谈一谈,那若是有东西多余,倒是也可以当做一份对方根本无法拒绝的厚礼。”

    富知白点了点头,他看韩恨秋的样子,就知道还有别的货色,便不急着说自己的。

    韩恨秋也知道他的心思,也不拖延时间,将一边角落的雪隐披风也往外搬了搬,那些披风后方,却是露出了一些伞,这些伞从伞柄到伞骨,到伞面,也都是白色。

    “这……”

    细封英奇和细封英山两个人却是面面相觑,伞自然是用来遮风挡雪的,只是这雪隐披风原本就是连头都能兜住,在雪地之中行走,便是连头发都不会被高处的敌人发现,而且本身就已经能够遮风雪。

    那这些伞是做什么的?

    他们之前似乎也从未在和马帮的交手之中发现过这种白伞。

    “你们党项最强的东西是什么?”韩恨秋看着这两名党项王族,有些挑衅般说问道。

    细封英奇十分聪明,瞬间反应过来,“火器,这些伞,是用来对付火器的!”

    。end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