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不信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不信

    . .“大蛇,那是一条大蛇!”

    再过片刻,这些党项人都看清搅动烟尘的是一条巨蛇,而且巨蛇背上影影绰绰有些人影,顿时更加骇然。

    “到底是谁?”

    那名胡须修剪的精致的男子,身前瓜子早已掉落一地。

    他对南朝也算是了解不少,但却从未听说过南朝有哪个修行者驯有这样的一条大蛇。

    他们进入南朝境内也不止一次,此次迸抢夺军的目的前来,自然也准备好和南朝的修行者战斗,只是他们千想万想,却哪里想过会遭遇这样的场面。

    林意的目力是迥异于常人,这些党项人的位置早已经暴露,再在这片山坡之上鼓噪喧哗,林意是早就看清了这群党项人,但他直冲过来,直到距离这些党项人不足数里,这些党项人才纷纷反应过来。

    “呼儿喝!”“呼儿喝!”

    一阵阵呼喝声在这片山坡上炸响。

    这些党项人被祖蛇震慑,此时仓促应对,呼喊的也是他们党项平时行军打仗时的号令,倒是忘记了掩饰,但他们只见林意等寥寥数人和这一条大蛇,下意识的却是没想到不战而逃,这种呼喝,便是他们平时对敌时,准备迎敌战斗的口号。

    林意在眉山之中见识过党项人火器的厉害,他倒是有些忌惮。

    看着这些党项人明显不想逃跑,想要应敌,他倒也不急着冲阵,反而也停了下来。

    他这一停,对着身后做了个手势,祖蛇顿时也停了下来。

    烟尘不再搅动,这条大蛇的狰狞真容彻底显露出来,再加上这条大蛇在林意面前看起来十分温顺,这些党项人直觉得头皮有些隐隐发麻。

    “你们不用和我冲阵,等会儿只需断了这些人的后路。”

    费虚和白月露等人刚刚从祖蛇身上跃下,林意便看着他们点了点头,说道。

    “好。”

    白月露和费虚等人听着林意如此说法,就知道林意是根本不想让这批党项人之中任何一人逃脱。

    “我们南朝有句老话,叫做明人不说暗话。”

    林意也担心祖蛇被火器灼烧,他对着祖蛇比划了一阵,示意它停留当地,然后才大踏步向前,朝着前方山坡上这些党项人朗声道“我就是铁策军镇西大将军林意,你们既然拥有蛇隼,想必也是党项的王族,不是无名鼠辈。你们来这里,想必是要设法抢夺我的那批军,我现在给你们机会,现在就只我一个人和你们交手,你们若是有人胜得了我,那批军我就不需要你们抢,让你们直接带走”

    “林意?他竟然就是林意?”

    林意一开口,这一批党项人顿时都是一片哗然,再听到他接下来的话语,这些党项人又是吃惊,又是怒不可遏。

    “大王,我去教训这个轩!”

    林意还未说完,那名胡须修剪的极为精致的男子身后一名披发男子就已经咆哮起来。

    这名披发男子身穿的也是普通的黑布衣衫,马贼打扮,只是额头上隐隐一圈白痕,平日里似乎一直戴着某种头饰。他五十余岁的面容,身体矮壮,此时发怒,身周元气激荡,瞬间就卷起几道肉眼可见的黑色旋风。

    “你这南朝轩,我乃铁沙子河铁伦,你们南朝人吹嘘得紧,什么三千兵马阻挡十几万北魏大军,说出来也不怕人笑话,还什么神威镇西大将军,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

    他身前那名胡须修剪得极为精致的男子才刚刚下意识点头,他已经直接打断了林意的话语,伴随着他的咆哮,他的整个人已经包裹在一道黑风之中,如同故事书帜山魅妖怪般冲了下来。

    “神念境修行者?”

    林意看着黑风妖怪一般冲下来的这名党项修行者,听着他的咆哮,愣了愣,却是哑然失笑。

    在南朝和北魏,想必没有人会怀疑钟离之战的真实性,但听这名党项人的口气,似乎党项人对于钟离之战的战绩是完全不信的。

    党项的消息一直相对闭塞,而且当时中山王元英退回洛阳时,党项军队也生怕有巨变,原本在边境囤积的党项大军也都退回了党项境内。

    关于南朝和北魏战事的诸多消息想必也依旧时时传入党项,但这些党项人听了钟离之战的结果,却似乎觉得南朝是故意吹嘘,在神化林意。

    林意此时的猜测完全正确。

    党项的绝大多数修行者和王族在听到钟离之战的结果时,心中都是隐隐不信,关键在于,没有亲眼目睹,或者说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一战的人在他们面前细细述说,他们便根本无法相信,一名修行者可以不知齐的连战数个日夜。

    对于这名神念境的修行者而言,那也是完全不合修行者世界的道理的。

    既然根本不相信,这名党项的修行者心中便根本没有多少敬畏。

    “轰!”“轰!”“轰!”

    黑风顺着山坡呼啸而下,带着滚滚的沙石,如同沙尘暴一般,在距离林意还有至少数十丈时,这名党项的神念境修行者凌空连拍三掌,三个黑色的气团直接在林意身前出现,就如三个大浪,连续拍在林意身上。

    “这果然是不信,太写我了,连真元手段对我无用,都根本不知道。”

    在感知到真元力量袭来之时,林意便已忍不住了曳℃对这三个气团,他只是闭住了呼吸,双手阻拦在面前。

    三声爆响之中,他的身上噼啪作响,黑色的风流如同铁鞭不断抽打在他的身上,但是他的身体却只是往后滑动数尺,整个身体连多余的晃动都没有,给人的感觉完全就像是一根铁柱。

    “什么?”

    这名党项修行者御风而下,速度自然是快得惊人,三股真元力量轰击到林意身上时,他已经在林意身前不远,但是看到这样的景象,他的整个身体都不自觉的一僵,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

    “接我一拳。”

    林意之前全速狂奔至此,浑身的气血早就彻底流动开来,如同沸腾一般,此时被真元冲击,浑身气血之中更像是许多喷泉要喷涌出来,有股力量不发出来都不舒服的感觉。

    他看着这名党项修行者面容呆滞的模样,顿时哈哈一笑,身下轰的一炸,整个人腾身飞起,一拳便轰向这名党项修行者。

    “怎么可能!”

    这名党项修行者双掌一按,双掌之中如有一条黑龙直冲向林意的拳头,但是两者一撞,这名党项修行者却是心中骇然,只觉得自己的真元节节崩溃。nbsp; nbsp;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