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二十六章 风霜

第六百二十六章 风霜

    “砰!”

    一个精致的玉盏直接被狠狠砸在地上,爆碎开来。

    “这林意简直就是肆意妄为,之前连我的人都敢劫,我还没有来得及找他算账,想不到现在连临川王的人都敢抢!”

    狠狠砸碎这精致玉盏的是一名不怒自威的华服男子。

    这人身上的衣衫上有龙纹,但不是那种真龙,而是头上无角的蛟龙。

    在南朝,能够身穿这样的龙纹衣衫的,也是真正的王侯。

    这人就是沈鲲的师兄,南広王萧谨喻。

    南広王萧谨喻虽然也姓萧,但却是凑巧是皇姓,和萧衍、萧宏其实并无任何血缘关系,连远亲都不算。

    在许多南朝的笔记里,他甚至有着霉米王爷的称号。

    其原因就是当年萧衍起兵时,萧谨喻本身就是南広郡一带主管粮仓的官员,他当年原本正为粮仓里积存多年即将发霉的存粮担忧,梁州军当时却正好缺粮,如此一来,萧谨喻便如同给梁州军雪中送炭,立了大功。

    这自然是运气太好。

    但不管当年是如何成为王侯的,王侯就是王侯,这六七年下来,萧谨喻也不再是当年那个粮官,他的王府之中,也是收罗了无数能人异士。

    “王爷息怒!”

    此时他的身前,聚集着七名幕僚,其中一名师爷模样的高瘦先生看着一地的碎玉,皱了皱眉,道:“林意此时势大,而且林望北在返回建康,他这沿途一路上,必定会设法收敛旧部,虽然林意可恶,但若是硬碰,玉石俱焚,便对王爷无益。更何况现在他和陈家走的近,陈霸先之前便笼络人帮他说话,而且韦睿那些边军大将也刻意拉拢他。”

    “这我当然知道,只是沈鲲在他军中,沈鲲此人,我一定要得到。”萧谨喻阴沉着脸,寒声说道,“你们也应该想到,钟离之战之后,沈鲲既然暴露,在这林意心中,我自然也是他的对头,将来恐怕我不对付他,他也会对付我。”

    “此子连魏观星都能收伏,观他行事,真是胆大包天之徒。”

    一名身穿黑色袍服的老者点了点头,却是笑了起来,“不过王爷,要对付他,并不需要我们动手。”

    这名老者这句话出口,其余几名幕僚都是目光闪动,瞬间反应过来,只是萧谨喻此时还怒气未消,却是懒得想,只是看看他,道:“戚先生你详说。”

    “之前知道沈鲲是私盐贩子首领,我们也耗费了不少力气去追踪他的踪迹,这人十分狡诈,之前是浪费了数年的时间,但也不是一无所得,至少我们在党项也有不少熟人。”

    被称为戚先生的这名老者笑道:“现在他是镇西大将军,而且谁都知道他不会安顿在边境,肯定要进党项,那第一个要对付他的,就是党项人。”

    “哦?”

    萧谨喻顿时反应过来,脸上阴霾尽去,也笑了起来,“不错,只要设法时时将他的行踪透露给党项人,何须我们出面对付。”

    看着这些幕僚都是微笑不语,他却是认真起来,又接着道:“不过…千

    万记得一定要那些党项人知道,沈鲲我要活口。断手断脚,废掉修为无所谓,但他不能死,身上的东西,也全部要给我带回来。”

    ……

    河水在静静的流淌,一株老松树像伞一样遮盖住了天空。

    林意一行人在这株老松树下暂歇。

    不远处的山峦已经全部都是白色。

    山风里偶尔有亮晶晶的东西飘来,林意伸出了手,一片亮晶晶的东西落在他的手心,迅速化水。

    这是风霜,夹杂在风里的冰霜,来自远处的那些冰川。

    很奇特。

    这里的空气还不算寒冷,甚至因为地势很高的原因,被阳光晒久了,肌肤还有些火辣辣的生疼,但从高空吹来的风,却是将远处的冰雪带了过来。

    “这里都是局部的小气候,地势到一定高度,都有冰川,昼夜温差大得惊人。党项境内倒也不是都冰天雪地,那种高山苦寒地带,本身也没有什么人居住,党项人口稠密的城池都在一些冰川上的寒风不会流淌经过的低谷地带,其中很多地方反而是四季如春。但这种小气候最需要注意的是,气温并非和建康一样,是慢慢变化的,而是一日数季,有些地方明明还很温暖,但片刻之后,却可能是十分寒冷,滴水成冰。”

    费虚看着林意,他虽然知道林意并不是有勇无谋,但一路上行来,看着林意都没有提及什么军备,他心中却还是有些忐忑,生怕林意过于骄傲大意。

    在他看来,若不是这些天险阻隔,太难克服,恐怕早几个朝代,党项这种国度早就被南方王朝征服。

    但越是曾经很辉煌的朝代都没有能够征服党项,就越是说明恶劣的气候就是军队最大的杀手。

    “放心,到了明天你就知道了。”

    林意知道费虚担心的是什么,他忍不住笑了笑,目光却是落在最后方的那条祖蛇的身上。

    连续十几日的跋涉过后,他们已经穿过了哀劳山,进入了北阴平原境内。

    北阴平原位处吐谷浑、党项和南朝三朝交界,虽说是南朝的领地,但却都只有少量游牧民流动,从未有过自然形成的大的城镇,为了提防党项和吐谷浑的突然侵袭,南朝只在北阴平原之中设立了两个边城,一个叫做江油城,一个叫做古川城。

    这两个城里除了各有数千轮调的边军之外,周围还有一些零散的戊人城,居住的都是被流放到此的军民,还有不少是被流放的军士的家属。

    这些被流放的军士大多都是在军中犯了罪才被罚到这种极边的边城,在路途之中若是无法给足好处,往往在流放的途中就死了,到了这里,便是几乎自生自灭,根本不可能有返回原籍的机会。

    这种边城对于党项和吐谷浑的入侵也没有多少抵抗意义,最多就是起个预警作用。

    不过吐谷浑和党项也十分清楚这些个边城和戊人城也没有什么油水,先前即便党项蠢蠢欲动,有大军进入了北阴平原,也并未进攻任何一个边城。

    按照铁策军的行进路线,铁策军会行向古川城,在古川城外的

    新墟和他们会合。

    新墟之前也是一个戊人城,只是南朝天监初年时,便已经因为人口不断下降而无法自足,城中人口全部迁移到了附近西甯城,此时那里虽然还有城墙、房屋残留,但只有游牧民放牧才会偶尔经过。

    这条祖蛇一直跟着他行进,而且跟着他时日越长,对他的一些话语和手势似乎越来越有悟性,越发聪明,而且体内的伤势似乎也已经完全愈合,这一路前行,到达党项边境肯定毫无问题,只是不知道能否穿越那些严寒地带。

    费虚憋了一路,到了这里才旁敲侧击的提醒,但是看着林意如此神色,他便顿时明白林意早有准备,他便也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道:“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

    荒凉是北阴平原上永恒的旋律,虽然草木丰盛,但是一望无垠,甚至连牛马踪迹都无,天际都显得荒凉。

    齐珠玑和铁策军的所有人,也刚刚进入北阴平原。

    相比直接穿过哀牢山朝着古川城方向前行的林意等人,他们要略微慢上一些。

    玉宁河,这是北阴平原上最大的河流之一,水源来自党项境内的冰川融雪,四季都是乳白色的河水长年奔腾。

    河岸两边的滩涂上生长着许多蒲公英。

    和建康城外野地里的蒲公英不同,这里的蒲公英高大的如同芦苇一般。

    他们行进时身体只要稍微一蓬,大蓬大蓬的白絮就随风飘荡,扩散飞向远方。

    他们不需要和带着祖蛇的林意一样刻意的避开人口稠密的地区,更何况出了宁州之后,就越来越地广人稀,所谓的官道,也只是略宽阔一些的土路。

    他们走的是官道。

    只是看着前方奔腾的河水,齐珠玑就皱起了眉头。

    几根粗壮的木桩上,有着许多被砍断的藤索。

    藤索的断口看上去很新。

    在行军地图上,这里当然是有桥的。

    虽然只是藤桥,但足够结实,连商队运送重物的马车都能保证通行。

    但很显然,这座藤桥在他们到来之前,被人蓄意的破坏了。

    “一路上很太平,但看起来不会永远太平。”

    齐珠玑到了陈尽如的马车前,微讽的笑了笑,“到了没有人烟的地头,有人忍不住了。”

    “放狼烟。”

    陈尽如异常简单的轻声说了三个字。

    齐珠玑和就在近处的魏观星互望了一眼,各自点了点头,都没有说话。

    几道狼烟很快在这玉宁河畔升腾起来,冲向高空。

    有原道人在此,哪怕林意不在,世间恐怕也没有人能够将他们这支铁策军消灭在此,只是铁策军计划内的征兵已经完成,若是对方根本不是想消灭铁策军,只是想让他们死伤一部分,那便会对铁策军造成很大的影响。

    最关键在于,有一批军备也在送来的途中,若是有人刻意的袭扰,拖住他们,乘机抢夺军备,便更加的麻烦。

    :。: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