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零五章 音震

第六百零五章 音震

    林意并不是那种很贪心的人,而且他很守信。

    他既然已经答应了李香凝并不主动招惹这条祖蛇,这就相当于是他对于李香凝帮助他进行这虫蛇祭炼的承诺。

    他走路起来都甚至比平时轻柔。

    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在行走时反而对自己的血肉有着更好的控制力,哪怕是身上这些兵器,在行走时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更何况他屏息前行,连呼吸声都没有,甚至连他身上的热量散发都控制得很好。

    然而不知为何,或许是强者的感应,或者是他的到来直接让祖蛇感到了威胁,他离开李香凝只是朝着前方走出了数十步,那座巨坟般的山体里,就响起了一阵宏大的轰鸣声。

    这种声音是巨|物的苏醒,也像是某种警告,某种力量的宣誓。

    死寂的谷底平原之中突然涌起了风。

    伴随着无数骨洪裂的声响,那山洞洞口堆积着的许多白骨被吹拂而起,然后如下雨一般泼洒开来。

    “退后!”

    林意不再刻意的控制声响,对着身后已经骇然色变的李香凝发出了一声厉喝。

    对于祖蛇的畏惧,是来自骨子里的,听着林意的这一声厉喝,还呆在原地的李香凝顿时回过神来,骇然的转身往后狂奔。

    林意微微眯起眼睛,却是身影一动,反而朝着前方掠去。

    只是这瞬息之间,哗啦啦一声巨响,那处洞窟口枝叶纷飞,许多生长茂密,几乎已经将洞口封住的植物直接被狂风撕碎。

    “果然好大!”

    这声势让林意都有些心惊。

    他一眼就看清楚,这是一条浑身闪耀着黑白双色鳞光的异蛟。

    这异蛟扁平丑陋的脑袋上有两支看上去好像两坨疙瘩一样的短角,眼睛是血红色的,在黑暗的洞窟之中冲出就像是两盏诡异的红色灯笼。

    这蛇头的大型有建康城里读书人常用的方头案差不多大小。

    建康城里的那种方头案桌子是长约三尺,宽约两尺半,这桌子放在平时看当然也不算大,但是一个蛇头大如这种桌面,却是有些骇人听闻了。

    因为建康城里就有一句老话,巴掌大的蛇头能吞鸡。

    这老话里,所谓的巴掌还是孝子的巴掌大小。

    几乎所有的蛇类,头部骨骼和颈部骨骼都和其余兽类不同,在吞噬东西时,都能张大到令人不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的地步。

    光看着这祖蛇的蛇头,林意就觉得别说是一个成年男子,就连一匹马,它都用可以轻松吞下。

    等到这祖蛇蛇头连着蛇身再冲出来,给人的视觉冲击感就更强。

    这蛇身何止是水桶粗,一眼望去,恐怕至少两名男子合抱才能堪堪吸的腰身。

    它身上的鳞片也是硕大,就像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盾牌,因为过分坚厚,给人的感觉就不像是什么鳞片,反而就像是某种龟类的坚硬龟壳一般。

    只是任何龟壳都不像它的鳞片一样给人光滑如镜的感觉。

    看起来最为可怖的是,这些鳞片上天生的黑白色花纹在它的身上都是形成一个个诡异的人影。

    这些如痛苦挣扎般的人影的黑白色花纹,就是这种名叫“山毒魃”的异蛟的标志,在一些民间的故事里,甚至将这些鬼影般的花纹描绘成被它吞吃之后不得转生的怨鬼鬼魂。

    那些故事里描绘,这种异蛟吞噬的人越多,身上这种花纹就会越多。

    这种神怪故事当然只是来自于愚昧的揣度,但林意不得不承认,若是自己现在没有这样的力量,别说是刚刚进入南天院的时候,就算是从眉山之中出来的时候,要是骤然看到这样的一条异蛟,也绝对会被吓得魂飞魄散,根本不可能有抗衡的念头。

    他此时是好好的端详这条祖蛇,但这条祖蛇却没有兴趣和他客套。

    噗的一声巨大闷响。

    它足有十余丈的身躯从那洞窟之中狂冲出来,带起的狂风竟然从内至外将这个洞窟口的一段抽成了近乎真空。

    内里的空气涌出来,外面的空气在它冲出之后涌进去,两股风在狭小的空间里撕扯撞击,声势更加惊人。

    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极为干脆,这条祖蛇在冲出洞窟的刹那,便是头颅往上抬起,张口就是对着林意一喷。

    哪怕林意时主动朝着它掠去,但此时它和林意之间至少还隔着三十余丈的距离,但它张口一喷,一股混杂着毒液的气浪,就像一条乌云瞬间横空,直接就将林意席卷在内。

    林意身体瞬间团缩起来,两面飞钹如两扇门阻挡在他身前,他整个身体都躲在这两面飞钹之后。这一瞬间他只觉得有无数细碎之物冲击在这两面飞钹之上,这两片飞钹顿时发出无数刺耳的震鸣声。

    这毒雾喷吐的力量如同狂风过境,他只是吃重,身体略微往后滑动,到不觉得有什么难抗,反倒是这些巨大刺耳的声音,震得他自己都有些浑身鸡皮疙瘩,让他差点锁不住毛孔,倒是让他吓了一跳。

    天母蜡的人此时都在百蛇山外等待着,骤然听到百蛇山中传来一阵这样的巨响,所有人顿时都呼吸一顿,知道不管林意是有意还是无意,但却真的是和这祖蛇已经战上了。

    这些刺耳的震鸣声对这祖蛇却似乎毫无影响。

    它只是觉察自己这一口喷吐之下,对方还依旧活着。

    它这种毒液吐息对于它而言极耗力气,也不能连续使用,尤其似乎不能奏效之下,它也不再连续喷吐,庞大的身躯却是又往前一冲,整个身躯给林意的感觉不像是寻常的巨蛇一样蜿蜒爬行,倒像是腾跃了起来。

    它这蛇身有十余丈,如此一冲便直接朝前冲出了七八丈,身躯看似前进不多,但实则速度却是惊人,压迫感极强。

    咚的一声。

    它的前半段身躯重重砸地的刹那,长尾却是卷起,在地上横扫了一记。

    一片恐怖的泥浪瞬间在地上涌起,大片大片的泥浪和石块朝着林意呼啸而至。

    林意此时有了防备,却是丝毫不惊,只是依样画葫芦,依旧将两片飞钹当成盾牌一样挡在身前。

    一阵更加惊天动地的巨响在他身前震响,他的浑身也随之乱颤,他此时虽说生怕这祖蛇的毒雾恐怖,还紧紧闭着眼睛,但是整个身体被这连续不断的巨响震的浑身酥痒,连骨头深处都似乎被音波不断震荡,浑身的气血反而在被洗涤一般,说不出的舒服。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