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十七章 调戏

第六百十七章 调戏

    “走!”

    这三人都是老江湖,那条异蛟已经让他们觉得不好对付,再加上此时林意手段频出,他们三人顿时都萌生退意。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么容易吗?”

    空气一炸,他们前方的夜色都像破布一样乱抖,林意直接就将手中的两片飞钹砸了过来。

    对于他们这种神念境而言,这种缺少变化的投掷自然可以轻易躲开,只是这两片飞钹让空气炸裂般的气势,其中蕴含的力量,也是让他们心惊胆颤。

    “此子在钟离之战时,虽然战胜席如愚,但似乎是在水下取巧,他似乎会长时间闭气的手段,但修为境界和力量上,依旧是远不如真正的神念境修行者,但到了此时,怎么这力量已经完全不亚于神念?”

    三人的身影在夜色之中闪动,刚刚避开迎面而来的飞钹,心中才刚刚响起这样的念头,他们的前方又是一声巨大的炸响。

    尖锐且刺耳的声音,夹带着劲气,简直如实质的刀剑般刺在他们的身上,深入他们的血肉骨骼之中。

    这声音比林意之前双手持着飞钹互击还要响亮,还要摄人心脾。

    原来林意投出这一对飞钹是有先后,而且他前方那片飞钹其实并未用全力,在空中被这三人身前的真元所激,去势刚缓,就被他后面全力投出的那片飞钹击中。

    两片飞钹在空中撞击,都已经是在空中不断的变形,那声音震荡得这两片飞钹的表面都荡漾起肉眼可见的波纹。

    这三人心中骇然,虽然强行控制住体内的真元不散,但浑身的皮肉和骨骼都像是被无数蚂蚁钻进钻出一般,无一处不痒。

    嗖!

    也就在此时,他们的后方无数飞针的凄厉鸣声汇聚成一声,那些原本围绕着他们身周数丈范围之内飞旋的无数飞针,此时全部都密密麻麻的布列在了他们的退路之上,而且看似都在急剧的加速。

    他们的身影下意识的就是一滞,体内的真元迅速流淌出来,密布全身。

    他们直觉这种飞针十分诡异,而且飞针细小,若是材质特殊,恐怕穿透力也和寻常飞针不同。

    他们也只是受这飞钹震鸣和飞针阻挡,略微迟钝,他们身前的空气已经连连炸响,林意包裹在狂风之中,已经到了他们身前!

    这三人的脑海之中都是瞬间充斥不可置信和荒谬的感觉。

    这林意虽然展现出了神念境的力量,但是从他们开始修行到现在,他们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一个人追着三名神念境的修行者打的,除非是当年的南天三圣。

    “只是不想冒险,难道你真当自己是举世无敌了吗?”

    颜静海虽然是真正的老江湖,行事十分谨慎,但此时心中也被这个后辈激起了真正的火气,他双脚一顿,整个身体在地上站定的同时,体内的真元已经如决堤的江水从他足部的经脉疯狂的涌入地下。

    荣枯寺的自然法门在这种到处都是植物的山林地带原本就是强上加强,他此时怒火中烧,对林意的忌惮和一丝恐惧也彻底消失。

    啪啪啪啪……

    林意身上响起一连串的爆响。

    数十根粗如儿臂的数根破土而出,如铁鞭抽打在他的身上,气浪和泥屑纷飞之间,还继续盘旋缠绕在他身上,顷刻之间就似乎要将他缠成粽子。

    荣枯寺的这种自然法门最强之处就在于束缚,这种树根原本就和牛皮绳索一般坚韧,再加上荣枯寺修行者强大的真元贯通其中,同境的修行者一被缠绕,便根本无法脱身。

    接着一些细小的树根根须如钢针般刺入被缠缚的修行者体内,这修行者瞬间就会失去抵抗能力。

    费虚特意赶到萧宏身边,将他这名出身荣枯寺的供奉调借过来,就是要依赖他这种独门手段对付林意。

    无论是费虚还是祝羽都很清楚三人联手就必须心齐的道理,否则很容易被逐个击破,看到此时颜静海含怒出手,他们两个人便也索性豁了出去,身影都是顿住。

    “怎么可能!”

    然而让三人根本想象不到,眼睛瞬间都瞪大到极致的是,这些树根抽打在林意的身上,刚刚卷曲上去,还未真正缠绕,就已经纷纷丧失生气一般,如同朽木般从林意的身上掉落。

    林意摧枯拉朽一般,前进的身影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停止,反倒是有几条正从他身上掉落的树根被他扯住,直接被他蛮横的力量从泥土中再扯出数尺,然后直接承受不住而绷断。

    啪啪啪啪….

    这种绷断的声音就像是一连串的绳索炸裂,比刚刚抽打的声音还要令人心悸。

    林意微眯着眼睛,他看清了这三名神念境修行者的脸色,嘴角顿时不由得浮现出戏谑的神色。

    这荣枯寺的自然法门虽然看上去诡异,但万变不离其宗,依旧是真元运用的真元手段。

    简单而言,这就像是有些修行者用真元渗透在一些特制的长鞭符文之中,让长鞭犹如活物一样,一定要说区别,只是这种自然法门强在只要是这种生长树木之地,便相当于武器取之不尽,不怕损毁,而且武器直接从敌人的周身地下钻出,更难防范。

    但这三名神念境修行者虽然知道他不靠真元力量战斗,想要限制他的肉身力量,但却根本不知道,他的大俱罗功法还能够消弭对方的真元。

    这些树根和他身体一触,内里的真元便被他消解,这些树根失去御使的力量,便是真正的死物,这种自然法门,对付他根本无用。

    他顷刻间已经冲到这三人身前,他双手虚握,双手之前空气炸响,给任何人的感觉,他似乎就要握拳朝着这三人轰去。

    然而就连此时场上最了解他的白月露和萧素心都根本没有想到,他的双手凌空虚握,原本已经掉落在两侧地上的那两片飞钹却是倏然被吸起,落在他的手中。

    三名神念境修行者都是体内真元狂涌,但看到他的动作,这三名神念境修行者却都是心头一怔。

    当的一声巨响。

    林意的双脚竟在此时落地,身体骤然停顿的同时,一股大力从他的体内涌出,他根本没有对这三人出拳攻击,而是哈哈一笑,在这三人面前猛拍了这一对飞钹。

    这一对飞钹此时距离这三名神念境修行者都只有数尺的距离,这声音带着劲气就在三人面前炸响,音波震荡加上劲气冲击,这三人面目的肌肤和血肉都被吹拂得扭曲变形,看上去极为可笑。

    此时不只是颜静海,就连费虚和祝羽都是怒火中烧。

    神念境级别的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是何等庄严肃穆的事情。

    然而林意在他们面前这样敲击飞钹,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和调戏,简直是极大的蔑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