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三十七章 认兄

第六百三十七章 认兄

    “林大将军你所料不错。”

    细封英山苦笑了一下,道:“我党项和你们南朝还有北魏的确不同,现在我们党项皇帝虽是米擒氏,但是军队却是分属各王族所有,各自拥兵数量也不相同,只是战时都统一接受皇城调拨。”

    “那平日养兵,也是各王族自顾自了,并非是和我南朝一样,由兵部从国库统一调拨军饷?”林意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细封英山道:“的确便是如此,谁养的兵多,在朝中也气盛,也说明这家王族实力雄厚,现在譬如王族之中最弱的颇超氏,不过有七万军队,但拓跋氏却有四十万军队之多。”

    林意道:“那其实你们党项和史上之前的商、周数朝差不多,严格而言,你们这些王族更像是分封的诸侯王,应该也有各自封地,平时各行其是。只不过和那些王朝不同的是,那些王朝的皇帝本身就是最大的门阀,分封出去的诸侯王,也都是他们的亲戚。”

    “的确便是类似,严格意义上而言,我们党项便像是将八个不同姓的小国硬生生捏合在了一起。”细封英山此时心中已经打着自己的算盘,和林意交谈却是真正的做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如之前我们纠集了近百万大军,虽然统一都归米擒氏指派的统帅调遣,但米擒氏自己的军队也不过二十万,拓跋氏、往利氏的军队数量都比他们多,若是真正大战,王族自己的军队也是一个个军团,也都是互相计算自己的损失,各王族首先想着的,都是旧能保全自己军团的实力,不会像你们南朝的军队一样。”

    “史上那些朝代,也的确如此,中央王朝一有战事,就传令各诸侯国都出军,但是这些诸侯国是否出力,也只是看对中央王朝的忠诚程度,大多数时候虽然各派军队,都是一盘散沙。”

    林意微微一笑,看着细封英山道:“实不相瞒,我之前就敢放出风声,要打入党项,就是因为觉得你们党项军队并非像北魏一样强悍,而且我虽然不知道你们王族含八个部族,但党项一个个军团之间各自为战,这却是有所耳闻。”

    “其实除了夏巴氏和拓跋氏之外,我们其余氏族和外界接触不多,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还是西域更远各国。”细封英山虽然在战场上显得窝囊,但谈及这些事情,却分明显出了上位者与生俱来的精明,他眯了眯眼睛,道:“我们之前也和林大将军你们南朝人没有多少交往,但今日我看林大将军行事却是豪爽,所以我也斗胆问一句,林大将军这次想要征战党项,是想彻底替南朝征服党项,将党项占了当成州郡,还是只是想解决我党项进军的隐患?”

    “你说的直接,我当然也不能说假话。”

    林意发自由心的笑了起来,道:“南朝的大敌始终是北魏,在和北魏分个生死之前,南朝哪里有力气彻底灭掉党项,你看我朝皇帝虽然给我封了个十一班的大将军,但是只是让我铁策军前来镇边,又没有调拨个十万大军给我。我这铁策军区区多少人马?哪怕党项你们不动一兵一卒,诸多城池随便我占,我都不够人占得过来。”

    “有意思。”

    细封英山拈着自己的胡子也忍不爪了起来,他此时心中的凝重尽去,觉得林意不只是说的有意思,这个人也十分有意思。

    “所以林大将军你的最终目的,自然还是只要确保这西边安定,没有我们党项的军队乘着南朝和北魏大军交战时,深入南朝腹地袭扰,也就是说只要保证我们党项不会干扰你们南朝和北魏的大战。放长远来看,哪怕南朝灭了北魏,恐怕对我们这党项也没有太多兴趣,就像是我们队吐谷浑的领地和西域那些国度的疆域也没有多少兴趣一样。”

    细封英山一轻松,他说的话也有意思起来,“吐谷浑和西域那些国度和我们党项一样,地广人稀,地是不缺的,人烟稀少,让人占也占不过来,当然吐谷浑也西域也有不少好东西,水晶,美女….不过我们虽然对他们的水晶、宝石、美女感兴趣,就像是我们要吃黍米,但总不想自己去占了耕田,自己种田种出黍米来吃,他们现成的备好,我们能够采买得到,不是两全其美?”

    “有意思!”

    林意哈哈一笑,也是忍不自着细封英山竖了竖拇指,道:“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聪明人谈事。”

    细封英山顿时也哈哈一笑,甚至对着林意挤了挤眼睛,道:“所以若是我为林大将军想,林大将军要进我党项,最好就是打几个胜仗,传到南朝,令万民再度敬仰,同时再在我们党项获得对林大将军将来立足的一些实质好处,那便最好。至于我党项,既然占也占不过来,气候和风物又不会被南朝人喜欢,大人想必也没有彻底吞灭来自己治国的想法,而且我听说南朝有一句老话,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若是外敌外邦全部没有了,那大将军在朝内,便也难展手脚,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林意又是哈哈一笑,两个人你一个哈哈大笑,我一个哈哈大笑,惹得周围的白月露等人都忍不爪出了声来。

    “看来细封英山兄你倒是还有什么事情想要和我深谈。”林意笑得眼睛发亮,他很有深意的说道。

    “那是自然。”

    细封英山听到林意和自己称兄道弟,顿时脸上更显光彩,他眼颈勾勾的看着林意,眼中全是不加掩饰的贪婪神色,“林大将军,我细封家虽然在王族之中不算最强,但也不算太弱,而我细封英山呢,只要有外界强力再扶一把,应该便能在细封氏有了决定权,林大将军您反正要进我党项,您如此实力,在我看来,自然百战百胜,但若是有我相助,会略微轻松一些。”

    “刚刚还说的爽快,细封英山兄你现在却又拐弯那,以后不用如此。”

    林意笑得就像是一朵花一样,“所以细封英山你的意思,是我帮你成为细封氏的首领,然后和细封氏联手,逼迫拓跋氏和夏巴氏,到时候细封氏掌管了党项,我们各分利益,边境也平安无事。”

    细封英山哈哈大笑,在大笑声中,他的眼神却是郑重,握拳于胸,道:“正是如林大将军所言,我哪里敢被你称兄,只要我们这样的大事能成,将来南朝的皇帝我都不认,只认你,只要林大将军看得起,我认你为兄。”

    三五中文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