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三十五章 约谈

第六百三十五章 约谈

    这名者母地蜡的战士横着眉看了这名满脸谄媚的党项王族一眼。

    即便是以他们的标准,心中也都觉得这些党项人似乎太没种了一些。

    若是在平时,他们肯定是懒得搭理。

    但是想到林意有意招降这些人,这名者母地蜡战士脸上的神色还是迅速缓和,道:“这是我们哀牢山里的山鹰,你想要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帮你弄上一头。”

    “真的?”

    他只是随口一说,但这名党项王族却是瞬间大喜过望,连身体都激动的颤抖起来。

    这两名者母地蜡的战士互望了一眼,连他们都看得出来这名党项王族是真心欢喜,但他们有些不理解的是,这欢喜也似乎过了头。

    只是他们是不明白党项的诸多风俗。

    党项的这种蛇隼猎鹰,虽然有用于军事用途,但更多的是用以炫耀身份,互相攀比之物。

    这还是所映项王族所好,是绝大多数党项王族日常会面时的谈资。

    这些党项王族虽然大多都是修行者,但其中修行勤勉者却在少数,对于这些党项王族而言,一头上佳的猎鹰比起一部高明的修袖籍吸引力更高。

    这名党项王族叫做细封英奇,之前他的那头蛇隼也让他颇为得意,然而面对这者母地蜡的青乌,却是毫无招架之力,就如普通的燕雀一般直接被生撕了。

    这种差距,让他可以肯定,党项所幽蛇隼都不可能是这种青乌的对手。

    若是真的能够驯服一头这样的青乌,那他回到党项,真的便是风光无限,每个党项王族都要倾羡。

    “真的可以赏赐一只这样的巨鹰?”

    一侧的细封英山听见了也顿时是一脸羡慕的神色,只是他自己之前就受不了熬鹰的苦,所以此时也只是羡慕,倒是没有想自己也讨要一头。

    那名者母地蜡的战士看了林意一眼,看到林意赞许的神色,他便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我们林大将军一言九鼎,我们自然也是言出如山。”

    “真的是好兄弟!”

    细封英奇大喜过望,直接就上去按住了这名者母地蜡战士的肩膀,道:“到时候若是也看上我的什么好东西,只管开口便是。”

    这名者母地蜡的战士苦笑不得,他和旁边另外那名者母地蜡的战士互相望了一眼,心中都是一个念头♀党项的王族似乎都爱鹰如命,若真是如此,那多弄些青乌,一路贿赂收买,说不定就很利于林意行事,可以少打很多仗。

    他们都是在心中如此想,这话自然没有说出口,只是细封英奇看着这两人的脸色,却是有些看出端倪,顿时神色越菲媚,道:“林大将军,我有个不情之请。”

    “哦,什么?”林意看了他一眼。

    细封英奇连忙道:“物以稀为贵,这青乌在我党项势必横扫,我若得一只,便是党项无双,但若是多了,却不能压其余人一头,我倒是想请将军,不要再赏赐这青乌给党项其他王族。”

    “如此倒也不难。”

    林意顿时笑了笑,道:“只是我们是真正将你们当成自己人,才这样做,倒是要看你们是否真正将我们也当成自己人了。”

    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奇两人心中都是一动,也瞬间明白林意的意思。

    细封英奇平日里地位和细封英山相差甚多,此时听着林意这一句,他却是不敢轻易答应,细封英山的目光,却是剧烈的闪动起来。

    “我党项的局势,恐怕也要比将军您想的复杂。”

    细封英山摸了摸下颌的胡子,他犹豫了一下,道:“既然大将军您不心急,那等会我们到了红盐洞仔细详谈。”

    “好,你那一只青乌,我便是先允了,至于其它,我们再详谈。”林意点了点头,又冲着细封英奇笑了笑。

    “多谢林大将军!”听着这一句,细封英奇顿时狂喜,连声称谢。

    “有劳费大先生先去报讯,否则这么多人陡然进去,不要将那些个商号的人吓到。”

    林意先让费虚进去报讯,一行人比费虚要慢了有盏茶时间,浩浩荡荡的沿着崎岖山道进入这产粗盐的村寨。

    进入红盐洞的山道许多地方堪堪只容一辆马车通过,最险要地方,甚至最外车轮倒是有小半都碾在悬崖边上,就算是那些马帮驱马经过,也不敢掉以轻心。

    这种山道原本祖蛇通过也十分不便,林意又不想太过骇人,他便直接选了一处山谷,让这条祖蛇进去休憩,所幸这条祖蛇和他接触时间久了,对他的一些话语和手势领悟得十分准确,倒是也没有花费什么手脚。

    蒙笼城这些商号原本就和铁策军约好在这一带碰头,之前也已经得知铁策军即将经过这片区域,他们尤其不知映项人过来,费虚先行进来告知时,这些商号的人倒是毫不生疑,看到黑压压的大批人马进入红盐洞,他们倒是直接就以为是林意带着铁策军大部到了。

    一名承天号的掌柜带着些人早就等在了口头。

    这名承天号的掌柜三十余岁年纪,一张脸因为风吹日晒变得黑漆漆的,但身形却是极为壮实,他的目光也炯炯有神,身外偶尔荡漾起奇异的光影波动,显然也是一名修行者。

    “在下承天号富知白,参见林大将军,我堂兄便是您在蒙笼城见过的富玲珑.”

    远远看到走在最前的林意,哪怕之前从未见过林意,想着传说中有关林意的那些描述,这名承天号的掌柜便已经确定这名年轻的修行者便是林意。

    只是一眼看到林意浑身火烧火燎的样子,再看清跟在林意身后的这些党项人的面目,这名掌柜顿时面容一僵,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就顿在当场。

    他是经常在这里和党项境内行走,很清楚党项人的面貌特征,所以他可以确定这些跟在林意身后的黑压压的大批人马,是党项人,而不是南朝人。

    “不必担心。”

    林意远远的回了一礼,笑了笑,先也不多说,等走近他的身前,才轻声道:“在到这里之前,先和党项人战了一场,这些党项人已经归顺于我,现在算是自己人。”

    “什么!”

    这名承天号的掌柜也算是走南闯北,见过许多大场面,他心中也知道林意是何等样人,然而听到这样的一句话,他却还是瞪大了眼睛,差点惊呼出声。

    这铁策军还未真正进入党项境内,还未真正交战,林意却已经直接俘获了这么多党项人?

    这一刹那,他甚至有些怀疑林意是否说了假话,是否他反而被这些党项人控制了。

    然而看着他身后那些党项人的神色,他却是瞬间明白,林意真的是做了一件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

    “林大将军英武,真是令人难以想象。”

    他深吸了一口气,回过神来,又不由得躬身行了一礼,无比敬佩的说道。

    “军不急,等我铁策军到了之后,直接穿戴。先帮我找一处静室,让我和他们先谈一谈。”林意微微一笑,他一眼扫过这大名鼎鼎的红盐洞。

    放眼所及,全部都是如同梯田一般的晒盐池。

    绝大多数座都是窑洞上加盖一些棚铺一般,而且这些棚铺的木头上,也都是厚厚的盐霜。

    其中偶尔有数座如同吊脚楼一般的建筑,也是看上去极有年头,门窗上挂着的用来挡风的黑布,也是盐迹斑斑。

    统共加起来,看来也不过檄拉数十间屋子,而且很多屋子都是风直接穿过,听上去十分空洞,倒似乎是工坊多于住处,这内里常住的人也是不多。

    三五中文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