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二十八章 骑蛟

第六百二十八章 骑蛟

    “我们还没找上他们,他们反而找上了我们.”

    林意的目力远超常人,天空之中又无遮挡,空中两头飞鹰的对决,平常人在远处看不真切,他却是看的清清楚楚,“这就是党项的蛇隼,和青乌简直就像是神念境和承天境修行者之间的差别,不过竟然是党项人想要动手?我还以为是萧家动用势力在这边报复,党项人竟然会知道我们有这样一批军,这倒是也神通广大。”

    “党项人?”

    费虚也是愣了一愣。

    他之前虽然没有明说,但心中也觉得恐怕就是来自萧锦的报复。

    萧宏此时在北方指挥大战,应该是分心乏术,而萧锦在这一带却本身有着很大的势力,要想直接灭掉铁策军虽然绝无可能,但借助些势晾夺军备,却是极有可能。

    “难道萧家想要借刀杀人,竟直接给党项人通风报信?”罗姬涟冷笑了一声。

    “似乎不太可能。”

    白月露微微蹙起了眉头,她认真的想了想,道:“皇帝一直很顾忌民间风评,他自然是想做一个好皇帝,当然不可能直接借刀杀人,否则传出去刚刚封赏镇西大将军,就反而自通敌国,今后便失去信义,萧宏行事一向谨慎,又事事顾及他的感受,所以皇帝一直委以重任,这种事情,萧宏也不可能去做。”

    费虚和颜静海两人互望了一眼,他们对萧宏和萧锦都十分了解,也是觉得白月露说的很永理,萧家即便要想设计林意,也绝对只可能动用南朝本身的力量,不会借助敌国的力量。

    更何况此时对于南朝而言,平定党项也是十分必要的事情。

    在北方已经不可能再抽调出足够力量镇守党项边境之前,铁策军便是他们此时最仰仗和不可或缺的力量。

    “党项境内有些东西短缺,他们对于通贸极为重视,这道上的规矩,他们似乎也不敢破坏,是等着你们那批军出红盐洞?”费虚早年在这一带呆过数年,他虽然没有和沈鲲一样去过党项,但对这边的境况却也比一般的修行者要了解得多,他眯着眼睛看着那蛇隼飞出的方位,道:“这样倒也省的麻烦,我们正好先下手为强。到时候是谁通风报信给他们,一问便知。”

    “我若是全速赶过去,倒是花不了多少时间,只是这祖蛇恐怕也不会留着。”

    林意自然是想越快赶到越好,他起初心想其余人若是快速赶去,恐怕消耗不少真元,而且这两名者母地蜡的战士也跟不上,但一转念,心止是想到某个可能。

    “你们若是在它背上,将它当成坐骑,不知是否可行?”

    “故事书里多的是乘龙驾蛟的传说,甚至还有人能够骑鹤,它现在如此听话,当然可以一试。”罗姬涟顿时眼睛一亮,她原本对这条祖蛇就是兴趣大过畏惧,更何况这一路行来,她觉得这条异蛟原本就体力惊人,至于速度,以它的身躯,略微发力,恐怕就比军马要快上许多,尤其在这种平原丘陵地带,一些对于寻常坐骑而言很是危险的沟壑,对它而言没有任何的妨碍。

    “你让他们在你身上,你旧能的跟上我。”

    林意现在很熟悉这条祖蛇的脾气,他对着这条祖蛇一阵比划,同时示意罗姬涟等人上去试试。

    罗姬涟迫不及待,一个纵跃便稳稳落在它的颈部之后。

    这祖蛇的背部宽大,随便一片鳞甲都比马鞍要宽阔得多,而且本身也不光华,罗姬涟落在一片鳞甲上之后,便直接坐了下来,轻拍了拍。

    这祖蛇明显呆了呆,但是看着林意的神色,它却是又显得温顺,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

    “不错!”

    林意笑了笑,他夸奖了一句,这条祖蛇却明显又看出他是夸奖之意,顿时蛇信吞吐,也是十分兴奋的样子。

    其余所有人逐一登上这蛇背,那两名者母地蜡的战士有些心惊胆颤,他们两人都并非修行者,心中想着的就是这条祖蛇剧烈动作时,他们可能呆不稳,万一坠落下去,被这祖蛇身体碰撞,恐怕非死即伤。

    “放心。”

    不过费虚看了他们一眼,却让他们不需担心,有神念境的修行者在身边,他们恐怕是想要掉落下去都难。

    “走!”

    林意也不纠结,对着这祖蛇做了个手势,他便发足狂奔起来。

    这条祖蛇之前和他大战时,追击的速度完全不亚于他全速纵掠,他现在倒是有心要试试这条祖蛇的耐力。

    他这全力狂奔,简直就如同投石车投出的石块不断砸地,地上断草和尘土刚刚扬起,他的人已经在数丈开外,又已经有一蓬尘土和无数草屑飞起了。

    “好快!”

    两名者母地蜡的战士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下的祖蛇已经扭动追了上去,他们的身体直觉往后要摔飞出去,但瞬间又有一股力量将他们稳稳托住。他们定过神来的刹那,只听到身体两侧风声呼啸,景物不断倒退,只觉得天地都在身边摆动。

    “过瘾!”

    罗姬涟却是兴奋的满脸绯红,这祖蛇贴地游走,虽然身躯摆动,但坐在背上,却是比坐在战马上还稳,而且这游走的速度,比起寻常的战马何止快出一点半点。

    萧素心和白月露初时还觉得不太习惯,但只是过了片刻,两人直觉就像是坐在一条顺流而下的大船之上,只是感觉有些晃荡,但实则非常平稳。

    “异蛟就是异蛟,这气血旺盛,而且它原本冷血,消耗极少,这样恐怕冲上数百里也不是难事。”

    林意一口气狂奔数十里,他的身体血肉都滚烫起来,体内的鲜血就像是灼热的气流在他的体内冲刷,但这条祖蛇,却始终跟随在他身后,他也可以感觉得出来,它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疲惫之感。

    他的心中正暗自赞叹,但那片党项人聚集的地方却是已经乱了套。

    “那是什么?”

    “什么鬼东西!”

    这些党项人哪怕身处山坳之中,但是都看到了一股惊人的尘浪如巨浪滔天般滚滚而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辆特别庞大的马车,以正常马车的数倍速度冲击而来,而且是在地上不断碾压。

    这些党项人纷纷到了山坡上高处,只看见滚滚的烟尘前方,似乎有一条人影,他们看清的刹那,眼瞳之中都是充满骇然,心中都升腾起不祥的预感。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