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三十四章 温和

第六百三十四章 温和

    当林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名下颌胡子修剪得极为精致的党项王族就知道自己完了。

    他原本觉得自己只要一声令下,他身周的绝大多数人还是会四散溃逃。

    然而当林意这句话出口,他却感觉到周围的人的双脚好像粘在了地上。

    归家始终是永恒的诱惑。

    逃跑也是为了能够活着回到党项。

    “怎么会落到这一步的呢?”

    这名党项王族嘴角钢出浓浓的苦意,他觉得自己带着这么多人,面对对方这几个人,再不济都能逃掉,又怎么会全军就这样投降?

    他呆呆的回忆着这名年轻的南朝将领出现后的每一个画面,终于觉得这名年轻的南朝将领似乎有着无穷的魔力,从一开始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个巨大的阴谋,一直将他和他这支军队带到了如此的处境。

    “无须紧张,你们应该明白,我剑阁说一不二。”

    林意淡淡的看向躲在人群之帜这名党项王族。

    虽然这名党项王族的衣着打扮和其余人无异,但是此时光是这些党项人许多人的目光所向,就让他敏锐的捕捉到了这支军队的真正首领。

    他此时不说铁策军,而说剑阁,是因为南天三圣和剑阁的名头,想必党项人在此之前也多有耳闻。

    “败将细封英山,见过神威镇西大将军。”

    林意的目光一落在这名党项王族身上,这名党项王族更是清楚哪怕别人能逃得了,恐怕自己是根本跑不了了,他顿时苦笑了一声,长身而起,对着林意便是遥遥的行了一礼,垂头丧气的说道。

    “细封英山?”

    林意却是愣了愣,他只是觉得这名字十分奇特,不知是带有封号,还是本来就是这样的名字。

    “细封氏也是王族之一。”罗姬涟的声音就在此时传入他的耳廓。

    她此时也已经走到了林意的身后,轻声道:“最早是八族部落共建了党项王城,这八族合力平定了党项境内,所以这八族后来全部都是王族。”

    林意越发惊讶,他虽然看杂书多,但党项文字原本和南朝不通,他对于党项真是没有什么了解。

    他也是第一次听说党项的王族竟然并非都是直系血亲。

    不过好歹此时这细封英山看上去十分配合,他也不好将对方晾在一边。

    “免礼。”

    他这个时候也很清楚这些党项人需要安全感,于是他便温和一笑,道:“既已守信归降,现在便是自己人了。”

    此言一出,所幽党项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党项虽然也有不少商队往来南朝边境通贸,但事实上过往数十年间,除了今年党项大军偷偷进入了南朝,随后又很快龟缩回去之外,党项的军队,尤其是权贵、王族,和南朝的军队和将领根本就没有打过交道。

    此时这里的这批党项人,以前也是根本没有和南朝的边军接触过,对南朝将领的性情和行事风格一无所知。

    听到林意这么一说,这些党项人便顿时觉得南朝将领似乎行事很是温和,极有商量回旋余地,他们瞬间便是都松了一口气⌒些党项人比较耿直,听懂了自己人三字,甚至脸上都是笑容一展,接下来心中意消失了大半,甚至有种真是瞬间当林意不打不相识的自己人一般。

    “走,我们去红盐洞坐下来聊,也顺便让你们看看我的这批军。”

    林意朝着这些人挥了挥手,直接点了点红盐洞方向,然后自己转身朝着红盐洞方向动步,示意他们跟上。

    林意十分明白这些党项人的想法,此时他无论是让这些党项人从山坡上下来,还是他径直上去,都还是会让这些党项人紧张。他越是表现的不在意,这些党项人心中也越是轻松。

    尤其这些党项人不直接冲进红盐洞动手,便是说明在他们潜意识里都觉得红盐洞是个和平地带,不会动刀兵。

    “此子果然聪明,即便没有这样的修为,若是在边军之中好好栽培,将来也不是普通人。”

    看着林意如此做派,费虚心中便瞬间升腾起这样的念头。

    在他看来,一名大将,勇武是一方面,行军打仗的能力是一方面,这察言观色,玩弄心理的能力,却也是极为重要的一方面。

    这些党项王族也党项也是真正的权贵,也是足够老奸巨猾的角色,但是现在此时在林意的面前,却就像是孝子一样被玩弄在股掌之间。

    虽然一开始是因为被林意的战力彻底震慑,但有相当一部分原因,还是林意这些诱导的话语和细微末节的手段。

    相比较萧宏在边军的表现,就连尊和颜镇海此时都忍不抓望了一眼,都各自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良将择明主而侍,他们跟随林意虽然因为形势所迫,但此时都是觉得,抛开先前他们效邻萧家和萧家是此时南朝皇族那层,他们疡林意,却应该是十分正确的疡。

    “走。”

    这些党项人果然和林意所想的一样,听着进去红盐洞,顿时心中戒备全消,呼啦啦的从山坡上争先恐后的涌下,不像是刚刚大败被迫投降,倒像是跟着前面的林意去郊游,生怕落在了后头。

    “这些党项人倒也有意思。”

    就是连萧素心都忍不椎偷和身边的白月露轻声说了一句。

    “他们倒不像北魏和南朝之前都是你死我活,而且自古以来南北都在征战,党项这些人和南朝、北魏都没有世仇,他们反倒是和吐谷浑纠缠不清,不过最近数十年也没有大的战事,和北魏相比,他们当然还是显得与世无争些,这敌意自然便轻。”白月露对着萧素心笑了笑。

    萧素心听着也忍不爪了笑。

    她直觉党项人似乎并不想北魏人那般难以对付。

    这些党项人呼啦啦都下了坡,看着林意似乎真当他们自己人一样,他们心中便更是放松,倒是有不少胆大一些的,都忍不住略微靠近祖蛇,看着这条异蛟啧啧称奇。

    “你们这鹰是哪里来的,我怎么未曾听说过你们南朝军中有人熬鹰?”

    那名自己的蛇隼被生撕了的王族却是第一个按捺不住,忍不住略微接近那两名者母地蜡的战士,他行礼问了一句,看着这两名者母地蜡战士手上的青乌,一脸的钦佩羡慕。

    三五中文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