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零七章 恐吓

第六百零七章 恐吓

    这条祖蛇虽然瞬间就是前行十余丈,但依赖的是身长,在林意的感知里,无论它的尾甩还是身卷,都不算太快,比起那些神念境修行者用真元推动的身体,要慢出太多,所以之前应战,他都有足够的时间佣。

    然而此时他双手握着这刺棍朝着这蛇首砸下,却是砸了个空!

    先前在他的感知里并不算快的蛇头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如电往后收缩,又瞬间噬回!

    嘶啦一声,空气里面再次一声裂布般的声音,这蛇头张开大嘴,朝着林意一口吞噬的同时,竟能在如电伸缩之间还大量吸气。

    林意原本一下砸空,他的身体还在往下落,被它张口一吸,身体竟是在空中悬停。

    只是这一顿,蛇头已经如电伸来,相当于已经将他凌空含在口中,林意根本未料到它这蛇头一缩一伸速度竟然如此之快,浑身寒气直冒的同时,他的双脚在这蛇的下唇一蹬,整个人就在这蛇口合下的刹那,凌空翻飞出去。

    啪嗒一声,就像一道闸门关合,林意身前猛然一炸。

    这祖蛇虽然一咬落空,却是毫不迟钝,它蛇头的动作速度远超身躯,在这刹那间,它颈部的鳞甲都微微往外张开,一股新力就在它的蛇颈中生成,它原本已经微微下沉的蛇头瞬间又如电射出。

    这种速度依旧惊人,只是此次林意已经有所防备,他的身体往外翻落,根本无法闪避,但手中的刺棍却是在凌空翻滚之中已经砸了出去,砰的一声闷响,正中这条祖蛇的下颌。

    这蛇头原本往下探去,要将他咬在口中,但是被这刺棍猛力一击,蛇头反而被砸得往后仰去。

    借着这刹那时光,林意的双脚落在蛇身上,又是猛力往后飞跃出去,落在身后数丈的地上。

    他一落地,也根本不敢停留,再往后掠出十余丈,这才停留下来。

    这瞬息之间的交手,让林意都是有种控不纂身毛孔,要浑身冷汗流淌的感觉。

    这条祖蛇的皮肉和鳞甲太过坚厚,若是方才真的被它吞入腹中,自己哪怕能够在它体内一时不死,恐怕也不可能破开它的身体钻出来。

    这最多便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弄得不好他就真的是还未真正出征党项就死在这里了。

    他原先是觉得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根本就不紧张,但此时却是被这条祖蛇弄得浑身寒意。

    他此时心中惊惧,这条祖蛇却也是一样。

    它也一时盘曲在当地,蛇头椅着,一时灯笼般的血红双瞳妖异的光芒连连闪烁,却是不敢发动攻击。

    在过去无数年里,它根本就没有受过伤,但眼前这人却是让它连连受伤,而且它自己是消耗了不少气力,但它却可以感觉出来,眼前这人的气血反而越来越旺盛。

    林意原本也答应李香凝不要刻意屠蛇,对于他而言,此时这条祖蛇能够停手,两不侵犯自然最好。

    所以看着这条祖蛇一时也畏缩并无动静,他便伸手点了点一侧生长着龙血草的那一块地方,对着这条祖蛇便道:“不如就这样相安无事?我就雀株龙血草就走。”

    只是他不说还好,那龙血草似乎对着祖蛇而言极为重要,看着他手朝着那片地方指去,原本已经对他十分忌惮的祖蛇顿时又瞬间发狂,嘶的一声也不知道是吐气还是吸气,整个身体的鳞片都像是羽毛般往外抖炸开来。

    它身下的鳞片这一撑一弹,整个蛇身下方尘土飞腾,像云气一样翻涌起来,它整个身躯,便真正给人一种腾云驾雾飞腾起来的感觉。

    这一瞬间,不只是气势惊人,它的身躯前行的速度也是前所未有。

    但此时林意的眼中异芒涌现,他倒是并没有在意这条祖蛇利用身上的鳞甲弹震便能有这样惊人的前行速度,他注意到的是这条蛇身之中另外一股力量。

    他感觉到这条蛇身之中,涌起一股分外灵动但爆发性的力量。

    这股力量来自于蛇骨之中,来自于蛇骨之间的软|肉和骨髓之中。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发力,整条蛇骨骤然发力,就像是一条原本软绵绵的绳索陡然绷直,炸裂一般。

    他和一般修炼真元功法的修行者不同,他的力量原本也来自于浑身的血肉和骨骼之间,他对于对方的血肉和骨骼的感知,原本就要强于一般的修行者。

    这祖蛇的蛇骨,本身就像是人的一条脊骨。

    方才这祖蛇连番如电噬咬之时,他对这条祖蛇的瞬间发力原本就有些微妙的感受,此时感知着这条祖蛇的蛇骨发力,他心有所感,自己身体的脊骨也下意识的模仿起来。

    唰!

    一种难以言明的奇妙感受从他的身体脊骨里涌起,就像是有一条闪电在他的脊骨之中生成,又扩散到他的全身。

    他的身体微微弯曲,瞬间挺得笔直,他的双脚明明也没有用太大力量,但是整个身体却像是箭矢一般,往后弹射出去。

    砰!

    祖蛇的蛇头带着道道残影落在他的身体残影之中,沉重的身躯如山砸在地上。

    林意又惊又喜,他回味着刚刚发力的感受,只觉得脑后的头皮都有些发麻。

    他知道有些武者的拳经之中便将脊骨称为大龙,有脊骨为全身流的说法,但这些说法却往往被称为无稽之谈,因为越是追求气力,浑身的血肉就越是蕉,浑身的骨骼就越是不够灵动。

    但无论这祖蛇还是他,瞬身的血肉和那些纯粹炼气力的武者不同,这祖蛇和他的身体血肉,如同一根根弹索一般,反而比一般人的血肉更为灵动。

    那种拳经之中的发力描述不好揣摩,他算是天赋聪慧,但平时即便看那些拳经也不好领悟,此时反倒是这祖蛇的发力,让他瞬间学到。

    “你不要再来了啊,我好歹在你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但你要是再来,我可不客气了。”

    林意此时心中喜欢,倒是也不觉得这祖蛇狰狞可怖,他站定之后,一脸认真的对着这祖蛇恐吓道。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