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三十一章 力士

第六百三十一章 力士

    听着林意的这些话,山坡上所有这些党项人心中都是凉飕飕的。

    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面对林意都给人毫无还手之力的感觉,这世上能够胜过这名神念境修行者的人有不少,但像林意这般轻松战胜的,却应该没有多少个。

    拿什么打?

    拿头去打?

    那名胡须修理得很精致的党项男子足足愣了十数个呼吸的时间,才终于憋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来:“两军对垒,岂以将领对决论胜负?”

    他心中想的是,单打独斗,自己这边恐怕是不可能有人胜得了林意,而且观林意长途奔袭而来,恐怕体力也真是和传说中钟离之战之中一样,似乎战个数天数夜也不知齐。

    但话一出口,他自己却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眼下对面就几个人,又怎么能算两军?

    然而听着他的这句话,林意笑了笑,道:“我看你们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不管你们多少人一起来战,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只要你们胜得了我,那批军我就让你们带走。”

    “什么?”

    这群党项人顿时一片哗然。

    这名胡须修理得很精致的党项男子又愣了片刻,这才回过神来,道:“那我们若是胜不了你,也只需投降?”

    这一刹那,这名党项的王族甚至觉得林意的脑子有些不太正常。

    也就在此时,林意却是转身看了白月露一眼,对着白月露使了个眼色。

    白月露便忍不爪了笑。

    这些党项人觉得林意有些傻,但林意这么一说,这些党项人却应该不好意思直接逃跑。

    这些党项人至少有两三千,要是陡然呼啦一声,四散而逃,他们倒是也不可能将他们全部人留住,如此一来,至少这祖蛇和者母地蜡的这青乌就提前被党项人所知。

    只要这些党项人尝试着和林意战斗,就必定会折损许多人,到时候再想逃,恐怕也已经驶下多少人。

    最为关键的是,林意很明显是想看看党项人在大军战阵之中有什么样的战法,有什么特别的手段。

    毕竟党项人的火器十分神秘,始终让人忌惮。

    林意现在独自对上这些人,即便是危险,也只是一个人面临这种危险,但若是真正两军交战,对这党项的独特手段一无所知,他的铁策军便恐怕会出现巨大的伤亡。

    更何况此时林意所说的“投降”二字也是拟两可,到时候真的投降了,不意味着要乖乖招供?

    林意也不是迂腐之人,此时他对她使眼色,意思肯定是,要是他真正遭受致命的危险,那她和费虚等人肯定是要出手救助。

    那大不了便是认输,让这群人带走军。

    林意又没有说过,这些人带走军之后,又不派别人去抢夺⌒这者母地蜡的青乌,这些人怎么都跑不远。

    “王兄,此人托大,可以一试。”

    一群党项人俯下身来,凑近商议,那名蛇隼被生撕了的党项王族男子道:“大不了真的对付不了他,到时候我们再设法逃走。”

    “你觉得这南人说话可信否?”

    那名下颌胡须修剪得十分精致的党项王族狐疑道,“不要别有阴谋。”

    “这人是南天三圣中何修心弟子,据说是现在的剑阁之主,剑阁应该极有信誉。”数名党项人顿时义正言辞的说道。

    若是此时的林意能够听到他们的对话,恐怕要笑出声来。

    这些党项人原本是已经听多了钟离之战的事情,但却对林意的那些战绩压根都不信,但林意势如破竹的击败了那名神念境修行者之后,他们对林意的所有传闻是已经信到了极点。

    听得身周的人都如此说,这名胡须修剪得十分精致的党项王族顿时也心中大动,但他刚刚抬起身,却想到,若是自己再出声,恐怕对方会认定他是这些人里面的首脑,他便点了点身旁一名浓眉大耳,满脸泛紫的魁梧大汉,道:“你到前面去,告诉他我们可以一试。”

    这名身材十分魁梧的党项汉子面容顿时一僵,但他也不敢违抗,只能缓缓站起神来,走到这些党项人的最前沿,脸色有些难看的对着林意大声喝道:“就依你所言,若是我们能够胜得了你,我们便带走军,若是我们手段尽出却胜不了你一人,我们便投降。”

    “那就开始吧。”

    林意笑了笑,他直接朝着山坡连走十余步,然后站定。

    “王兄”

    看着林意远远站定,任凭他们动手的样子,这些党项人便顿时犯难,那名蛇隼被生撕了的党项王族转过头去,才刚刚出声两个字,那名胡须精致的党项王族顿时往后缩了缩身体,道:“你来指挥战阵便是。”

    说完这句,这名胡须精致的党项王族索性退入了后方人群之中。

    “”

    这名蛇隼被生撕了的党项王族顿时气结,他知道自己这名王兄等会见势不妙肯定会带人设法先行逃遁。

    他咬了咬牙,心想既然如此,那便真的不用帮自己这名王兄吝啬,所想不惜代价,先将厉害的手段砸在林意身上再说,否则自己这名王兄到时要逃,也绝对带那些最得力的亲信逃离,那些力量抽离之后,他们留下来殿后,简直就是送死。

    “白象力士听命!”

    他眯了眯眼睛,寒声道:“你们设法锁住此人,金光使听令,你们随即动手,神火使随后。”

    那名胡须精致的党项王族听到白象力士和金光使的时候只是眉梢微跳,还没有什么特别反应,但听到随后“神火使”三字,他却是腮帮子上肌肉都连跳数跳,只是在抬起头的刹那,他还是硬生生的忍住。

    “嗤啦嗤啦”一阵裂响。

    十名党项壮汉同时撕裂了黑色上衣,古铜色岩石般的剪裸露在外。

    这十名党项壮汉都不算高,甚至比寻常人还要略微矮一些,但是这些人却都是分外的粗壮,一条大腿看上去都有普通成年人的两条大腿粗。

    他们身上的肌肉一块块高高吗,看上去十分骇人。

    “咔咔咔.”

    一撕碎上身衣衫,这十名党项“白象力士”眼中都是闪烁视死如归的神色,他们双手将一些亮晶晶的白色晶丸塞入口中大嚼,随即唾沫横飞之中,他们的浑身剪都慢慢泛白,肌肉却更加高高鼓起,一条条血脉如同树根一般盘曲在剪表面。

    这些人口中都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原先满口的白牙却都变成了黑色,他们朝着身后一扯,都扯出一根粗大的锁链,咣当作响。

    三五中文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