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零六章 蛇盘

第六百零六章 蛇盘

    这倒是林意根本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之前在钟离战场上,修行者交手,兵刃碰撞之时,自然也是巨响阵阵,但这响金发出的声响却是不同,穿透力更强。而且之前在天母蜡的土楼之中他也试着敲击过这一对飞钹,但却没有这样的感觉。

    似乎即便是这响金,也是要碰撞到一定程度,而且连续碰撞下产生的音震才有这样的效果。

    修行者的修行功法里,也有所谓的雷音震脉、蟾音壮腑的修行手段,但这些手段却都是要鼓荡内气,甚至动用真元,绝对不像这种外来的声音震荡来得简单。

    只是他可以肯定,此时响金的这种音震,对他大有益处,就像是不断服用了妙药,让他体内不断生出气力。

    这简直是意外发现的好处,一时间他又惊又喜,还在发愣,但前方那条祖蛇却是没有半分的迟钝。

    它的身体一扭,就像是某些武者脊骨发力一样,它的骨节深处竟然是爆豆子般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一股澎湃的力量就从它的骨节深处爆发,它的身体往前一送一探,整个身体瞬间又往前狂进十余丈,和林意也只剩下了十余丈的距离。

    它的巨口猛然张开,但这次却不喷吐,反而是蛇头往上耸气,猛然一吸。

    只听见空气里嗤啦一声裂响,就像是有大量的布匹被瞬间撕裂一般。

    一条条风流变得肉眼可见,那些泥浪和砂石都被倒吸而去,瞬间贯入它的口中。

    这种感觉,就像是传说帜蛟龙在海面上吸水一般。

    林意的身体都几乎被吸得离地飞起,所幸他浑身重量也是惊人,在身体有些飘飘欲飞之间,他回过神来,心中一个念头电闪而过,想要顺势砸根刺骨到它的口中去。

    但也就在这刹那间,他看到这条祖蛇的脖颈高高鼓起,不断膨胀,那吸入它口帜空气和泥浪、砂石等物根本就没有入它腹中,而是瞬间被它用颈部的血肉和骨骼锁住,似乎被挤压成了一团。

    如此一来,即便他砸入东西,恐怕力量也不足以穿透过这团东西,相反在下一刹那,肯定要被这条祖蛇喷吐出来。

    也就在他这心念电闪之间,他的前方又是嗤啦一声裂响,那祖蛇的颈部瞬间缩小,被它卷吸进去的空气和泥土砂石等物,一瞬间变成一条激流,就像是一条巨剑一般,瞬间打到林意的身前。

    当!

    林意双手持着的飞钹一声巨响,他只觉一股无可抗御的大力传来,他的整个人再也立足不稳,被这股大力往后击飞出去。

    他的双手和双臂一阵发麻,两片飞钹都拿捏不住,在他重重坠地的刹那都掉落在他身前。

    他体内气血翻腾,虽然直觉没有什么损伤,但是却也有些骇然,这条祖蛇这一吸一喷带来的力量,甚至超过了神念境修行者一击的力量。

    这祖蛇身体依旧扭曲前行,不过这一口喷吐似乎也消耗了它大量的气力,它的巨口微微张开,猩红的舌信不断的伸缩,它和寻常的蛇类一样是冷血,身体没有什么热度,所以此时舌信喷吐之间,没有热气,反

    而是一阵阵冷风不断冲到林意身上。

    林意此时也直觉到它消耗不少力气,只是他手帜飞钹掉落在前,背上背着的刺棍反而被他压在背后身下,尖刺虽然无法刺穿天辟宝衣,但他此时背部朝下的坠地,背上血肉还是一阵刺痛。

    看着它巨口微微张开,他也来不及多想,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一挥,空气之中也是一声裂帛般的嘶鸣声,他右手的一个手镯化为一道几乎肉眼难见的影迹,精准无误的打入了这条祖蛇的口中。

    这祖蛇的头颅猛然一滞,接着整个蛇头带着上半身都往后扬起。

    这种感觉,不像是被一个小的手镯打中,倒像是被一个无形的巨锤砸中一般。

    一蓬肉眼可见的血雾从它的口中溅飞出来。

    这条祖蛇也从来没有遭遇过林意这样的对手。

    它这种异蛟当然会有一些智慧,但是也绝对不会聪明到有着学习的能力。

    对于它而言,在百蛇山中遇到的人类都是它随便可以虐杀的弱小存在,对于林意这个让它直觉有些气血太过旺盛,让它隐约有些附威胁的对手,它已经给与了足够的重视。

    然而它根本没有想到,它之前对于任何对手都奏效的三板斧却对林意根本无用。

    毒液喷吐、力量横扫,再加上这种吸气喷吐,对方竟然毫无损伤,还能给予它这样的重击。

    任何异兽的口腔之中都是薄弱部位。

    林意的这一个细小的手镯砸入它的口腔,不只是在它的口中带出了一个可怕的伤口,而且惊人的力量让它的头脑都一阵发昏。

    它下意识的想要吐出这个砸入口帜异物,事实上在它这个直觉产生时,它脖颈的血肉都已经不自觉的开始收缩。

    然而这个手镯对于它而言太过细小,而且很沉重。

    所以在它清醒过来之前,林意的手镯混在它口腔之中充盈的鲜血之中,滑入了它的腹中。

    林意跃了起来。

    在他双脚稳稳站定在地的刹那,这条祖蛇痛苦的扭动起来,然后开始真正的发狂。

    它似乎不会像寻常的野兽一样发出嘶吼,但是它的口中和蛇腹之中,甚至是蛇鳞之中都因为血肉的抽搐和扭动而发出了古怪的声响。

    这种声响就像是铁匠铺子里的木风箱发出的声音,空洞而沉闷,又像是喘息。

    血沫混杂着涎液从蛇口不断的流淌出来,只是这条祖蛇明显也吸取了教训,它确定任何的喷吐似乎根本不可能解决眼前这名可怕的对手。

    它直接疡了最原始,也是最有力量的手段。

    它的整个身体在一刹那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提着蛇尾甩飞出来一般,它的身体前半段还在往前往游,后半段却是已经凌空,甩出。

    一道巨大的阴影朝着林意落下。

    十余丈的距离在这条祖蛇吃痛发狂之下,就像是平常人一步的距离一般。

    林意脸色极为凝重的往后倒掠出去。

    这条祖蛇其余的手段对他的确无效,但这条祖蛇的身躯极为沉重,这种肉身

    力量对于他而言,绝对是碾压之势。

    在倒掠出去的同时,他有心试一下这条祖蛇身上的鳞甲到底坚厚到什么程度,他的右手反手握住身后背着的一根刺棍,对着这条祖蛇的蛇首下方就砸了过去。

    他砸出的这根刺棍速度很快,而且他之前花过很久的时间练习过这种投掷,原本就砸得很准,再加上这条祖蛇的身躯极为庞大,在如此接近的情形之下,他这根刺棍几乎没有落空的可能。

    咚!

    两声巨大的声响几乎同时响起。

    巨大的蛇尾就在他的身体残影之中砸下,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座小山砸倒在了他的面前。

    地面都剧烈的震颤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刺棍也狠狠砸在祖蛇的蛇首下方。

    这根刺棍和鳞甲上,竟然是冒出一溜的火花!

    刺棍震飞出去的刹那,他看得清楚,虽然这鳞甲上留下些高低不平的凹坑,但是这种感觉就像是箭矢落在重铠上一样,只是留下痕迹,根本没有伤及内里。

    这鳞甲上的凹坑里根本没有任何的血迹渗出,说明这鳞甲还有很厚的厚度。

    只是在这片鳞甲的边缘,倒是有一圈血迹在缓缓渗出。

    这只是震伤。

    若是此时镇河塔心在手,也不知道要砸击多少下才能砸碎这祖蛇的鳞甲。

    这祖蛇又遭他这一次重击,吃痛之下,却反而更加发狂,整个身体一滚一弹,甚至给人一种从地上弹起的感觉。

    林意的身体虽然倒掠的快,但竟然被他追上,它的头颅距离林意还有一段距离,整个身体横卷过来,却像是寻常的蛇类盘卷青蛙一样,要将林意卷在中央。

    林意从修行开始,所学所想也都是和人战斗,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和这样的巨蛇战斗,他直觉自己已经被这巨蛇围在中央,心中不自觉的生出一阵凛冽寒意的同时,左右手便已经如电往后伸出,各自握了一根刺棍在手中,两根刺棍都是横在身前。

    周围狂风涌起,蛇身如墙席卷而来。

    对于这祖蛇的身躯而言,林意也最多就算是一只大点的青蛙,但是蛇身一卷之下,却是数声裂响,这祖蛇的身体微微抽搐,一时间痛苦的颤动。

    这两根刺棍虽然制作粗陋,但是材质却是坚韧,两端顶的鳞甲,它自己剧烈收缩之下,反而是绷得它的鳞甲有些碎裂,刺棍两端的尖刺刺入了它的肉里。

    此时林意也几乎被它的身躯卷住,也仅是有狭小的容身之地,但他既然已经想到这样的战法,此时也丝毫不心惊。

    他双脚猛然发力,整个身体在狭小的空间里往上如箭弹射出去。

    在这条祖蛇感受到新的痛苦,似乎还没有决定是继续用力盘卷,还是松开身体的刹那,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蛇头上方。

    嗡!

    空气一声震鸣。

    他双手握浊唯一的一根刺棍,兜头朝着前方的狰狞蛇首砸下。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