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三十章 提鹅

第六百三十章 提鹅

    . .唰''!

    这名党项的神念境修行者虽然心中骇然,但是身影往后如电退却的同时,又是数道黑色的风刃直接切向林意的脖颈和后脑。

    但是林意整个身体略微一扭,他给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的感觉,是原本和他的真元力量冲击,已经被硬挫当地,然而他感觉到此时林意的体内有一股莫名的新力,似乎在脊椎之中爆炸一般。

    林意此时心中已经觉得这名党项神念境的修行者和费虚等人相比都是一般,真元手段也显得极为普通,但神念毕竟是神念,他只想速战速决。

    他脊骨发力的同时,脚下红雾一炸,却是将丹汞剑的力量从脚下逼了出去。

    轰的一声,他的身下有如雷鸣,整个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破空前行,那几道黑色的风刃直接被他甩在身后,互相斩击,噼啪作响。

    “怎么可能!”

    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又是一声骇然大叫。

    他这次不是心中骇然,而是直接叫出了声音。

    林意此时的速度,比他预想的还要快,他的身体刚刚才倒掠出一丈,林意已经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仓促之间,他朝着林意心口一指点去。

    嗤的一声,他的右手食指和林意的身体相触的刹那,通体变得黑晶发亮,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倒像是彻底变成了一截墨玉。

    这一指后发先至,却是先戳在了林意的心口。

    “这”

    然而这一指落下,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却是双瞳又剧烈的一缩,他的指尖和林意的身体指尖,如同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膜,刺不进去,他心中明白这是林意身上穿有独特的软甲,但真正让他心神震撼的,是从他之间涌出的真元似乎冲入了一个无底深渊,瞬间消失。

    林意一声闷哼,虽然有着天辟宝衣和丹汞的阻隔,但这名党项神念修行者的这一刺也让他心脉刺痛,有种心脏抽搐的感觉,但他的拳头也已经砸了出去。

    咚!

    一声擂鼓般的沉闷声响在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的胸口炸开。

    这名神念境修行者身前衣衫高高鼓起,就如同兜满了风一般,但是林意这一拳落下,他身前瞬间凹陷,连背后的血肉都条条鼓起,他身前的衣衫别无异样,但他身后的衣衫却是瞬间炸开。

    砰!

    这名神念境修行者整个身体倒飞出十余丈,倒撞在地。

    一声愤怒的厉吼声在烟尘之中响起。

    这名党项的神念境修行者愤怒的跃起,然而他的厉吼声瞬间就被喷血的声音打断。

    他的口中狂喷鲜血。

    他越是想用真元压棕腹之帜逆血,他却越是压不宗帜鲜血狂喷。

    鲜血如柱往前喷出,他的身体却是颓然的往后坐倒,再次跌坐在被自己方才坠地砸出的泥坑之中。

    这名党项的神念境修行者知道自己的体内遭受了沉重的创伤,但是这个时候他的震惊和不可置信却反而压过了方才和林意对敌时的恐惧。

    他和身后那些党项人一样,怎么都不相信一名神念境修行者竟然会被这样一拳击倒。

    哗啦一声,就在此时,伴随着急剧的破空声,林意却是已经毫无停留的一步到了他的身侧。

    林意的右手成爪,直接落在他的后颈,略微用力,竟是直接将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就像提着一只鹅一样提了起来。

    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眼瞳深处就像是有两团幽火在燃烧起来。

    他的体内连续轰鸣,他强绪动真元,想将林意的手从自己的颈上炸开。

    然而真元连冲数次,林意的指间嗤嗤作响,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都直觉即便是破碎的真元都锋利如刃,足以割裂血肉,然而这些冲击到林意手上的真元,却只能使得林意的手指微微震颤。

    他连试数次无果,一口强提起来的气顿时一泄,哇的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林意冷笑一声,他直觉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体内的气息已经完全散乱。

    他索性略微用力抖了几抖。

    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的背部骨节原本都已经被震散,此时被他用力一抖,连筋肉都是如同裂帛般脆响,这神念境修行者体内的细碎真元自然流动,直往他手上冲,但是和他的身体一触,便随即破碎。

    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浑身都颤抖起来,但他的整个人却毫无挣扎之力,落在所有人的眼中,他此时简直就真的像是一只已经被放血之后的待宰杀的大鹅。

    “啊啊啊”

    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被林意像提鹅一样一手提着,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但是这样的景象落在后方坡上那些党项人的眼中,那些党项人却是发疯般连连叫喊起来。

    听着这样的声音,林意调匀了呼吸。

    他的心脉处虽然依旧隐隐作痛,但是气血不断冲刷,此时他感知起来,却是丝毫隐伤都没有留下。

    对于寻常的修行者而言,心脉乃是最脆弱的要害部位之一,但这鼓动全身气血之处,对于他而言,却像是生机的源泉,自愈能力反而更胜其余身体各处。

    他忍不住微微一笑,看了上方所有骇然连侥党项人一眼,然后将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放在地上。

    这党项神念境修行者被他一放,顿时颓然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便伸手轻拍了拍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的肩膀,道“你们这些党项人,难道自幼没有人教你们什么是礼数吗?我刚刚话还没有说完,你便气势汹汹的冲杀下来,下次记得,要打要杀,也先等人说完再说。”

    他伸手拍的十分柔和,没有用力,但是此时这名党项神念境修行者颓然跌坐,每次被他拍中,身体便随之矮上一分,就像是学生乖乖认错一般。

    他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所映项人的耳中,山坡上这些党项人的声音瞬间消失,都是面色无比苍白。

    “现在可以好好听我说话了?”

    林意看着变得一片死寂的山坡,收敛了冷笑,淡淡的说道“我还是方才的话,我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就只我一个人和你们交手,若是你们能够胜得了我,那批军我直接送给你们,但你们要是胜不了我,便乖乖归降,不要多生事端。”nbsp; nbsp;

    三五中文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