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零三章 不祥预感

第六百零三章 不祥预感

    李承安顿时愣住。

    林意忍不爪了起来,他很有深意的看着李承安,道:“看来李长官你还是低估了你们天目蜡这些战士的勇气。”

    “我希望您能够成功。”李承安深吸了一口气,他对着林意行了一礼,由衷的说道。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林意看着他,认真问道:“若是祖蛇苏醒,我若是将它击伤或是杀死,你们会?”

    李承安和所有在场的天目蜡人都是一下子呆住,这是他们从未考虑过的问题,但想着林意做过的事情,又想到古时这些异蛟也是死在许多奇人的手中,强大的修行者也并非没有重创它或者杀死它的可能。

    “我们对这祖蛇都是敬而远之,虽然它避免了我族遭受灭顶之灾,但后来了解了它的习性,我们也知道我族只是幸运,正巧不在它发狂时在它附近而已。后来我们族中死在它口帜也不少,这些年来,我们也依旧是迸不去和它为的态度,但想来,若是它要杀我们族人,我们也自然会反抗。”李承安沉吟了片刻,道:“若是它敲苏醒,它若是和您为敌,你要是重创它或者杀死它,我们族中也不会因此觉得不快。”

    “那就是无所谓了,不妨碍你们天目蜡的人加入我的铁策军。”林意言简意赅的说道。

    他的神态让李承安又忍不姿详了他许久。

    李承安此时甚至忍不仔些怀疑林意会不会故意弄醒这条祖蛇,然后设法杀死它。

    “你叫什么名字?”

    林意的目光落在了一开始出声说愿意进去采集龙血草的那几名天母蜡战士之帜唯一一名女箭师身上。

    这几名自愿者,都是一开始在这村寨中和他战斗过的天目蜡年轻战士。

    这名女箭师最多也不过十六七岁,肤色黝黑,看上去比萧素心还要瘦熊多。

    听到林意问自己,这名天目蜡的少女顿时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甚至都有些结巴起来,“李李香李香凝。”

    “那就请你带我去你们这祖蛇的巢穴,我们去采集龙血草。”林意对着这名少女行了一礼,认真致谢道。

    虽然都已经心中雪亮,这名此时在南朝已经蔚为传奇的年轻大将军应该会去祖蛇祭炼,但此时听到他毫不犹豫的最终说出这句话,并疡这名少女作为同伴,在场的所有天目蜡人还是莫名的附了一阵震撼。

    萧素心不自觉的有些担心,她手指无意识的扣着弓弦,忍不转头望向白月露。

    她对这种异蛟并没有什么了解,未知的东西,力量就无法衡量。

    现在的林意哪怕单独对付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她都丝毫不会担心,但是这样的异蛟,万一力量远在神念境的修行者之上,而且体型又极为庞大,那林意的处境就十分危险。

    但是她看向白月露,白月露却是对她微微一笑,然后点了点头,她就顿时心中大松,明白白月露对这种异蛟肯定有些了解,若是白月露觉得没有问题,林意说不定就真的杀了那条异蛟也不一定。

    “你们有没有什么兵器,类似我那镇河塔心?”也就在此时,林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钟离之战已经天下皆知,林意知道这些天母蜡人既然已经知道自己的名头,一定也会听说在这场大战之中大放异彩的那根镇河塔心。

    “那样沉重坚韧的兵器”李承安原本就觉得林意的神色很暧昧,此时又听到他问及兵器,心中就又满是不祥的预感,一时之间,他的思绪有些转不过来。

    他这一迟钝,身周的这些天目蜡人却都会错了意,当下有两人便忍不住出声提醒,“李长官,我们族中战士都是不擅长那种兵器,但是你忘了?那虎族当年有些人用的刺棍应该也算沉重坚韧。”

    “刺棍?”林意有些惊奇。

    “那虎族便是当年想要灭掉我们天母蜡的两个大族之一,他们当年的那些精锐战士都被祖蛇杀死,有不少兵器留了下来,只是我们没有用,便存在了库中,时间一长,有不少兵器都已经腐朽。不过有些刺棍倒是山中精金所制,连锈迹都没有。”李承安一边解释几句,一边直接让十余名天母蜡的战士直接去搬来。

    只是片刻,十余名天母蜡战士去而复返,脚步十分沉重,咣当咣当数声,将数件兵器放在林意的身前。

    什么刺棍,不就是粗制滥造般的狼牙棍?

    先前林意十分好奇,但是看着丢在自己身前的这四根东西,他却哑然失笑。

    这所谓的刺棍,就是一根九尺来长的玄色棍子,一段有数根参差不齐的尖刺。

    这尖刺的长短都不一,每根棍子上所在的位置也不一,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制造时,多余的精金铁水好不容易烧融之后,随意的滴在这些棍子上,牵扯而成。

    不过李承安有一点说的不错,这些粗陋的刺棍的材质倒是的确不凡,是某种特殊的精金,黑色之中有星星点点的朱红色砂砾般的质感。

    他伸手拿起一根掂了掂,这一根倒是也有至少百余斤的重量。

    他随手抡了抡,瞬间响起一阵沉闷的破空声,不过他也马上醒觉这不是在铁策军中,便笑了笑,对着这些天目蜡人道:“我试一试。”

    李承安才点了点头,他已经提着这一根刺棍掠了出去。

    所有人的目光随着他的身影落处看去,顿时听到咣当一声巨响,耳膜都有些发麻。

    这座土楼下方的一块大石,被林意直接砸得四分五裂,烟尘飞扬。

    这些天目蜡人看得脸色都是大变,心想这样的力道砸击,这虎口恐怕也得震裂,但是他们却分明看到,林意的手连丝毫的震动都没有。

    在下一刹那,林意将这根刺棍举起到眼前,仔细看了看。

    这刺棍上是沾染了不少石粉,但是却连丝毫的弯曲都没有。

    他略微沉吟了一下,心中觉得四根这样的刺棍还是有些不够,又转身看着土楼内里的李承安,认真问了一句,“这样坚韧沉重的东西还有没有,未必需要这样完整的兵器,哪怕能够当暗器砸出的都可以。”

    李承安不自觉的满脸苦笑,他心帜不祥预感更加浓烈了些。

    这哪里是想偷偷摸摸的进去采龙血草完成祖蛇祭炼?

    “沉重坚韧之物能当暗器砸出的都可以。”他顺着林意的问话想去,倒是真被他想到了一件东西,他便下意识的说道:“还有一对飞钹,是当年虎族第一勇士合力所用。”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