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六百十九章 恫吓

六百十九章 恫吓

    但林意心中却又十分清楚,这只是错觉,他体内的气血明明运行十分正常。

    也就在此时,他的双手也似乎有些不受控制的晃动起来。

    这晃动却来自他手上的一对手镯。

    这一对手镯受无形的力量牵引,仿佛变成了激流之中的小船。

    “此人难道也是什么利用真磁的手段?”

    他的反应也是极快,心中瞬间电闪出这样的念头。

    他这一对红龙银鲨手镯就是用陨铁所制,有着特殊的磁力。

    难道说此人用的也是类似这种特殊磁力的手段,甚至能够对人的精神和感知造成巨大的影响?

    也只不过这一瞬间,林意甚至感觉周围的景物都有些扭曲起来。

    “杀!”

    也就在这一刹那,颜静海一步踏上,他的身体周围轰隆作响,整个人就像是一片怒涛瞬间轰到林意的身前,他手中的刀光,却像是愤怒的海面上的一道雷光。

    这是他的全力一刀,北魏绝刀门的刀法原本就是有你无我的绝杀刀术,而且此时在颜静海的心中,是今夜恐怕凶多吉少,要想生擒林意似乎不太可能,所以他这一刀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留手。

    “这…?”

    然而他瞬间冲到林意身前,却也是骤然身体发沉,他也受费虚这手段影响,而且所受影响似乎更大。

    他只觉得整个身体就像是踩在棉花堆上一样,眼前一片发黑,无数金星直冒。

    就连他的刀光都往上飘去。

    他是感觉自己这一刀已经不受控制,但对于此时的林意而言,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林意只觉得这一刀斜往上飘,直接朝着他的鼻梁上方而来,而且这一刀的力量源源不断,即便是他此时皮肉坚韧,被这一刀斩中,恐怕也是小半个头颅直接飞起,不可能活。

    他此时也自觉意识有些散乱,恐怕竖起双拳,用手腕上的这一对手镯来挡的话,方位出现偏差,到时候也根本护不住面目,更何况他此时也不知道颜静海其实也受影响,他只是料想颜静海的刀法还会有后继变化。

    他也来不及多想,只想尽可能的用东西护住自己的面目,能够封挡住这一刀。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步后退,双手往下一挥一提,将身前那两片飞钹吸在了手中。

    他的身体急速的往后倒掠之中,两片飞钹被他当盾牌一样阻挡在面前。

    刀光如雷霆而落,斩在这两片飞钹之上。

    当的一巨响。

    这两片飞钹原本就已经有些形变,被这一刀斩中,直接就裂了开来。

    但是惊天巨响之中,林意整个身体一震,脑海之中一阵轰鸣,意识却是清醒了不少。

    他直觉前方的颜静海体内气机也是十分不稳,整个身体虽然包裹着强大的真元气劲,但依旧像暴风雨中海面上的大船一样晃动不堪。

    他想都没想,整个身体脊骨发力,明明双脚刚刚落地,双足似乎还没有来得及在地上蹬踏,他的整个人体内却有一股新力生成。

    他的整个人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往前弹去,一脚就蹬上了颜静海的胸口。

    咚的一声巨响,如锤巨鼓。

    颜静海身外的真元全部爆散,口中一团血雾冲出,戴着的青木面具都四分五裂,整个人瞬间倒飞出去。

    林意此时也丝毫不敢停手,他一脚蹬飞颜静海,双手的残破飞钹就已经被他朝着费虚甩飞而去。

    费虚双掌一错,飞向他的这一对飞钹被无形力量牵引,从他头顶飞过。

    但与此同时,他也是脸色剧变,他根本没有想到林意在他这样的手段之下还能保持清醒,还能发动这样的反击。

    而且也就在此时,那条祖蛇都抛开了祝羽不管,直冲他而来。

    颜静海双掌上两团黑白分明的光团朝着这祖蛇的双瞳一晃,这祖蛇都似乎瞬间有些神志混乱,硕大的蛇头摇晃不已,身体在地上胡乱的扭曲。

    “先对付黄天道那人再说!”

    林意隐约看到费虚的手上似乎戴着东西,但在黑白两色光华的包裹之中,却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现在可以肯定费虚这手上的东西有古怪,但一时也想不到用什么方法破解,心头电闪之间,他身体一个纵掠,已经扑到了祝羽身前不远处。

    “不要过来帮忙,就这三个小贼,难道还怕应付不了。”

    在纵掠之间,林意同时发出了一声大喝。

    听到这样的一句话,祝羽的鼻子都差点气歪,但是狂风扑面而来,他感到林意体内爆发出的狂暴力量,心中却同时震骇不止,他体内真元已经消耗小半,此时却不敢有任何吝啬,他双手紧紧握住手中黄铜色的阵盘,真元疯狂的涌入阵盘之中,那一颗颗大小不一的黄色珠子一颗颗旋转飞起。

    林意脚下的坚实泥土瞬间风化一般变成无数黄色的沙尘往上疯狂的涌起,狂暴的真元力量压着这些尘土,将林意周遭的空气尽数隔绝,外在的天地元气也根本无法透入。

    林意只觉得好像自己直接被封印在一座土墙之中,根本无法呼吸,但是他也不心惊,直接闭住呼吸,双拳朝着前方猛烈的轰出。

    轰!轰!

    祝羽直觉得前方猛烈的震荡,两股磅礴的尘浪汇聚着一种灼热的血气迎面而来,即便在这黑夜之中,都似乎有一种夏日炎炎的烈阳灼身的感觉。

    “此子的气血竟然强大到这种程度!”

    祝羽的心脏剧烈的收缩着,整个身体里尽是被压迫的感觉。

    “祝先生!用尽手段!”

    也就在此时,一侧的费虚一声厉喝,他身体掠起,双手的黑白两色光华又是遥遥的罩向林意行进之处。

    “嗯?”

    林意头脑顿时沉重,那种身外景物扭曲的感觉瞬间又充斥他的识海,但是此次这种浑身古怪的不舒服之感却是比起之前要轻的多。

    “难道我的身体有所适应,还是这浓厚尘嚣本身也有阻隔作用?”

    当这样的念头在他脑海之中电闪而过之时,祝羽浑身摇摇欲坠,但是他双手上鲜血飞溅而出,强烈喷薄的真元硬生生的让他双手的经络都炸裂开来。他手中阵盘上悬浮的那些一颗颗大小不一的黄色珠子全部飞了出来。

    轰!

    与此同时,林意身周发出了猛烈的爆炸声。

    他体内气血之中融合的丹

    汞在此时也尽数爆发,无数沉重的铅汞丹尘飞溅而出,就像是他浑身的鲜血都从毛孔之中激射了出来。

    噗噗噗噗….

    那汇聚着神念境真元的一颗颗黄色珠子穿梭在这样的丹汞粉尘之中,发出了不断击破布帛般的声音,但上面荡漾的元气力量,却是不断的消弭。

    “今后倒是真可以这样战法。”

    林意所料似乎不错,他浑身丹汞激发出去,脑海之中竟是如同瞬间一蓬清泉冲淋一般,那种沉重混浊的难受之感瞬间消失了大半。

    寻常的铅粉都有阻隔和消弭真元的功效,他这丹汞的功效似乎更加,不只是让他神识清明,他前方祝羽打过来的这些黄色珠子穿过红色的丹汞尘雾,冲击到他身前时,力量已经消弭大半。

    “什么?”

    祝羽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他的呼吸都彻底停顿。

    一颗颗黄色珠子冲击在林意的身上,发出了如击闷鼓的声音,然而林意的身体虽然不断晃动,但前进之势却根本没有停止。

    他真元超过平时极限喷涌,体内筋脉都受创严重,而且此时受费虚那独门手段影响,他本身神识都有些不清,头重脚轻,他眼睁睁的看着林意冲到面前,竟然是再难做出应对。

    “什么黄天道,也不过如此,怪不得前朝造反失败,被前朝的军队都打得一败涂地,落花流水。”

    林意看着他呆若木鸡的样子,嘲讽声中,也不手软,一掌就拍在他的脖颈之上。

    啪的一声爆响,祝羽体内的气血瞬间紊乱,他的脑部也瞬间缺血,直接就被林意一掌拍得摔飞出去,昏死过去。

    “你……”

    费虚双手的黑白两色光华不断朝着林意乱晃,看到林意身上爆出红焰,竟然还能如此不受影响的一击打倒祝羽,他惊骇得浑身都颤抖起来。

    “一个只会用树根绕绕,一个玩泥巴。”

    林意一掌拍晕祝羽,转过头来看着好像见鬼一样的费虚,鄙夷的笑道:“还有你,我道是什么特别厉害的手段,左右不过是利用些真磁,想让人神令智昏而已。”

    原本所有天母蜡和者母地拉的人都看的惊心动魄,只觉得这些修行者的力量都是骇人至极,但此时听到林意说一个树根绕绕,一个玩泥巴,其中倒是有大半人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你现在是要自己乖乖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动手?”林意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想逃恐怕是逃不掉的,如果我猜的不错,哪怕是多用些重铅铅粉,都应该能破你这种手段。更何况你应该听说过我剑阁的丹汞剑,就方才情形而言,你恐怕应该明白,我剑阁的丹汞剑便是你这独门手段的克星。”

    其实林意此时的这句话是完全的恐吓,军队之中会配备不少铅粉,但天母蜡这里却是不可能有足够铅粉破解费虚的这种手段。至于他剑阁的丹汞剑,他方才丹汞一炸,其实也消耗大半,想要像方才那般对敌,都不可能。

    不过除了剑阁中人之外,世间也没有几个修行者知晓丹汞剑的奥妙所在,此时他这些话一出口,费虚的心神剧烈震荡,双手之中的黑白两色光华都是彻底散乱。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