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零四章 响金

第六百零四章 响金

    “飞钹?”

    林意愣了愣,下意识的便让李承安赶紧拿来看看。

    这飞钹无论在南朝和北魏都是很少见的奇门兵器,主要原因是不太实用,林意也没有见过实物,但按照他之前所看到的典籍上的记载,南朝和北魏的飞钹都像是略扁的大盖檐铁帽子♀种兵器都是抓仔间鼓起处的一个小把手,不太好发力,就算是做盾牌,又不够坚厚。

    但要说完全是无用,倒也不见得,历史上也曾出现过用这种奇兵的宗门,这飞钹之中之所以有一个飞字,是专修这种飞钹的一些厉害修行者能够将它甩飞出去,它还会旋转飞回。

    而且据说那些宗门的修行者用这飞钹时,最令人头疼的是无论它互相震击还是飞行之时,都会响起各种巨大的声响,让人头昏目眩,也算是一件音震的独特兵器。

    不过无量山和哀牢山之中这些部族对于一些兵饶叫法可能和外界不同,林意倒是也无法肯定,这李承安所说的飞钹就是他所认知的这种飞钹。

    不过片刻,数名天目蜡的战士合力抬了两面明晃晃,黄灿灿的东西过来,远看就像是两面黄铜大镜,近看却就是林意在典籍上所见描述过的飞钹。

    一般的飞钹只比寻常的大盖檐帽子大出一圈,但是这一对飞钹却是大如伞盖,要是遇到一个身材瘦谢些的,比如那名叫做李香凝的天目蜡少女,往这竖起的飞钹后面一躲,整个身体便都像是龟缩在了一个乌龟壳后,全部都可以隐匿在后,一点都不露出来。

    林意提了提这一对飞钹,每片不像他想象的沉重,但也有六十斤左右,当年这天目蜡的对头族中勇士能够提着这样一对兵器在山林之中战斗,倒是也气力惊人。

    这一对飞钹看起来像是黄铜,但从分量和表面灿烂如新看来,却并非是黄铜,应该也是数种精金锻打出来。

    林意暗自称奇,怪不得在建康城里他所看到的一些好看的杂谈笔记都是出自一些游历极广的修行者之手,似乎反而是南北两朝的大城,反而东西越是正统,连修行手段和兵刃都比较单一。

    他心中好奇,忍不淄将两片飞钹互相碰击了一下。

    当的一声巨响,连他自己都完全预料到,头皮都被震得有些发麻。

    两片飞钹在他手中剧烈颤抖,除了撞击时的一声震响之外,此时在他双手之中,竟然还是余音不断,就像是两口大钟在被剧烈撞击之后,还在嗡鸣。

    “这么大声?”

    连沈鲲都吃了一惊。

    “这叫响金,也算是当年虎族的特产。”李承安苦笑道,“别看它轻薄,但是韧性极强,哪怕重物敲打,或是尖锐锋利之物刺击,也不能敲裂和穿透,最多就是变形,他们当时冶炼时据说加了一种叫做凤鸣砂的矿砂,可以让这种精金遭受重击时震荡化力的同时,还能发出更巨大的响声。音波不断震荡,别说是普通人头昏目眩,就连修行者的真元都受影响。”

    “这若是不打造成这种飞钹形状,敲击也能发出巨响,只是这精金本身就十分特殊?”林意真是有大开眼界之感,他放下一片飞钹,伸指轻轻一弹,果然又是一声巨鸣。

    南朝自萧衍登基之后,大兴佛寺,建康城中在清晨便到处都是寺庙帜晨钟声,那些晨钟声幽清明悦耳,幽沉闷稳重,声音都是余音不断,能够传出很远。

    但他十分清楚,那些佛寺之帜大钟,不只是材质,在钟的形制上也是多番推敲,不仅大小、高宽都有要求,就连表面和内里都会篆刻很多利于发声的符文。

    现在这种响金,似乎不加任何雕琢,就已经可以声震四野,超过很多能工巧匠的手段了。

    他久居建康,第一时间联想到的便是建康城中那些寺庙的钟声,但白月露却是瞬间联想到了其它。

    刚刚林意只是尝试性的撞击一下,无意中发出的巨响就让她体内气血有些翻腾。

    这种东西,只要落在足够气力的武者手中,都不需要修行者使用,发出的巨响就和很多修行者的独特音震手段差不多。

    修行者的音震手段一是能够惑神,能够让人心慌意乱,另外巨大声响震荡到一定程度,音波如同实质一般,就让人体内的元气都随之震荡,修行者就不好控制自己体内的真元运行。

    当然修行者的诸多音震手段是可以令震荡朝着既定的方向而去,或者自己有一些特殊的防护手段,自己不受其害,现在虎族的这种响金似乎是不分敌我,一味的巨音震荡。

    但她想到的是,林意根本不靠真元战斗,别的修行者受这音震,自身实力必定大打折扣,但林意却毫无妨碍。

    “现在这虎族是彻底消亡了?那这响金是随之断绝,亦或是还有矿藏可以产出?”她看着李承安认真问道。

    “虎族在哀牢山中原本十分强横,但当年在我们这百蛇山连吃了两次亏之中,族中精壮战士几乎死伤殆尽,他们平时结怨的部族又多,后来自己便觉得留在哀牢山中就是灭族之灾,于是他们便悄悄迁徙,但是在迁徙的途中,却在怒江畔又被一支部落伏击,据说只剩下了少数人,变成了流民,过了百年,这些流民都早已不知所踪了。”李承安料想白月露这么问必定是觉得这响金别有用途,于是他耐心解释道:“至于当年虎族的村寨早已经荡然无存,就算还能找到响金的矿石,冶炼的手段也早就失传,现在除了这一对飞钹之外,我们这村寨最中心石场上的一根旗杆下部,倒是也用这种响金包裹,还有一架水车多处也用这种响金包裹,加起来估计有两三百斤的量♀也都是当年那些虎族进攻我们百蛇山的战士的武器残留,只是因为这种响金不会被流水和湿气腐蚀,所以被我们锻打了之后另做它用。”

    “你是想利用做些音震的兵器?”林意顿时反应过来。

    “党项多的是冰川雪山,若是音震形成雪崩,比千军万马更有用。”罗姬涟眼睛马上一亮。

    白月露微微一笑,“铁策军还差些战鼓。”

    “用这响金制成战鼓?”林意看着白月露的脸色,便知道她心中已有计算,他便只关心一点,“那这些响金是否够用?”

    “应该足够。”白月露忍不爪得更加灿烂了些,“只是这还不是自家之物,我们现在这样计算,委实无礼。”

    林意明白她的意思,哈哈一笑,道:“那便先完成这祖蛇祭炼再说。”

    天母蜡的所有人开始撤离村寨。

    所有人撤离之前,都用中指的指节在李香凝的额头上轻敲了一下。

    这是祖蛇祭炼的传统,对于勇士的祝福和赞美。

    天母蜡能够在百蛇山之中生存下来,和祖蛇出现的运气有关,但在之后的很多年,却在于一代代战士的忍耐和牺牲。

    是许多勇于参加祖蛇祭炼的天母蜡人磨砺了这整个族群的勇气,并用蓉的龙血草赢得了毒瘴阵这种让他们在哀牢山中立足的手段。

    所有人先撤离村寨,这是为了避免祖蛇苏醒冲出来发狂而带来更多的死伤。

    沈鲲和白月露等人当然不在意,但为了尊重天母蜡的传统,他们所有人还是随着天母蜡人一齐撤离了村寨。

    “事实已经证明了你的勇气。”

    林意一手提着一个飞钹,身上背着四根刺棍,形容很夸张的跟在李香凝的身后,同时认真说道:“只是到了里面,万一这条祖蛇苏醒,你千万不要对它出手,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你是不是真的想屠了这条祖蛇?”李香凝没有答应,却是反而认真的问了这一句。

    林意笑了笑,“那你想不想杀了它。”

    “不想。”李香凝毫不虚伪的说道:“它虽然杀死了不少人,但它其实和山林间的其余蛇类没有太大差别,那只是它的天性。更何况它对我们全族有恩,所以能够相安无事就相安无事,更何况我们现在天母蜡已经全部搬出了百蛇山,就更不会招惹到它。”

    “那我尽量不主动招惹它,但它如果要醒来要杀我,我也不会坐以待毙,只是如果有可能,能不杀就不杀。”林意看了这名天母蜡的少女一眼,道:“不过方才所说的事情你必须答应,我并非是嫌弃你的能力,但你应该明白,若是真的战斗起来,我若是需要担心你的安危,便会束手束脚,说不定还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李香凝用力点了点头,道:“一言为定。”

    祖蛇巢穴所在的深渊就像是平坦的山坡上突然撕裂了一条巨大的裂缝,峡谷里生长的都不是平时可见的高大树木,而是许多外面根本看不到的巨大蕨叶植物。

    这种蕨叶植物喜阴喜湿,几乎就是阴暗潮湿环境的代名词。

    透过诡异的微蓝色瘴气往深处看,林意很轻易的看到数条不知源头的匈布飞流直下,团团水雾在峡谷中冲击,蒸腾的水汽飘到一定高度,又因为阴冷而凝结,化为雨滴往下落去。

    “这里面有很多暗河,我虽然迂图,但我们族里最近一次祖蛇祭炼也是十几年前了,可能会被冲刷出不少像陷阱一般的地坑,你要心。”

    李香凝手里捏着一张羊皮地图,手心却是紧张的不断出汗,她知道林意不畏惧瘴气和毒蛇,所以只交待了来自地形的危险。

    “好。”

    林意很干脆的点头答应,在此之前,他其实也服用了一颗天母蜡专门用来解这里瘴毒的丹药,只是这里的瘴气有种臭脚般的味道,所以他跟在李香凝的身后,还是索性闭住了呼吸。

    李香凝虽然之前也没有进过这里,但是她和其余所有天母蜡的年轻战士一样,平时都在这一带修行,这种类似的地貌经历得太多,所以这种即便是令边军的那些精锐斥候都会十分头疼的阴暗密林环境,她却都是如履平地,如同行走在普通的花园里一般。

    她沿着一条溪水很快行进到了峡谷谷底,峡谷谷底和外面简直是截然不同的世界,因为高度落差至少有两百丈,阳光在毒瘴和蕨类植物的重重遮掩下,几乎透不进谷底。

    谷底就像是一个永恒的黑暗世界,一些闪耀着磷光的石头暴露在腐烂的枝叶之外,地上厚厚的腐烂枝叶就像是杀鱼后留下的厚厚内脏,而其中却是有一些湘古怪的蘑菇生长出来。

    外面的山谷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山风吹拂过树叶的声音,各种虫类、鸟类的声音,还有野兽活动的声音,但在这里,唯一的声音除了流水声,就是一种奇异的,如同水泡爆裂的声音。

    谷底有一些色泽极为古怪的水潭,水潭里不断钢出一连串珍珠一样的泡泡,这些泡泡在水面消失时就会发出这样一声声的轻响,随之升起的,就是一缕缕蓝色的瘴气。

    峡谷里的山体都有着许多洞窟,这些洞窟里面偶尔会闪过一些长足的蜘蛛等物,但都没有什么声音。

    李香凝的呼吸原本变得粗重起来,但再往前行进了数十丈,她却也旧能的屏住了呼吸,脚步也旧能的放缓。

    峡谷底部的黑暗世界在她和林意的前方却似乎又突然到了分界点。

    前方像是有一片开阔的平原,有一条光柱正好从瘴气的某个自然空洞射落下来。

    射落的位置有一座巨坟般的山体,山体正对着她和林意所在的方位,有一个幽深的山洞。

    山洞的洞口一直到一片散发着红光的区域之间,随处都是成堆的骷髅。

    明亮的光柱,巨坟般的山体,山体前大片的白色骷髅,还有一片猩红的生长着龙血草的区域,在这个谷底形成了一副显得不太真实的画面。

    龙血草虽然喜欢潮湿,但按照典籍记载,却是喜阳,而且必须是灵气充裕之地,原本林意来到这谷底的时候还满心不解,此时看到这样的画面,感受到前方涌来的阵阵灵气,他便霍然开朗。

    已经到了地头。

    那条祖蛇此时就应该在那个山洞里沉睡。

    林意轻轻的拍了拍李香凝的肩膀,似乎她停留在这片黑暗的区域,不用再往前带路。

    然后他越过了李香凝,径直朝着那片生长着龙血草的区域走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