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零八章 内创

第六百零八章 内创

    这祖蛇一击不中,浑身鳞甲噼啪炸响,也不知听没有听到他这声恐吓,一截如山影般的蛇尾已经带着风雷之声,直轰而至。

    林意刚刚才体会这脊骨大龙发力的奥妙,他也不急着反击,身体一震一弹,他整个人似乎只是一错步,也并未太过用力的感觉,但整个人却是以鬼魅般不可思议的速度往后掠出,避过了这蛇尾的一击。

    他的双脚还未落地,就只觉得自己脊骨里反而如同有暖流涌过,说不出的舒服。

    “血肉发力,就像是将血肉之中积蓄的元气爆发出来,不管耐力如何惊人,长久用之,气力也必定衰竭,血肉也自然会酸麻疲劳。但这种脊骨大龙发力,倒像是骨节的自身舒展,虽然属于巧劲,无法动用爆发性的狂暴力量,但平时的躲闪挪移,不需硬拼力量或是用不到那么猛烈发力的动作,这种反而就像是意动而骨动,反倒像是浑身骨骼舒展,弹动筋肉,不仅速度快,而且不费力气,反而像是舒展身体活动气血。”

    若是此时有人旁观,看他堪堪躲过这蛇尾一击,画面自然是惊险至极,然而林意自身却是觉得轻松,他回味着这种感觉,心中惊喜的感觉更甚。

    哗啦一声巨响,刚刚才冲落地上的蛇头带着一蓬泥浪弹起,朝着他噬来。

    大约是大多数蛇类本身的习性,自幼都是依靠突然耸动蛇头噬咬猎物捕食,所以这蛇头凌空一噬的速度是远胜蛇身的速度,但之前林意吃亏只是对它这种速度毫无防备,此时它再度噬来,他却是完全吃准了这蛇头在空中行进的所有轨迹。

    他的身体略微震荡,再往后退出一丈,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刺棍如刀般斩出,化为一道华光,正中这蛇吻的最前端。

    啪的一声爆响。

    这疾进的蛇头在空中明显一顿,然而林意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他手中的这根刺棍完全走刀势,瞬息之间已经连连斩击在蛇头之上。

    这祖蛇完全就被斩得发蒙,它的蛇口上四处淌血不说,强大的力量震得它阵阵的眩晕,直到它几乎下意识的蛇尾乱甩,才将林意往一侧逼开。

    林意感知出它其实也并未受什么重创,这条祖蛇的皮糙肉厚程度远超他的想象,不过他并非普通的修行者,战斗起来不剧烈消耗真元,若是气力的消耗,和这条祖蛇大战个两天两夜也无妨。

    哪怕这蛇鳞再坚厚,连续朝着一个地方猛击下去,他觉得总是能够敲碎,尤其是这样连续击打它的头部,只怕外面鳞甲不破,它的脑袋里都要被震成一团烂糊。

    这祖蛇的蛇头一阵乱晃,往后畏惧的缩去,林意此时并未再追击,它似乎也明白如此蛮斗根本无法奈何林意,它口中嗤嗤连响,却是又在吸气。

    只是这次它却是朝着不远处一条溪水吸气。

    它的蛇口也并不张大,只是张开细细的一条缝隙。

    在它的连续吸气之下,那条溪水上硬生生被它吸出一条水练,在空中映射着此处的瘴气,显得蓝幽幽的水流不断涌入它的口中,它的脖身迅速的鼓胀起来,甚至鼓胀得有种水莹莹的感觉。

    这条祖蛇的实力已经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预料,而且和这祖蛇相斗,他无形之中已经发觉了响金的妙用,还学到了脊骨发力的手段,所以他现在倒是很想看看这条祖蛇还有什么别的手段。

    不过和这祖蛇战斗,也如同和那种神念境的修行者战斗一样,时刻都是凶险,所以他也不敢大意,心中微动,整个身体便往后连连倒掠,和这条祖蛇保持数十丈的距离。

    也就是一两个呼吸之间,这条祖蛇停止了吸水,它的脖子已经肿胀得如同快吹爆的羊皮阀子一样,它原本硕大的头颅顶在这脖颈上,反而显得细小和可笑。

    噗噗噗一阵连响,也真的羊皮阀子不断漏气一般。

    它的口中不断喷出水雾,只是却不猛烈,这水雾飘洒,竟是瞬间形成白色的浓雾。

    与此同时,它浑身的鳞甲也嗡嗡震动,不只是震出风来,这种不断的震动使得水雾变得更细,更浓。

    这片山谷底部,以它的头颅为中心,一团浓雾奇妙的急速往外扩散。

    “怪不得很多古书上记载许多异蛟甚至巨蟒都有吞云吐雾的本事,原来不是故意神话,而是真有。”林意也是觉得大开眼界。

    浓雾之中,嗤嗤的吸气声还没有停止,此时林意身前的浓雾已经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而且他生怕这浓雾中有剧毒,所以索性连眼睛都紧紧闭着,但凭借感知,他却感觉清楚,这条祖蛇没有再吸水,而是蛇身耸起,蛇头朝着上方不断吸气。

    只是片刻之间,他觉得周身的雾气又黏稠沉重起来,他心中一动,便想明白,这条祖蛇竟然是吞吸瘴气,不断吐入这浓雾之中。

    这浓雾水汽溶入瘴气,倒像是这祖蛇制造出了一个瘴气极其浓郁的毒瘴阵。

    这毒瘴阵对于林意毫无用处,不过他倒是有心试试这祖蛇到底有多高的灵智,他心念电闪之间,整个身体装出颤抖之状,接着却是绷紧身体,宛如僵硬。

    也就在这一刹那,他前方的雾气里狂风呼啸,这条祖蛇的蛇头破开浓雾,势如雷霆一般朝着他的身体噬来。

    然而迎接它的并非是林意的身体,而是一根刺棍。

    咚的一声闷响。

    林意手中的刺棍准确无误的由下往上击中它的下颌,直将这蛇头打得往上翻去。

    与此同时,他左手一抖,整个身体轰然发力,将已经握在手中的一枚手镯打了出去。

    这蛇鳞虽然坚厚,但是他的手镯细小,重量却是惊人,加上他此时迸发的力量,这集中于一点,在他想来应该会对这祖蛇造成比之前更重的创伤。

    咚!

    这一声闷响几乎接连着上一声闷响,它腹部一块鳞甲周围瞬间震荡出诸多血雾,林意这手镯竟是硬生生嵌在了这块鳞甲之中。

    但即便如此,手镯的边缘也没有渗出血来,周围也并没有出现裂纹,这祖蛇的鳞甲,坚厚得简直是无法想象。

    “这样的鳞甲,恐怕连那些攻城重弩射出的破甲弩箭都无法射穿。”

    这一刹那,林意只觉得恐怕只有修行者的飞剑对它有用,毕竟这条祖蛇时常鳞甲迸张,鳞甲和鳞甲之中有缝隙,可以让修行者的飞剑寻隙刺入。

    但也就在下一刹那,他却是觉得恐怕飞剑也并无大用。

    这种祖蛇鳞甲下面恐怕都是皮糙肉厚,飞剑刺入,恐怕也和刺入软甲相差无几,最为关键的是,这祖蛇力量和浑身重量太过吓人,它只要吃痛,鳞甲闭合,整个身体又盘曲滚动,恐怕飞剑飞都不飞不出来,反而被它的鳞甲闭锁其中。

    “也不知道刺它眼瞳有没有用处。”

    林意刚在心中算计飞剑的速度是否能够胜过它蛇头的动作速度,也就在此时,他却感到这祖蛇的身体猛烈的一颤,内里的血肉都似乎猛烈的抽搐了一下,就好像它的体内反而骤然出现了一个伤口,让它感到了无比的痛楚。

    在接下来一刹那,这条祖蛇整个身体都晃荡起来,在地上剧烈的翻滚。

    它的口中吐气吸气的声音简直如同潮汐一般,但是却不像之前的吞吸水汽一般蓄力,而是纯粹的痛苦的吸气和吐气。

    “这….?”

    林意愣了片刻,这祖蛇翻腾了数个呼吸的时间,他才猜出了某个可能。

    之前他打了一枚手镯进这祖蛇的腹中,他这手镯对于这祖蛇而言十分细小,又是太过沉重,入了腹中它似乎也没有能力再吐出来。

    但方才他全力砸出另外一枚手镯,虽然从外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创伤,但似乎这祖蛇腹内那枚手镯却恰隔得不远,被他外面这枚手镯瞬间强力吸过来。

    如此一来,这就相当于内里有一枚武器,狠狠的在它的腹中朝着外猛击了一记。

    它的腹内血肉却应是柔嫩,不像外面的鳞皮坚韧。

    他还停留在原地,但是这祖蛇翻腾之下,却似乎反而疼痛得厉害,彻底怕了他一般,调转蛇头就拼命的朝着远离他的蛇窟游去。

    这一对手镯不比他平时临时拿来的武器,是倪云珊的赠礼,而且功效又是独特,对于他而言也有大用。

    林意略一沉吟,便想着先取了龙血草,然后这一对手镯,接下来看能否取回。

    他心念动间,脊骨连连发力,整个人也不见多大动作,整个身影却连连在地上飞掠,这种骨骼先动,带动筋肉的发力对于他此时而言是一法通,万法通,他身体舒展,连续飞掠之下,浑身的骨骼都似乎变得更为灵动,行动之间,就像是浑身的骨骼都先行甩动,带动他全身一般。

    修行者的力量源自于窍位之中的真元,真元在经络之中流动,再带来力量,寻常武者的力量来源于血肉之中,但此时林意这种轻巧的发力,若是有修行者在场感知,一定会非常震惊,直觉林意此时的力量简直来自于血肉深处,浑身骨节之中,更像是一种深层的本源力量。

    林意只是几个起落,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更为轻盈灵巧,他可以肯定,若是自己再和修行者战斗,一定会比之前更为敏捷和灵活。甚至在一些急促的空间里的瞬间挪移变化,恐怕会快得让对手意想不到。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