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三十八章 安内

第六百三十八章 安内

    林意看着细封英山,却反而收敛了笑容,道:“在我们南朝,有两种朋友,一种叫做酒肉朋友,一种叫做换头朋友。”

    细封英山愣了愣,但旋即反应过来,“林大将军的意思我似乎听明白了,简单而言,一种朋友就是假朋友,一种就是真正患难见真情的生死之交。”

    林意点了点头,只是看着他不说话。

    细封英山也是灵活,“林大将军放心,我既然想借林大将军的势,对于我在党项而言,也相当于是将脑袋提在了裤腰带上,随时都有可能掉,我和林大将军是真正的生死与共。”

    “只要你真能按你所说而做,我在党项当然也可以非你不认。”林意很清楚恩威并重的道理,他看了细封英山一眼,道:“不过我倒是先要听听你准备怎么做。”

    “我先助林大将军您的铁策军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党项。”

    细封英山自信的嘿嘿一笑,轻声道:“其实和南朝作战,对我细封氏极为不利,我细封氏在党项的领地大多在靠着南朝的这一边,要是真打起来,我们细封氏所受影响最大。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从边境进出,通过我们的领地,是易如反掌。”

    罗姬涟看了林意一眼,点了点头。

    她知道细封英山说的的确是事实,都根本不需问其中细节,要让一支数千人数量的军队进入党项,有着细封氏中重要人物的帮助,的确太过简单。

    “我细封氏现在权势最大的,一个是我三叔细封洪齐,一个是我长兄细封英名,我三叔细封洪齐是标准的视金钱如命,只要我们和他谈一谈,给予足够的好处,他轻易的就会倒在我们一边,至于我长兄细封英名,他现在和拓跋氏走得近,而且为人凶残,和他一战是免不了。”

    细封英山眯着眼睛,道:“只要灭了细封英名,我们细封氏再联合费听氏、往利氏,再设法和夏巴氏谈一谈,拓跋氏现在是决计不想让夏巴氏成为新的王族,夏巴氏若是入了王族,对他拓跋氏便是巨大威胁,但夏巴氏现在要争取的只是王族,胃口还不算大,所以若是按计划行事,我想很快要面对的战局,就是我们和费听氏、往利氏、夏巴氏联手对付拓跋氏为首的其余难以说服的王族。”

    “你这说起来倒是简单。”

    罗姬涟也不等林意表态,毫不客气的嗤笑了一声,“不过现在是大而空,哪怕是联合费听氏、往利氏,哪里有你说的那么简单。”

    细封英山现在还不知道罗姬涟的具体身份,但看着罗姬涟说话无忌,他也觉得罗姬涟和林意的关系必定非同一般,他心中也是丝毫不生气,反而微微一笑,道:“党项寻常人是未必清楚,但我们王族自身却非常清楚,费听氏和往利氏现在各有各的麻烦和所图,以林大将军的能力,要解决他们的一些麻烦应该十分容易,再者,要帮他们解决一些麻烦,总比彻底灭掉他们要容易得多。”

    “不管如何,你是占了大便宜。”

    罗姬莲微讽的看着他,道:“我有必要提醒你一点,虽然林意林大将军现在的确将你们当成自己人看待,但你们现在从原先的阶下囚,一跃而成我们铁策军林大将军的伙伴,而且你十分清楚,你所说的这些想法,若是没有林大将军,完全都是白日做梦,你完全就是借助林大将军的力量。”

    “这是当然。”

    细封英山也不否认,连连点头,道:“稍后我便拟一份文书,将我的所想,以及和我们这个大计的一切军情,其余党项各王族的军队和兵力分布等等,全部先交予林大将军,以供你们幕僚团探讨,至于大事若成,只要我在党项做主一天,我党项就相当于是依附在林大将军座下,年年上供,这是少不了的。”

    “你倒也是聪明。”

    罗姬莲微微一笑,道:“如此一来,倒不只是扶你上位,今后我们倒是一直都要给你提供保护。”

    细封英山反倒是觉得这些南朝人说话都直白,他丝毫也不生气,哈哈一笑,道:“各取所需,便是美事。”

    “好,那就先去看军备吧。”林意站了起来。

    一直说得眉飞色舞的细封英山和一直只是乖乖旁听的细封英奇顿时愣住了。

    “林大将军,你这意思是…答应了?”

    细封英山有点不敢相信,他觉得这是惊人的大事,但林意似乎答应得太过轻描淡写。

    “这又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林意淡淡一笑,“不过男子汉大丈夫做事情,哪有什么婆婆妈妈。”

    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奇两人瞬间大喜,看着林意眼神之中又是多了几分敬佩之意。

    “不过方才还是忘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按理而言,我铁策军准备了这批军械也是十分隐秘,你们怎么会知晓?”林意走在最前下楼,跟在他身后的白月露轻声提醒了一句,他也顿时反应过来,“是谁给你们通风报信?”

    “是南広王萧谨喻。”细封英山不假思索,道:“是他令人通风报信,我们和你们南朝这名王爷也没有交情,一开始我们还不敢轻信,但后来我们仔细探查了一番,发现的确有此事,我们这才悄悄过来,想先偷偷劫走这批军械。只是没曾想到林大将军您对我们党项已有了解,而且竟然有比我们党项的蛇隼强出太多的猎鹰。”

    说到这猎鹰,这两名党项王族都是下意识的眼中放光。

    “南広王萧谨喻?”

    林意的眉头微挑,顿时就想明白了:“看来他是由钟离之战,得知了沈鲲是在我军中。”

    “沈鲲?”

    细封英山马上道:“你们南朝的这南広王倒是也嘱咐使者,作为他不断给我们提供军情的回报,他就是活捉这名叫做沈鲲的铁策军供奉。他甚至让使者告诉我们,若是必要时,他可以派不少修行者协助我们。”

    “他这是什么执念?沈鲲对他如此重要?”

    林意的脚步却是不由得顿住,他的眉头也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南広王出卖军情,这种已经算是通敌叛国,更不用说还要派遣自己座下的修行者,若只是要斩草除根,生怕沈鲲报仇,似乎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也太过冒险了些。

    “这南広王倒是麻烦,他毕竟是我们南朝的王侯,而且是我们南朝皇帝开国的功臣,他要得到军情并不算困难,若是发现你们细封氏和我联手,他们说不定也会找党项其余王族。”

    林意转过头冲着细封英山笑了笑,“你们方才不是嫌弃我答应得太过轻易?现在你们就先帮我做件事情,先帮我想个计策,引这南広王的部下过去你们党项,设法擒了,然后再抓住了南広王通党项的把柄,我先将南広王扳倒,这才敢在你们党项放手施为。”

    细封英山没有马上回应,他深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道:“我们随着您进入红盐洞,这里人多,也未必能做到百分百保密,所以若是我设计南広王的修行者进入党项,恐怕不保险,但我们可以半真半假,让他一定信服。我会故意让他知道,现在我和铁策军已经联手,接着我让我三叔和他接触,到时候让他觉得可以连你和我一起对付。只是在此之前,我们还是要先和我三叔见上一面,还是要先入党项。”

    “赶些时间,哪怕这里真有人透露消息到党项,让人觉得我可能和林大将军您有了某种交易,但在消息传到党项之前,我要先让林大将军和您的铁策军神不知鬼不觉的已经到了我三叔的领地之内。”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