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三十三章 诱降

第六百三十三章 诱降

    这只是他的第一感觉。

    但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直觉这名白象力士的气血失去了控制,那些他感觉病变般的血肉和脏器之中,有异物扭动,有长虫破体而出的感觉。

    他也只是愣了一愣,再看这名白象力士时,这名白象力士七窍之中都已经流出热粥般的脓血出来,显见是活不了了。

    他皱了皱眉头,手指落在了这名白象力士的腹部。

    也就在他手指挤压这名白象力士的血肉的刹那,啵啵啵数声轻响,这名白象力士体内数处脏器破裂,其中很明显有一条条诡异的长虫钻了出来。

    “什么白象力士!这是虫俾!”

    林意的手指抬起,他直起了身体,脸色迅速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在前朝柔然的境内,有一些神秘的部族依靠劫掠和盗墓为生,他们的骑军之中,就有不少始终蒙着黑巾的力士,这些人的体内自幼就被植入他们培育的尸虫,这种尸虫在现在的南朝修行者看来,也就是一种奇特的寄生蛊虫。

    这种寄生蛊虫可以刺激这些力士的潜能,能够让这些力士的血肉变得迥异于常人,但这些力士的内脏也会随之病变,若是用某种特殊药物刺激,这种力士就能够瞬间爆发出数倍于平常的力量,但很容易暴毙而亡。

    这种力士就被称为虫俾。

    除此之外,那些部落还擅长御使一种可以潜伏在沙尘之中的毒蝎。

    然而这些部落听说早在数十年前就因为盗取吐谷浑的一些王室墓穴而导致吐谷浑的报复,已经尽数被消灭,想不到这种手段,反而会出现在了党项。

    “放!”

    也就在这一刹那,山坡上响起了一声厉喝。

    噗噗噗噗…..

    一阵密集如雨的破空声响起,这些党项人一阵激射,他们用的也是强弓,但射出的却不是箭矢,而是一个个翠绿色的,如竹筒般的东西。

    这些东西在射到林意头顶上空时,突然齐齐裂开,内里洒落的全部都是一种黑色的粉末。

    这些黑色粉末纷纷扬扬,就像是铅粉一样,笼罩了林意身周数十丈方圆。

    也就在这时,林意只觉得前方金光一暗。

    那道金光倏然上抬,射向那些纷纷扬扬洒落的黑色粉末。

    “不好!”

    林意心中下意识的涌起强烈的不祥预感,也就在这一刹那,轰的一声,所有这些黑色粉末燃烧起来。

    这金光一扫之间,根本没有反应时间,所有的黑色粉末瞬间爆燃起来,一片笼罩数十丈方圆的火海瞬间将林意吞噬!

    林意瞬间如同置身在一个天地烘炉之中。

    恐怖的热力瞬间传至他的身上,

    他心中骇然,几乎是下意识的闭气,体内的丹汞从他肌肤的每一个毛细孔之中喷涌而出,往外炸开。

    轰!

    一团深红色的焰气在一片火海之中泛开。

    此时费虚和白月露等人就正面着这骤然形成的火海,费虚也刚刚体内真元奔涌,直觉林意危险,但是还未出手,他就已经感觉到一股汹涌的热力和排斥真元的气息如狂潮般席卷而来。

    他的面色也瞬间大变,那些黑色粉末之中显然也有大量的铅尘。

    这些铅尘不仅可以阻隔真元,而且在这种惊人热力下,更是彻底融化甚至气化,这一片火海,直接变成了一团温度惊人的,彻底隔绝真元力量的禁域。

    这种手段,恐怕不止能对付力量修行者,连一些强大的法阵,恐怕都能瞬间破坏。

    他还来不及多想,这火海之中,林意虽然瞬间借助丹汞将袭来的火焰全部隔绝在外,但恐怖的热力还是瞬间将他包裹。

    他的发丝都瞬间焦枯,卷了起来。

    在下一刹那,他的发丝里便出现了点点的火星。

    他身上的外衣也开始焦黑,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肌肤烫得惊人,这种热力直透进他的血肉,就像是无数根烧红的针不断刺入他的体内。

    轰!

    林意觉得自己身体要被瞬间烧焦,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猛烈的发力,将自己的身体狠狠砸入身下的土地之中。

    一蓬尘浪在火海之中炸开。

    这脚下土地虽然滚烫,但毕竟比身上的温度要低处不少,林意疯狂般连连砸地,翻滚,无数尘土震荡而出。

    这些泥土也如同丹汞一般排开火力,林意直接就将地上砸出深坑。

    索性这火势瞬间形成,但消散的也快,绝大多数热气又随之往上升腾,林意的发丝才刚刚燃烧起来,身上那种几乎要将他烤焦的恐怖热意,却是迅速消退了下去。

    林意双手在头上一抹,那些刚刚燃起的火星是迅速抹灭,但是他一个挺身跳起来的刹那,也已经觉得自己浑身灰头土脸,连头发都被烧掉了大半。

    他直觉已经无碍,但身上的肌肤还有些火辣辣的,他忍不住苦笑起来。

    即便是在钟离之战时,他受伤虽重,但似乎也没有如此狼狈过。

    “嘶……”

    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林意是觉得自己太过狼狈,但是看着这火海尽处完好无损站起来的身影,这些党项人一个个浑身僵硬,如同看到了烈火炼狱之中走出来的魔鬼。

    他们之前想象过这种手段无法对林意形成杀伤,因为这种手段对于一些强大的修行者也曾经落空,然而之所以落空,却是因为那些修行者以惊人的速度

    ,在火海形成燃烧之前便逃离出了火海笼罩的区域。

    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名修行者能够处于火海的中心,在火海形成之后,还能够好好活着的。

    别说是他们,就连费虚等人看着此时的林意,都有种看着可怖怪物的感觉。

    这些党项人的战意瞬间消融。

    所有人都很想逃。

    尤其是那名胡须修剪得很精致的党项王族下意识的就想要第一个逃走,然而看着林意此时的身影,他的喉咙却是干涩到了极点,就像是被人塞入了一把沙子一样,哽咽得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的双脚也像是被灌了铅一般,根本无法挪动。

    “果真有些厉害,怎么,没有其它手段了吗?”

    林意苦笑着出声说道,他抬起头来,心想自己现在的脸恐怕也是烟熏火燎,很黑。

    “咣当”“咣当”……

    他的话音刚刚想起,党项人的阵中响起了一片金属落地声。

    林意原本和这些党项人约斗,就是想看看党项人在战阵之中到底会有多少不同于南朝和北魏战斗的手段,他自然还想看看有没有其它火器,然而这些党项人隐约听出他的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不满足和遗憾,顿时不少手中持着那铜镜般物事的人双手发颤,手中的这种物事都直接纷纷掉在地上。

    费虚和祝羽、颜静海三个人都互相望了一眼。

    他们当然是没有去过钟离城,没有亲眼见过那场惊世骇俗的杀戮大战。

    但此时他们看着这些党项人,却分明能够感受到当时那些北魏军队的恐惧和绝望。

    “如果没有别的手段,那便按之前的约定,乖乖归降,不要想逃。”

    林意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行事从不迂腐,对于他而言,既然战阵之中看不到,那劝降这些人之后,也自然可以问得出来。

    “你们若是想逃,也可以试试,除非你们能够比我们南朝的鹰快。”

    他点了点后方那两名者母地蜡战士手上架着的青乌。

    这些党项人就算再蠢,看着那两头青乌,也应该明白之前撕裂他们蛇隼的巨鹰,便是这种青乌,而且是这两只青乌之中的一只。

    打铁便需乘热。

    白月露和林意的配合一直都很默契。

    无数细密的轻微破空声响起。

    这些党项人的前方山坡上,瞬间悬满了密密麻麻的飞针。

    这些飞针瞬间刺穿了这批党项人最后的心理防线。

    更何况林意此时又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只要你们守信,我也不会为难你们,而且应该可以让你们回到党项。”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