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零一章 祖蛇

第六百零一章 祖蛇

    木恩很惊叹于林意的亲和力,刚刚还打得不可开交,现在竟然相谈甚欢的感觉了。

    如果这些天母蜡的年轻战士能够自己做主,他们说不定直接就答应林意加入铁策军了。

    天母蜡和白蛊宗还不同,他们白蛊宗的绝大多数人根本不想出哀劳山,就像是纯粹与世无争的隐士,但天母蜡颖年李玄的例子,他们族中流传了百年那名李长官的故事,族中任何一代战士对那名李长官的故事还是都心向往之的。

    当年建立刘宋王朝的刘裕是寒门出身,也是真正的传奇人物,但现在的林意算是罪臣之子出身,比起寒门还凄凉,但钟离之战之后,他也已经是真正传奇的神将。

    看着这些天母蜡年轻战士看着林意的眼神,他就知道这些天母蜡的年轻战士已经展开了无限的憧憬。

    “你们在这毒瘴之中行走和战斗无碍,是因为服用了你们自配的解药?”

    “是的,不过不是所幽毒瘴我们都有解药,有几种我们自己都找不出解药♀失心瘴我们虽然有解药,但却是我们毒瘴之中最难对付的一种,林将军你是如何应付的?”

    “我所修的功法不只可以长时间闭气内息,而且连身上毛孔都可以锁住,我行动间气血奔腾,身上热气蒸腾,这些瘴气根本无法侵入我的血肉之中,自然就对我无用。不过我倒是好奇,你们的瘴气阵似乎和外界修行者所用的法阵截然不同,似乎不是导引天地元气,这种突然发动,是根本连剧烈的灵气波动都没有,若是在黑夜之中布置了这样的毒瘴阵,修行者进入其中,恐怕要看到色泽和嗅到气味才突然发现,那时说不定为时已晚。”

    “这.不过说来也没有关系,其实瘴气大多都是腐气,山林之帜毒瘴其实大多因为三种原因形成,一种是有些地方有大量的毒虫聚集,这些毒虫平时繁衍时,自然会喷本气,才形成毒瘴,一种是某些空气不太流动的谷地,湿地,大量树叶草木腐烂,形成的腐气又无法吹散。还有一种是有些独特的矿石,这些矿石经过一些条件激发,就能激发毒气,形成毒瘴。我们布置这种毒瘴阵,都基于后面两种方法,在地下暗藏腐窟或是埋大量毒气矿石,然后利用地势,锁渍气流动。当然说起来是这样的道理,具体如何做,我们这些人却还不知晓其中具体奥妙。”

    “.”

    林意绝对的坦诚很快赢得了这些天母蜡年轻战士的好感,时间在这样愉悦的对话之中飞快的流逝。

    这些天母蜡的年轻战士预计的差不多,在大约一个多时辰之后,林意等人感知到了周围的山林之中有近百人赶来。

    以李固安为首的这些天母蜡年轻战士原本真的和林意已经是越来越相谈甚欢,但是在看到这些人到来时,他们顿时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全部畏缩的低下了头。

    “我先过去和他们说一下事情经过。”李固安咬了咬牙,他倒是主动常了责任,快速朝着那些出现在周围山林之帜人影走了过去。

    李固安只说了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事情经过,一片不可置信的惊呼声和倒抽冷气声已经在那片山林之中响起。

    白月露和萧素心、罗姬涟相视一笑,她们都猜出了这片惊呼声和倒吸冷气声的来源,肯定是因为李固安第一句话就介绍了林意的身份,而这些从银矿赶来的天母蜡人,显然已经都听说过钟离之战。

    树的影,人的名,这句建康城帜老话在这个时候体现得最为直观。

    接下来大概只是十数个呼吸的时间,十几名天母蜡人快步从林间走来,其余到达的天母蜡人都依旧停留在林间,并没有靠近。

    为首的一名男子看上去至少有五十岁左右的年纪,其余都是三四十岁左右的面相的男女,这些人的服饰和那些年轻的天母蜡战士没有区别,只是他们身上的背囊却更多,就连那些女箭师背上背着的弓箭明显也都各自不同。

    李固安的说话的口音偏向于宁州一带的土话,有些字句说得不算清晰,需要联系前后句揣摩才能明白,但是为首这名男子一开口,却反而是极为接近建康口音,只是在个别字的发音上面稍有差异。

    “在下李承安,天母蜡的长官,参见林大将军。”他看着林意满眼敬畏,走到近处便是深深的躬身行了一礼,可见李固安的所说和他远远看着林意的装束,就知道这是真正的神威镇西大将军。

    “免礼。”

    林意也躬身回了一礼,道:“知道你们先前被萧锦所用,算是他的私军,萧家是皇族,我们自然也不好到银矿去闹事,所以才劳烦你们这里赶上一趟。”

    能够成为天母蜡一族的首领,自然不会是笨人,只是李承安也绝对没有想到林意竟然会如此直接的说出这样一句话,一时他虽然想明白了林意这句话中包含的意思,却是没料到林意竟然如此直接,他愣在当场,也不知该如何接口。

    “镇守银矿虽然安逸,但许多年之后,说得难听些便是家奴,说的好听些最多便是门客。”他不知如何接口,林意却是更为直接的说了下去,“不如开疆辟土,建立不世功绩,日后为人传唱。”

    “将军乃是真奇人。”李承安忍不奏笑起来。

    林意也笑了笑,道:“不须客套。”

    只是这四个字,便让李承安又凝视了林意许久,他知道面对这名年轻的传奇将领,真的不需要说什么废话。他也看出,林意是真正看重他们天母蜡的战士,而并非要来寻事。

    “这很难。”

    他看着林意,认真道:“林大将军你刚刚才说过,萧家是皇族。”

    “你们是被我所迫,如果要常萧家的不满,也是先由我常。更何况你们若是答应了随我去党项,算算时间,就算皇帝大为震怒,我已经带着你们一头钻入了党项境内,说不定和建康都是消息不通,就算是有什么旨意下达,我说不定也根本接不到。等到时候对党项大胜,他的怒气说不定也消了,而且我借人去打仗,也是为南朝和他打仗,他到时想要对我治罪,恐怕也拉不下脸。”林意说话看上去认真,但他此时说话的字句,却已经有了魏观星这种边军老油子的调调。

    “话当然可以如此说。”

    听着这种边军老油子的调调,李承安脸上的神色却更显敬重,他越发明白林意到党项并不是混日子混军功,而是真要做出一番惊人事业,“我也明白将军你敢押上身家性命,若只是我一人,或许我也敢豁出去,但事关我们全族,我却如何押上我们全族的身家性命。”

    “也不用这么迂腐。”林意道:“你们天母蜡的毒瘴阵和盲箭师在战阵之中都有惊人大用,难道这些强大的战士都要埋没此间?你们自然也可以明面上继续为萧锦镇守那些银矿,就当我没有来过这里,但是你们也可以暗中派出一些战士,在我铁策军协助我对付党项大军,到时若是获得惊人战功,我在战后自然提及你们天母蜡人的功劳,这在我看来皇帝也不会发怒,两全其美。”

    “这样处事是圆融,但虚与委蛇,这事关我族的信誉,却是做不到,当年我族处在哀劳十二族和前朝剿乱大军的夹缝之中,这木恩也知道,我们天母蜡和白蛊宗两族,也是承蒙了萧锦大人的恩情,才平安度过那场大乱,我们天母蜡上代长官答应为他效力,又岂能暗中背离?”

    李承安为难的苦笑道:“我一开始边说,大将军你是真正的奇人,行事好不虚伪,我也实话实说,我天母蜡以当年的李玄长官为荣,在我们看来,若是活在世间,能够建立一番功绩,让今后世人提起我们天母蜡便竖一竖大拇指说好,自然比苟活一世界要好,但是就是是,非就是非,想要圆融,却不符合我们天母蜡的性情。”

    “上代长官?”

    林意从这一堆坚辞之中却是听到了重点,他眉梢微挑,问道:“既然是上代长官的承诺,难道你这代长官,便无法更改上代长官的某些决议,哪怕你觉得现在的有些决议会比上代长官的决议更好?”

    “这样事关承诺的东西,一般也都是经过全族的商议。”

    李承安看了林意一眼,突然犹豫起来,“也不是不能,只是”

    “祖蛇祭炼!”

    他说话犹豫,吞吐不定,但是许多年轻的天母蜡战士却都反应了过来,惊呼出声。

    “祖蛇祭炼?”

    林意好奇的看向那些似乎骤然又惊又喜的天母蜡年轻战士,“什么意思。”

    李承安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的面色变得极为凝重。

    “我们这座祖山叫做百蛇山,当然是因为其中蛇虫众多,但其实我们天母蜡还有一桩隐秘,连哀劳山中其它部族,包括木恩他们白蛊宗的人也不知道。”

    他看着林意和木恩,道:“我今日对林大将军您说了之后,我恳请林大将军你不管决定如何做,都不要我们这桩隐秘流传出去。”

    “哦?”

    林意顿时觉得有更新奇的事情,他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道:“我自然应允,我们这里所有人,都绝不会透露。”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