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正文 第六百十章 异友

正文 第六百十章 异友

    他采了四株龙血草,却是转身走回这祖蛇面前。

    他看着这祖蛇,感觉到这祖蛇的身体虽然冰冷,但它明显贪婪的吞噬着龙血草的气息,体内的鲜血流动的也迅速起来。

    他心中一动,问道:““你是不是要吃?””

    这祖蛇也不能完全听懂他的话,只是一副敬畏顺从的样子。

    林意想了想,朝着它蛇头前丢了一株。

    这祖蛇瞬间来了精神,张口就是一吸,直接将那株龙血草吞入腹中。

    啵的一声轻响。

    这龙血草的药气在它的腹内化开明显十分迅猛,林意之前虽然也感知得清楚它体内的细微变化,但却没有特别留意,此时这药气一化开,他明显感觉到,这祖蛇体内的伤口流血顿时止住。

    修行者的修为越高,哪怕身体羸弱,都可以用真元挤压伤口止血,甚至可以凝聚真元,穿针引线般缝合伤口,所以修为越高的修行者,往往越是有自我疗伤的能力。

    但但凡异兽,越是强大,生机就越是旺盛,自我血肉修复的能力就越强。

    这个时候他感知到祖蛇体内的伤口止血,才豁然反应过来,若是换了其它异兽,生机像这祖蛇般强大,即便是受了内创,也应该会很快自动止血。

    “难道说你自身凝血有问题,受伤便需要靠这龙血草的独特药气止血?所以你才守着这处龙血草生长之地?”林意心中十分清楚,这龙血草最大的功效是化毒和治疗腐疮,但这种功效却是针对人而言,这种异蛟浑身气血和人不同,所以他怀疑这龙血草对于这种异蛟的效用不同。

    林意和这祖蛇说话是完全鸡同鸭讲,但他此次无意识之间伸手比划,点着那龙血草的生长之地,又指了指它腹部内里受伤严重处,这下这祖蛇却似乎有些看懂了,它的蛇头又伏地,在地上缓缓摩擦。

    李香凝之前的恐惧已经尽消,她此时看着这条祖蛇的动作,实在是有些无语。

    之前这百蛇山村寨之中没有养过猫狗,主要是怕猫狗不小心误伤了可以引出祖蛇的那几种蛇类,但搬出百蛇山之后,他们这一代的孩童大多在外面银矿处的村寨长大,在那村寨之中倒是也养了不少

    猫狗。

    她现在看着这条祖蛇的动作,倒是忍不住想到在那村寨里和她相熟的几只猫。

    那几只猫温顺起来,讨好她的时候,也是在她身畔桌脚上磨蹭,和这祖蛇的姿态有些相像。

    “我倒也不贪心,既然此处能够生长这龙血草,我们也不会涸泽而渔。”

    林意看着这条祖蛇如此模样,心中倒是也不由得生出这条祖蛇能不能为他所用的念头。

    这条祖蛇实力强悍,即便是神念境修行者都未必是它对手,若是有修行者又能护住它的薄弱处,它在战场上恐怕是真正的横扫千军,而且这种异蛟若是出现在战场上,光是这狰狞庞大的外形,就足以震骇敌军。

    历史上曾经出现的猛虎军、火牛军等利用一些寻常猛兽的军队,和这异蛟简直无法相提并论。

    只是这种异蛟的最大问题就是无法沟通。

    过往千年,战马、猎犬等驯服已经不成问题,因为有着无数代驯养者的经验,北魏此时大多数上好的战马其实也都是从野外捕捉野马驯化,往往只需不到两年的时间,桀骜不驯的野马就能训练成精良的战马,北魏的一些部落,甚至有着驯服野狼、鹿群的习惯。

    现在北魏的皇宫里,还有专门的驯鹿师和驯狼师。

    但这驯蛇师,南朝和北魏却似乎从未听说过。

    利用猛兽作战,都是因为猛兽比一般的军师更为凶猛,而且是异类,震慑力强,相比虎狼,这蛇类在历史上从未被正规军队利用过,除了不好控制之外,还有其它特殊的原因。

    比如猛兽可以长途奔袭,它们行进的速度甚至比一般的骑军还要快,以北魏的狼群为例,这些北魏皇族驯养的狼群的耐力都远超寻常猛兽,甚至数天不进食都反而更加凶猛的战斗,而且它们可耐许多极端天气,即便是冰冻三尺的严寒,它们都可以长途突袭。

    但这蛇虫一到寒冬或是酷暑便无法行动。

    蛇虫在寒冬便休眠,至于酷热的地方,一些缺少树荫的滚烫砂石地它们都无法行走,更不用说长途跋涉了。

    林意转瞬之间想到这些,心中却是有些感慨,他忍不住摇了摇头,对着这条祖蛇说道:“你是异蛟,在各

    种典籍和笔记的记载里,你也是堪比蛟龙,比起真龙也只是稍逊,只可惜没有人懂得御使你之法,而且对你的习性也不清楚,也不知道你能否长途跋涉,更不知道你若是到了党项那种冰天雪地,是不是直接就要冬眠。”

    他现在至少知道纯粹说话,这条祖蛇是一点都听不明白,但似乎他指手画脚,多些比划,对方似乎能够略微理解,所以他说话之时,也是刻意的多些肢体动作。

    这条祖蛇对他这些话也不知懂了几分,但却身体微动,挨近了些。

    看着它这副凑近的姿态,李香凝越发觉得就像是那种猫讨好主人,想要靠近之后被主人抚摸,只是她心中虽然这么想,摸这种异蛟,就算是借她几个胆子,她也是不敢的。

    然而也就在这时,她却看到林意真的是伸出了手去,摸了摸这蛇头。

    这副画面已经让她大脑失血般有些眩晕,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更是彻底的呆若木鸡,丧失了思考能力。

    这条祖蛇竟然微仰起头来,似乎真的很喜欢这种触碰抚摸一般,一副讨好林意的样子。

    “你此时倒是不错,但是不知道伤势好了之后,会不会变副模样?”

    林意也十分意外,他看着这条祖蛇的双瞳,叹息了一声,道:“你虽对于我而言是异类,但我和这天母蜡人都是一样,倒并非觉得是异类就一定要除之。你在这世上估计也难见其它同类,连个亲朋好友都没有,如果你真是听得懂,和我们相安无事,日后相见也是如此模样,那我们好歹也算你朋友。”

    这祖蛇用自己头顶摩擦着林意的手掌,似乎和林意更加熟稔。

    林意也不想再和它鸡同鸭讲,不想过多逗留,他便对着它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三株龙血草,道:“我只是进来取三株龙血草而已,现在我要出去了,你便在此养伤,守着你这龙血草就好。”

    说完这些,他便转身离开。

    但只不过走了数步,这祖蛇却也有动作,让他再次料想不到的是,这条祖蛇竟然缓缓的跟在他身后,也不知道是要送他出谷,还是要跟着他出谷的样子。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