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十六章 添喜

第六百十六章 添喜

    “有不速之客?”

    林意目光剧烈一闪,他转头看了一眼刚刚才平静下去的祖蛇,顿时笑了起来,:“那我们就迎接一下这夜访的不速之客。”

    夜色里自然笼罩着浓浓雾气的密林之中,三道身影如鬼魅般掠动着。

    这三人正是费虚、颜静海和祝羽。

    此时这三人都带着那奇特的青木面具,虽然在林间飞掠极快,却是连任何丝毫声音都没有。

    “嗯?”

    突然之间,三人都是心有感应,同时朝着上方的夜空望去。

    上方的夜空之中,以他们的目力,明显可以看到两个黑点在盘旋。

    那是两只山鹰。

    山鹰在无量山和哀劳山中十分常见,有些夜晚也会飞出掠食,但方才他们也看到一只山鹰盘旋,现在突然又飞来两只,而且就在这片山林上方盘旋,他们心中便顿时都生出警兆。

    也就在这一刹那,他们便感知到前方有许多人接近。

    一阵箭雨毫无征兆的爆发,这些从密林间射来的箭矢带着狂野的呼啸笼罩了他们三人。

    “竟然直接被发现了?”

    这三个人多少有些意外。

    其中最意外的是费虚。

    他之前早就知道消息,林意来了天母蜡的村寨,但天母蜡的人在过往那些年里对萧家十分忠诚,镇守银矿也是尽心尽力,现在即便发现有不速之客逼近,怎么会直接问都不问,就直接这样一场暴烈的箭雨?

    虽然有些意外,但这三人联手,早就抱着要硬吃的态度,且三人都是神念境的修行者,当然不怕这样的箭雨。

    “我来。”

    颜镇海目光剧烈的一闪,也不见他的身体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他体内的真元却是有数十缕从他脚底冲出,落入地上厚厚的落叶之中,接着冲入下方泥土之中。

    嗤嗤嗤嗤……

    地上的落叶顿时如喷泉般往上冲起,泥土纷飞之中,许多细长的数根受他的真元所激,竟然如同活物一般在他们三人四周狂舞。

    这些树根抽打着落来的箭矢,啪啪作响,无数黑影交错之间,竟是一根箭矢都没有能够落进他们身周三尺之内。

    “这是荣枯寺的手段,这人竟是出自北魏相州荣枯寺。”

    白月露和林意都站立在高处,她一眼看到这样的景象,就顿时认出了颜镇海的来历。

    “北魏相州的荣枯寺,说是可以收集信徒念力修行的北魏古寺,结果因为垦草令而被北魏皇帝灭掉…”这荣枯寺十分有名,林意在不少书籍上都见过记载,“看来荣枯寺的修行者能够将敌人冲入自己体内的真元借助周围的草木化解,以及能够立地划阵,将周围草木当兵刃使用,这样的传说也是真的?”

    “也没有那么神奇。”

    白月露对荣枯寺没有什么恶感,但也没有什么同情或者好感,在她看来,当年荣枯寺那些主要的僧人又并非是毫无智慧的愚钝之徒,他们明明知道自己的主张和北魏皇帝的政见抵触,却还一意孤行,这最后被灭,也是不懂圆融或者其实自己也是有所野心。

    尤其她在皇城之中多年,便十分清楚,越是真正想让北魏民众过上好日子的大圣大贤,就一定会懂得退让和牺牲,一定会顾全大局。

    所以她只是淡淡的看着那出手的颜静海,道:“所谓的收集信徒念力,也只是相当于纠结一些人打坐吸纳天地灵气,人为的创造出灵气淤积的环境,至于将敌人的真元转嫁于周围的草木,以及立地划阵,动用周围的草木,也只不过凡是荣枯寺的真正传人,都有一截特殊的青木阵枢,借助着这青木阵枢,他们的真元便能沟通符文般沟通这些草木内水汽流通的通道。”

    “这种手段解释起来简单,但的确能够惑众,让人觉得十分神妙。”

    只是看着颜静海的出手,林意就已经可以肯定这是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他也不想天母蜡的这些人出现死伤,一边示意那些天母蜡的人退去,一边直接大喝一声:“你们是什么人,敢来夜袭本将军?”

    他这一声大喝很有讲究。

    一是点名自己的身份,我林意就在这里。

    二是不管这三人是什么身份,直接先按上一个夜袭南朝大将军的罪名。

    “乳臭未干的小儿,倒是奸滑!”

    听着林意这样的喝声,费虚顿时在心中冷笑一声。

    他是萧家大供奉,但却不像寻常的供奉那般清闲,这些年也帮萧家管理着不少事物,他当然明白林意这一句打的是什么主意。

    不过他心中已经认定剑阁中人不在,凭借自己和祝羽、颜静海三人一定能够对付得了林意,所以他此刻当然也不会争辩什么。

    他们三人都是默不作声的加快了体内的真元速度,朝着林意所在的方位疾掠。

    一团接着一团的黄雾在他们的身外爆炸开来。

    他们三个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弥漫的黄雾之中。

    天母蜡的人目瞪口呆。

    这些朝着百蛇山扩散的黄雾和瘴气有些类似,但是却更像尘霾。

    “这是黄天道的修行者。”

    林意看到了前方急涌而来的黄色尘霾,瞬间自己就反应了过来,“这是前朝黄天道用真元手段激起尘雾的造雾手段,黄天道有天净沙阵盘,这种尘雾会来越浓厚,也会起到如铅尘一般的功效,能够阻碍修行者的真元和感知。”

    说句老实话,黄天道的修行者的一些手段,在前朝就被认为是妖术,哪怕林意根本不用真元战斗,但若是在以前遇到,这种手段也会给他带来诸多麻烦。

    但此时,他想到祖蛇和自己战斗时吞吸云气的手段,再加上感觉到身后林间的祖蛇已经耸立起来,他的心中便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的情绪。

    这祖蛇也算是有些灵性,之前连续暴起都被林意喝止,此次虽然感觉到前方那三人来意不善,但警觉起来之后,却是不像之前两次一样直接按捺不住,而是似乎在觉察着林意的情绪。

    林意原本就想试试它能否用于对敌,这三人对他而言,简直是送来门来的好对手。

    “去!”

    他知道和言语相比,这祖蛇似乎更能理解他的手势比划,于是他也不多说,对着那三人的来处就做了个让祖蛇扑腾前去的手势。

    这祖蛇原本就是这片山林之中的霸主,此时看到林意的手势,它的凶性顿时克制不住,整个身躯哗啦一声往前一冲,巨大的身影腾空数丈的刹那,蛇头顿时高高扬起,张口就是一吸。

    之前所有天母蜡人虽然明知祖蛇恐怖,但是这一代天母蜡的人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异蛟的手段,此时它张口一吸,看着它原本就已经显得极为粗大的脖颈处骤然膨胀数倍,真的是有一种吞食日月般的气势,这样的画面顿时让他们所有人都是寒毛直竖,不断倒抽冷气。

    浓厚的黄色尘霾包裹的三人之中,祝羽右手单手托着一个黄铜色方盘,他的真元从方盘的底部源源不断的涌入这方盘的符文之中,而黄铜色方盘的上方,却是就像一副棋盘,有数十颗大小不一的黄色珠子在盘中不断滚动,撞击。

    一股股黄色的元气,从他手中这个方盘之中不断的朝着四周扩散。

    四周的地上不断有一股股尘焰冲起,但令人惊奇的是,他和费虚、颜静海三人的身周有数丈空间,却是始终明净,那些翻滚的尘嚣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阻隔在外,丝毫不妨碍他们的真元流淌。

    虽然明明知道这是一半真元手段,一半是依赖于祝羽手中这个阵盘的独特,但这样的手段,却是让颜静海也是十分惊奇,忍不住真诚赞叹,道:“祝先生,你们黄天道的确是好手段,这我是闻所未闻。”

    颜静海之前对祝羽并不算太过了解,但此时他对费虚的设计却是已经了然于心,这出身于黄天道的祝羽凭借这种手段,便足以将林意身旁那些修行者区分开来,限制他们的力量,而他自己的独特手段,却可以将林意束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再加上和费虚联手,擒住这蛮兽一般的林意的机会便是极大。

    “什么东西!”

    然而他的脑海之中也才刚刚浮现出这样的念头,他和费虚、祝羽却是同时脸色剧变,三人都瞬间感知到前方的黄雾之中简直有小山般的活物出现。

    伴随着同时响起的风声,他们只觉得前方形成一股巨大的吸力。

    大团大团的黄色浓雾瞬间被卷吸得如同一条条水流一般,朝着那巨|物面前涌去。

    神念境修行者的感知原本就远超寻常的修行者,此时这黄雾骤然变淡,他们瞬间就看清了前方的这巨|物,顿时毛骨悚然。

    这祖蛇却不管他们的情绪如何,它的脖颈之中响起如绳索绷断般的声音,它原本已经肿胀欲裂的脖颈瞬间收缩,压缩着吞吸的黄雾便喷了出来。

    “异蛟!”

    费虚此时终于反应过来,不可置信的叫出声来。

    颜静海前进的身影瞬间停住,他的脸色煞白,双掌一错,体内的真元疯狂涌入他身前地下。

    他身前的土地瞬间如同一锅热粥翻腾起来,无数粗如儿臂的数根和地上的藤蔓都飞舞而起,瞬间在他们身前形成一面圆墙。

    他的真元继续涌出,只听得啪啪啪啪连响,就像是有无数弹丸在这树根藤墙上炸开,他的真元流淌其中,尘雾粉屑填充在这树根藤墙之中,却是没有任何一缕气息能够冲击到他们三人身上。

    他如此大耗真元,也是知道异蛟厉害,生怕这异蛟的吐息之中含有剧毒。

    费虚的额头沁出了汗珠,他的心中升腾起不祥的预感。

    就在他们的视线被这面树根和藤墙遮掩的这一瞬间,他听到了无数声破空声响起。

    “这是什么…!”

    不只是他,他身旁的祝羽和颜静海额头上的冷汗也刷的流了下来。

    林意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的是来的巧不如凑的巧。

    白月露在此时放出了那根飞针。

    无数混金色的针影出现在这片山林之中,那些真实的气流和精金独有的光华,撕碎了这片山林之中淡淡的尘霾,也撕碎了这三名神念境修行者的幻想。

    祖蛇直觉这三名对手也不好对付,它也不敢贸然接近,一股大力在它的体内涌动,巨大的蛇尾直接将前方的数株大树拍断,将数截断木和无数木屑拍了过去。

    这种力量,即便是能够硬抗,真元也注定消耗剧烈,颜静海也不敢再继续狂涌真元用树根藤墙硬挡这一击。

    三人的身影纷纷从树根藤墙之后掠起。

    他们身前的这树根藤墙顿时被击碎。

    三人虽然将袭来的断木全部躲过,但也就这一两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周身之外的空中,却已经是密密麻麻的飞针。

    “哈哈!”

    林意在此时顿显狂态,他大笑道:“我再给你们添些喜气。”

    他的声音刚刚响起,他的双手已经抓住那一对飞钹往前瞬间掠出十余丈。

    他双手用力,两片飞钹猛击在一起。

    当的一声。

    这一声巨响直接在这三人身前不远处炸响。

    这三人原本惊魂未定,被这极具穿透力的巨响一震,三人只觉得浑身毛孔都是一炸,他们的身体明显一滞,奔流在体内的真元都几乎收敛不住,差点直接从全身的毛孔之中激射出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