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三十六章 乱象

第六百三十六章 乱象

    “这是要严刑逼供?”

    富知白马上反应过来,这俘获了党项的一支军队,自然需要一处僻静地好好审一审,但他转眼看着林意身后这些党项人的神色,却是又满心狐疑。

    看这些党项人好像还挺高兴的样子,丝毫不像要面临严刑逼供的模样。

    不过既然肯定是林意,他也不再多问,只是恭敬道:“请林将军随我来。”

    红盐洞这片地方,最拥次的果然就是那数座吊脚楼。

    远远看着这几座吊脚都的门窗似乎都有黑布遮挡,但到了近处,却发现只是第二层睡卧的几间有着遮挡,第三层却是四面透风,在边缘堆着不少干草和黍米等粮食。

    “这也算不上什么客栈,只是主人我们都熟悉,都是老盐户,我们来了之后,这几栋便都被我包了下来,大将军您尽管在这内里议事,不会有人来打扰。”

    富知白领着林意上了其中一栋吊脚楼的第三层,这栋吊脚楼的第三层摆着一个枯木根做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些看上去黑漆漆的干果,看上去是野果晒成,林意也是没有见过。

    党项这些人此时倒是真不见外,也不需林意吩咐,却是只有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奇两人跟着上了第三层,林意这边却是除了那两名者母地蜡战士没有跟着,其余费虚等人全部按林意的意思上楼旁听。

    费虚和尊、颜静海三人心中都明白,林意这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越是如此,林意的行事,便越是让他们心中佩服。

    他们三人自然不知道林意成为剑阁之主其实大多出自偶然,或者其实出自于沈约的刻意安排,因为若是没有沈约的安排,何修行也不可能传授林意无漏金身诀,林意也不可能成为他最后的关门弟子。

    他们心中很自然的认为,何修行这种人挑选弟子,肯定是千挑万选,从这点来看,他们追随林意,倒是也不算辱没了自己。

    “你们先前说你们党项局势也不像我所想的那么简单?”

    林意也不废话,招呼所有人落座之后,他便看着这两名党项王族说道:“就请详谈。”

    “我也不知道大将军您对我党项了解多少,但我就只当大将军全然不知,等会细细说了,若有冒犯,还望大将军见谅。”细封英山正色起来,说话倒是圆滑有礼,他看着林意点头,便也不再废话,道:“早年我党项地广人稀,和北魏的漠北一样,都是各部族自己管自己,甚至经常互有征战,后来我们的一些部族也深感分则弱,聚则强的道理,后来由细封氏、费听氏、往利氏、颇超氏、野利氏、米擒氏、拓拔氏八个部族牵头,硬生生的当时党项境内大多数部族捏合在了一起,我们建立了城邦,各族通贸,果然强盛起来。后来我们又吞并了周遭一些敌对的小国,便成了今日的党项,而当年的八个部族,便都成了王族,历代的皇帝,都是八族王族之中推选。一应大事,也不是皇帝一个人说了算,而是八王殿议事,我们党项这数十年倒也是学习了北魏和南朝的封赏,按功绩决定能否进入八王殿,所以各部族能够进入八王殿议事的席位都各不同,我们细封氏有七席,其余各氏族也在五个席位和十个席位之间不等,但拓跋氏最强盛,在八王殿足有十七席。”

    “哦?”

    林意顿时好奇起来,这党项的治国之策之前他在史书上都没有见过,算是特例,他便忍不住问道,“那你们皇帝如何推举?”

    “若是老皇帝身体已经不足以常国事,或是被八王殿认为犯了重大错误,已经不配担任皇帝,八王殿就会重新推举,推举时,便是各王族选出自己族内合适人选,然后许诺其余各族利益。哪家获得的支持席位越多,最终便是哪家的人当选。”细封英山说道。

    林意道:“那便不是相当于各家贿赂别家,看最终是哪家能够成功收买其余家?”

    细封英山点了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只是哪家席位越多,便终究占便宜一些,要收买拉拢的人自然也少。”

    林意看了他一眼,示意明白,也不说话,让他接着说下去。

    “现在我们党项皇帝是米擒氏的人,虽然也不过五十三岁,但近年来拓跋氏却已经在谋划准备让他下来,好让拓跋氏的人当皇帝。”

    细封英山苦笑了一下,道:“原本八个王族之中,拓跋氏实力超群就会鱼乱,现在却又出现了一个夏巴氏。”

    “这夏巴氏又是什么?”罗姬涟忍不住插了句嘴,就连她都没有听过这个氏族的名字。

    “夏巴氏当然不是我们党项王族,他们本来也就是夏尔巴山上的一群土人,邢族而已,但是这十几年里却突然冒了出来。他们的厉寒处就是火器。”

    细封英山谈及夏巴氏,很自然的锁起了眉头,一副很头疼的样子,“可以说现在我们党项大多数厉害的火器都出自夏巴氏之手,而且我们党项最佳的几处紫硝矿都在他们的夏尔巴山内,除此之外,他们还擅长做一些特殊的琉璃珠子,一些掺杂了宝石粉末或是珊瑚粉末做出来的珠子珠光宝气,比天然的宝石还要好看,这些珠子不只是在我们党项很受欢迎,最为关键的是,柔然和吐谷浑特别喜爱,甚至有商队远销到吐谷浑之外的西域,有些珠子甚至成为了那些地方的通用货币。”

    “这些珠子产量不少?”

    林意看了细封英山一眼,也顿时明白了这夏巴氏的厉害。

    这些珠子能够被那些西域外朝都公认有惊人价值,甚至成为那些地方以物换物所用的通用货币,这便相当于夏巴氏有了一个源源不断开采的金矿。

    这在南朝,就相当于掌握了铸钱,掌握了国库。

    “产量不少。”

    细封英山苦笑道:“等到我们王族反应过来夏巴氏的厉害,他们的羽翼已经丰满,他们不只在夏尔巴山中建造了连环城,而且他们还反过来倒逼王族,想要成为新的王族。我们王族对夏巴氏也是无奈,要想灭掉夏巴氏,要攻克夏尔巴山,恐怕也要损失惊人,而且引起其他氏族的反弹,但若是不答应,他们又闹事,而且现在往西域那些地方的商贸,几乎都是他们的人在做,西域的那些人近十几年也被慢慢洗成了他们的朋友,哪怕要我们党项别的东西,也都是先和他们贸易,从他们的手中获得。党项一大半的钱财,都反而是经过他们的手在流通。”

    “王族之中有内斗,现在还突然冒出了一个夏巴氏,党项你们自己乱成这样,居然还能纠结数十万大军进入南朝,这倒也是不容易。”林意忍不住哈哈一笑。

    他越是这么直爽,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奇倒反而不拘束,反而越发觉得亲近。

    细封英山也是忍不拽笑,道:“的确不容易,不过大将军我还没有说完,其实更麻烦的是,拓跋氏现在几乎左右了政事,他们和北魏交好,大军压入南朝,和南朝为敌,其实是他们主导。但夏尔巴人却是和吐谷浑和吐谷浑外的西域各国交好,他们目前是控制不了军队,但就是想要挤进来,所以之前我们大军进入南朝之后又飞快退军,倒不全是因为北魏中山王突然撤离回师洛阳,而是我们朝内本身也是各种声音。”

    “那我现在是彻底听明白了。”

    林意忍不住道:“你们其余王族显然也不是和拓跋氏一条心,但你们这些王族显然又不想夏巴氏突然成为王族,而且更担心夏巴氏直接凌驾于你们之上,所以你们虽然整个党项拥兵百万,但恐怕王族之间,是不停的明争暗斗,若是我猜测不错,所有这些军队,也不是全归拓跋氏掌管,而是分属你们各个王族。”

    三五中文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