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零二章 大秘

第六百零二章 大秘

    “那我们边走边说。”

    李承安大约是觉得这样不够正式,他做出了一个邀请林意等人进村寨的手势。

    在林意应允之后,前方瘴气笼罩的山林之中一部分瘴气突然消散了,形成了一片可以通往村寨的没有瘴气的区域。

    这次林意倒是没有太过惊奇。

    之前李固安已经和他说过了毒瘴的形成原理,也让他明白即便是天母蜡这些人也要服用专门的解药,既然如此,那这些人肯定也有控制毒瘴不让它散发的手段。

    “平时若是有贵客到访,按理我们天母蜡还要准备百虫宴,山帜一些虫豸虽然看起来可怖,但实则非忱味。”

    真正的进了村寨之后,林意看到这天母蜡村寨之帜土石和木结构的房屋都是下层是土石,上层大多都是木质,房屋里的陈设自然十分简单,但屋子的边边角角却都有一些石灰等物,看上去应该是防蛇虫的。

    “最初我们天母蜡被迫迁徙到此,便是靠许多虫豸活命。但此处是百蛇山,的确是蛇类更多,我如此说,想必你们应该十分奇怪,为何我们天母蜡当时不捕蛇吃肉?”

    原本林意等人倒是没有往此处想,但听到李承安这么说,林意等人却顿时好奇起来。

    建康城里的许多名门权贵自然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但山帜部族都并没有什么讲究,即便是一些边军行军时,也靠挖蛇捉蛙来补充一些肉食。

    “这便是事关我们天母蜡的那桩隐秘。”

    李承安领着林意等人在一处土楼的二楼厅堂之中坐下,他神色凝重的看着林意等人,道:“当初我们天母蜡被哀牢山中两个部族所迫,逃离到这百蛇山之后不久,其实那两个部族的人并未就此放过,他们还是派出的大批精锐战士想要将我们铲除干净,我们当时并未察觉,等到发觉时,他们已经攻入村寨,眼看我们天母蜡就会被屠戮干净,就此灭族,但我们全部枢的人往山中深处逃遁的时候,却出现了一桩救命事,山中刮来一阵瘴风,瘴风里面出现了一条长角的巨蛇,这条巨蛇蛇鳞坚厚,武器难伤,它突然冲出,狂暴异常,我们族中虽然死了不少人,但那两个部族的精锐战士却几乎全部被它噬杀干净。”

    “头上长角的巨蛇?”

    林意愣了愣,“那就是异蛟,这百蛇山中竟然还有这种奇物?”

    他看过许多志怪类的笔记,所以十分清楚,其实有些民间流传的头上长角的蛟龙,并非是传说中巨蛇修炼时间长了成蛟,距离真正的真龙只差天劫。

    这种异蛟其实是天生的异种,体型比一般的蟒蛇更为庞大,按照林意看过的那些笔记的记载,在商周时期这种异蛟还时承出没,但因为大多为害,被当时的修行者和军队清除,所以越到往后的朝代越是稀少,在最近两三百年,北方王朝是在营口一带出现过一次,而南方是在距离建康不远的舟山,在某处飓风过后,出现了一条这种异蛟的尸体。

    出现的这种异蛟种类也并不全部相同,在前朝舟山一带被飓风卷来的异蛟应该是海帜异种,上岸之后在陆地和淡水中无法生存,所以死去。

    而北方王朝营口那一带出现过的异蛟是江帜青蛟,按照笔记的记载,这青蛟脖颈处生长两片肉翼,在水中兴风作浪时,甚至能够在水面滑翔,还能喷吐水雾,造成江面迷雾。

    现在听这百蛇山帜这条异蛟,似乎却又不同,应该是某种山毒蛟。

    这种山毒蛟在一些志怪笔记里面也叫山魈蛟,大多都是皮糙肉厚,生活在洞窟之中,生性残暴。

    “便是这种异蛟。”

    李承安看着林意点了点头,“这突然出现的异蛟当时虽然也杀死了不少我们族人,但却无形之中相当于帮我们天母蜡全族渡过了一劫,当时我们对这异蛟也没有什么了解,便感恩戴德,把它当成了此间山神一般感激、供奉。当时我们的族人甚至将它称为祖蛇。”

    “那距离现在已经久远了。”木恩听出了些话音,震惊道:“难道那条异蛟还活着?”

    李承安看了他一眼,自己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想如何措辞描述,同时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木恩顿时歉然的笑了笑,强忍酌奇心,耐心的听着。

    “若是就此相安无事便也罢了。而且这祖蛇的巢穴本身就在百蛇山深处一处遍布毒瘴的深渊之中,我们族人也不想多去探究,纯粹当它保护神崇拜敬奉也就算了,但后来我们长居这山中,自然是靠山吃山,有什么吃什么,却又引来了祸事。”李承安苦笑了一下,接着说了下去,“我们发现它有些古怪的习性,平时它是深居那处遍布毒瘴的深渊之中,但一年也出来晒两次太阳,每次数日,那段时间它出来便是暴躁异常,还有就是我们在这山中平时再怎么捕猎都没有关系,哪怕血腥气再重,也引不出来它,但是有几种蛇类却偏偏就像它护佑的旁系一般,要是杀了那几种蛇类,让它嗅到味道,它却一定会出来,出来就也是要狂暴数天才回去。我们族人当时并不清楚,几次下来至少丧命在它蛇口有三十余人,后来便是什么蛇都不敢捕食,渐渐我们天母蜡在这百蛇山之中便形成了不杀蛇吃蛇的习惯。后来我们倒是也想明白了,当时那两个族突然突袭我们,这条祖蛇会突然出现,也是因为他们的战士在追杀我们族人的途中,沿路正好杀死了不少毒蛇,其中便有能够引它出来的蛇类。”

    林意想着那时的天母蜡倒是真正的内忧外患,顿时觉得不容易。

    这个时候李承安已经接着说了下去,“我们丧命在它蛇口的族人一多,自然就对它十分防范,它每年出来的那两次,我们便称为晒蛇日,村寨中男女老少全部离开村寨出山,听上去像是我们族特幽节日,实际便是躲开它的危害。其后若是有强大外敌攻入,我们便族中战士杀些能引它出来的蛇类,让它直接出来对付敌人,而我们则悄然躲在深挖的洞窟之中,如此一来,当年一定要置我们死地的某个大族倒是后来反而被我们灭掉。”

    “我们对这祖蛇一直是又敬又怕,也不想多去探究,不再有族人因此丧命就好,但又过了数十年,在某个晒蛇日之间,它所居的深渊之中却是有惊人异动,但它却又不离巢出来。我们族中有两名勇士冒险去探查了一下,却是发现原来它是在蜕皮,但同时却发现,原来就在它的巢穴处不远,有一片红色的灵药地,我们族中那两名勇士将那里生长的红色植株的特征记了下来,后来我们问了一些马帮药商,这才发觉,那些灵药是在外面价值惊人的龙血草。”

    “龙血草?”

    林意等人,包括沈鲲在内都是大吃了一惊。

    龙血草是罕见的上品灵药之一,它在南朝和北魏那些出名的灵药山中都出产极少。

    它不仅蕴含充沛的天地灵气,炼化可以提升修为,除此之外,还有止血、补血和化毒的功效。

    南朝炼制的大圣补元丹和愈疮化毒丹都是许多权贵门阀都争取的极品灵丹,这两种丹药之中都有龙血草,但因为龙血草稀少,所以也并不是用做主材,而是辅材。

    即便如此,以愈疮化毒丹为例,这种丹药是连一些身上伤口腐烂入骨,又有些剧毒不化的沉重腐伤都能医治,足可见这种灵药的神妙。

    在他们震惊之时,李承安已经又接着说了下去,“我们得知了这龙血草的惊人价值,后来不免也有勇士动心,看是否能够从它的巢穴附近这片地方采集到一些龙血草出来♀祖蛇很多时候都在沉睡,有时候有勇士进去偷偷采集,便不会察觉,但有时又会苏醒,毫无规律可言,几乎全凭运气。所以我们族中试图采集龙血草死去的人也不少,也有一些成功的幸运者,当年我们出山的李玄李长官便是其中之一。对于这龙血草,我们族中也发现了不少妙用,除了能够造一些修行者之外,我们的很多解瘴毒的避毒丹也是因为加入了龙血草。我们知道这龙血草的好处,但也明白都是靠赌命,所以到了李玄长官那代,便也渐渐形成了族规,只有一些特殊事件,想要证明自己的勇武,并让族中所有人支持自己者,才会进去采集龙血草,我们便称之为祖蛇祭炼↓如族中选长官,有人当选,但有人坚决不服,他便可以参加祖蛇祭炼,来争夺这首领之位,但前提他必须能够活着出来,并带出三枝龙血草。比如族中两名男子同时爱上一名女子,引起争夺,其中有男子参加祖蛇祭炼成功,另外一名男子不敢参加,便自然放弃追求那名女子。”

    “原来如此。”

    林意和白月露等人互望了一眼,心中都是雪亮,林意虽然并不惧怕,但心中却有些困惑,“既然杀蛇都能引蛇出洞,那想要龙血草,就不能先杀蛇引走它,然后乘机进入它的巢穴去采集?”

    “这我们也试过,只是这祖蛇有奇特天性,它再追也不离开这百蛇山,而且它若是苏醒,对这灵药的气味十分敏感,我们即便有时间采集出来,它马上醒觉,我们采集灵药的人依旧逃不脱。”李承安苦笑起来,道:“我们族中有人试过用一些器皿装灵药,但不管包裹得如何严实,它还是能够察觉,哪怕深埋都没有用。还有哪怕是瞬间吞服下去,逃不了多远也被它赶上一口吞掉。”

    “我们李玄李长官虽然机缘巧合成了开国大将,在朝中身居要位,但也依旧保守了这个秘密,只是对这种异蛟他也是多方考究查证。”李承安看了林意一眼,犹豫再三,还是说道,“后来确定这种异蛟叫做山毒魃,在商周时期也有出现过,是一种旱地的巨蛇,它的气血都有剧毒,喷息可达数十丈,但一般而言,它的寿命不过百年,我们山中这条祖蛇恐怕至少已经活了三四百年,就是因为这龙血草对它有增益的作用。”

    “山毒魃?”

    林意微微一怔,他恍惚记得某本典籍上曾经模糊记载过,这种异蛟生性残暴,一开杀戒就会肆无忌惮的发狂,所以往往闯入城镇,然后被绞杀。但这条异蛟如此克制,想必是知道那些龙血草对它十分重要,所以才一直守着,怎么都不离开这百蛇山。

    这倒也是一些异兽异虫的天性,所以往往一些灵药丰富的地方,都有厉害异兽异虫盘踞。

    他还记得,那本典籍上也说过这种异蛟浑身都是宝物,但具体是何等用处,却是一笔略过,想必也并不了解。

    “按你的意思,是我只要以你们族祖蛇祭炼的方式,从中采集足够的龙血草出来,便可以改变你们之前的成命,让你们族帜战士加入我们铁策军?”他略微沉吟片刻,然后看着李承安问道。

    “也没有这么简单。”

    李承安苦笑了一下,道:“你并非我们族人,倒是要我们这些族人之中,有人愿意和你一起进入这祖蛇巢穴,然后你要帮他采集出三株以上的龙血草出来,他便能改变上代长官的那道命令,然后我们族帜战士,才能加入铁策军。因为按照我们祖蛇祭炼的规矩,我们族人是可以邀请一个好友协助的,只是他必须确定那个好友能够保守秘密,而且在成巩后,那个好友便也相当于是我们天母蜡自己人了。”

    木恩等人也都彻底明白了。

    这李承安的意思是,林意愿意去祖蛇试炼无用,还必须有天母蜡的族人愿意随他进去,同时这人还要愿意改变上代长官的命令。

    在李承安和木恩看来,这事的确很难。

    天母蜡人对那祖蛇敬畏已久,恐怕是万不得已,绝对不会有人敢主动要去参加者祖蛇祭炼,更不用说现在是为了帮助外人。

    但让李承安和木恩根本没有想到的是,李承安的话音刚落,便已经有几个年轻的声音响了起来,“若是长官允许,我愿随林大将军进去采药。”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