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十八章 阴阳手

第六百十八章 阴阳手

    面子这种事情,对于一些天天乞食,连饭都吃不饱的人而言是根本不存在的。

    为了一顿饱饭,哪怕让有些人跪下来磕头喊爷爷,他们都无所谓,都觉得占了便宜。

    越是有些身份地位的人,就越是拉不下脸,越是在意面子。

    修行者的世界也是一样。

    神念境的人若是遇到入圣境的修行者,哪怕被羞辱,恐怕只是惶恐不安,根本生不出多少愤怒,想着能够活命就好。

    但若是被相同境界的修行者羞辱,或者是被后生晚辈羞辱,他们却是根本按捺不住。

    “你这小辈,欺人太甚!”

    祝羽的面孔扭曲着,额头上的血管都突突的跳动,随着这一声厉喝,他体内真元狂涌,林意脚下原本坚实的泥土突然如浪般翻滚,恍如瞬间变成一片流沙地。

    与此同时,噗的一声响,他的袖中飞出一篷黄沙,正中林意的面部。

    他早就知道林意身穿天辟宝衣,但天辟宝衣无法护及面目,而对于任何修行者而言,面部本身便是最脆弱的部位。

    在他看来,林意在如此近处敲击飞钹,如此托大,现在被自己这一篷黄沙击中,脸上应该瞬间血肉模糊。

    “都已经是神念境的修行者了,怎么还和一些不入流的江湖人物一样,出手就是丢石灰投黄沙的手段。”

    然而这一篷黄沙击打上去,林意的脸上一阵闷响,就像是铁砂打在厚牛皮上的声响,林意闭着眼睛,脸上只看见一闪而没的红印,连鲜血都没有沁出来一滴,反倒是林意嘲讽的声音已经接着响起。

    他的双脚也只是没下不过一寸,那翻腾的流沙地便重新变为实地。

    “他的功法有些特殊,怪不得钟离之战那么多北魏将领对他真元手段无效,他的功法,似乎能够直接消解对方的真元!”费虚此时终于看出了端倪,面色凝重的连连出声。

    “你的话真多,有些啰嗦!”

    林意哈哈一笑,双手扬起,竟是依旧没有对着这三人出手,双手飞钹又是互相猛击一记。

    虽然心中有所预料,但是这响金飞钹的声音太过响亮,林意这双手猛击一下,巨音震荡,这三人还是浑身一个哆嗦,连头发都往上激扬起来。

    修行者战斗本是凶险万分的事情,要打自然不能儿戏,但此时林意逼近这三名神念境修行者,却只顾连续敲击飞钹,就连后方的沈鲲和罗姬涟等人都看得有些哭笑不得。

    费虚、祝羽、颜静海三人都是心脏剧烈跳动,只觉得这林意十分诡异,但此时被这声音激得头发扬起,三人的脸上都反而像是被蕴含着真元的黄沙击中一般,火辣辣的生疼。

    三人眼光互扫了一眼,都看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意思,这林意实在欺人太甚,此次是即便冒着奇险,都要留下来和林意决一雌雄了。

    “我来对付那些飞针!”

    祝羽此时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但他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所擅长的诸多手段恐怕被林意所修的功法死死克制,没有丝毫作用,厉喝声中,他首先断然的往后退去,手中黄沙阵盘之中那数十颗大小不一的珠子剧烈的滚动碰撞,随之流散的一股股元气力量瞬间在他身后卷起了风沙,朝着那些密密麻麻的飞针袭去。

    “儿戏归儿戏,他这种激将法却是奏效。”白月露原本用这飞针只是要阻拦这些人的退路,以她现在的力量也根本不可能和这些神念境修行者抗衡,她此时看着这三人的神色,就知道这三人已经铁了心鱼死网破,所以她心念电闪之间,直接就收了飞针。

    这祝羽黄沙过处,那些飞针的影迹瞬间消失。

    颜静海抽刀。

    他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荣枯寺的手段,而且在他的心目中,荣枯寺代表着一种信念,一种坚守,所以他一直以荣枯寺的修行者自居,但他在进入荣枯寺修行之前,便是北魏绝刀宗的用刀宗师,此时那些真元手段无用,他便自然用刀。

    在抽刀的瞬间,他的衣袖鼓胀了起来。

    有恐怖的轰鸣在他的衣袖之中盘旋,就像是有一片海缠绕着他的手腕。

    寻常修行者根本无法想象的海量真元无比奢侈的在他的手腕和五指间盘旋。

    这些真元并没有朝着刀身上精美的符文渗透,只是将他这条手臂化成了一座重山,随之赋予这座重山无与伦比的速度。

    他知道真元手段对林意无用,所以他只是将这柄刀当成纯粹的利器,这柄刀和他的手臂相比,轻得就像是一片鸿毛。

    一道耀眼的刀光带着说不出的戾气,落向林意的身前。

    林意的面色凝重了一些。

    冷刀狂剑是集南北所长的刀剑绝学,他此时当然也算是用刀的大家,他此时的面色凝重,并非是觉得这名北魏修行者的刀势精妙有无数后招,难以招架,而是他很认真的想要试一下这种真正的神念境修行者和他现在的力量冲撞,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

    他松手,放开了两片飞钹,握拳,一声厉喝声中,他直接挥拳砸中了这道刀光。

    看似一拳,其实他的手中握着一枚手镯。

    当的一声爆响。

    无数火花在他的拳上和刀锋之间燃起爆开。

    林意只觉得有一股大力涌来,他就如同被一个壮汉用力往后推了一把。

    他往后连退三步,手指有些发麻,握不紧手镯。

    但也仅此而已。

    他的整个身体都很稳定,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尊不可撼动的铸铁塑像。

    颜静海的身体也在往后退去。

    他的手腕和手指之间响起无数撕裂的声音。

    一条条肉眼可见的真元流束撕裂,然后迅速的扩散,化为一股股狂暴而紊乱的元气。

    无数团气团瞬间在他的手上炸开,前方的火星被这气团冲刷,瞬间燃起一簇簇不可思议的火焰。

    紊乱而强劲的元气撕裂了他的衣袖,碎裂的黑色布片在夜色里如同许多灰烬在飞舞。

    颜静海握刀的手在颤抖。

    他的手指间和手腕上被震裂出许多道血口,从伤口之中流淌出来的鲜血像是蚯蚓一般顺着他的手臂流淌。

    这种痛苦他完全可以忍受,然而他看着对面的林意,实在无法想象,对面的这个年轻人,竟然仅凭血肉的力量,就能让他这一刀如同劈在了一座铁山上。

    此时祝羽刚刚解决那些飞针的威胁,眼睛的余光才刚刚扫到这样的景象,他心中还来不及震惊,感知里那条祖蛇竟然已经从林意的身侧绕过,竟直扑他而来。

    这祖蛇看似蛮笨,但身躯实在庞大,看似前行缓慢,实则身体一扭就往前串出七八丈,这速度完全不亚于寻常的神念境修行者。

    只在他朝着这条祖蛇看去时,这条祖蛇后半截身体还在疯狂扭动前行,前半截身体却已经抬了起来,一副要朝着他噬来的样子。

    祝羽眼睛微微眯起,他还在看向这条祖蛇的腹部,看着那些巨大的鳞甲之中的间隙,还在想着是否能够从这些鳞甲的间隙之中攻击这条异蛟的血肉,陡然呼啦一声,这条祖蛇的蛇头就像是被弓弦弹射出的箭矢一样,速度快到骇人的地步,一张张开的巨口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这条异蛟的体内脊骨发力极为特殊,这一瞬间的扑噬速度绝对让人意想不到,此前林意和这异蛟缠斗,也是差点在它这扑噬之下吃了大亏。

    祝羽也是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祖蛇噬来的速度竟然如此可怖,他此时哪里还来得及设法攻击这祖蛇的薄弱之处,他也不像林意身体力量强横,敢借力翻飞。

    他的身外真元一炸,强行凭借着真元爆发,整个人往后倒飞出去。

    吧嗒一声巨响,就像是两扇闸门猛然关合,这祖蛇一口咬空,唇角之中却是流淌出不少破碎的真元。

    祝羽的身体还在半空之中,猛烈的山风如实质般吹打在他的后背,他的后背一片冰冷,却还在沁出冷汗。

    这猝不及防之下的真元一炸,却是直接消耗了他体内的小半真元。

    “费大先生!”

    极度惊骇之下,他甚至忘记了隐瞒费虚的身份,直接大叫了一声。

    不过他也是恼怒费虚到这种时候居然还珍惜真元,还不出手。

    在他看来,若是费虚还想有所保留,那他们三个恐怕真的会想逃都逃不掉。

    不过他此时却是多虑了。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否抵挡我这种手段!”

    在他的大叫声响起之时,费虚心中已经正巧冷冷的响起这样的声音,他的双手已经朝着前方挥出。

    他的双手凌空朝着林意挥出,真元波动剧烈,空气里荡漾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他的手掌上,却是泛起黑白两色的华光。

    他的右掌上涌起黑色的光华,在黑夜之中墨黑一团,左掌上却是白色光华灿烂。

    这一黑一白两团光华瞬间将他手掌都淹没,他的双掌距离林意至少还有六七丈的距离,林意此时体内气血奔腾,就像是彻底热身,正是力气最旺盛之时,但费虚这双掌凌空落来,他却是感觉自己的头颅陡然沉重,双脚却是发飘。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体内的血液全部往头颅之中倒冲,他的整个人都有种觉得周围迷离起来,有些视线模糊,周围的一切不太真实之感。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