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六百章 新奇

第六百章 新奇

    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嘴里却说不出来。

    毕竟刚刚那种蛮横的力量让他们的头皮发麻,最为关键的是,就像白蛊宗最擅长的是驱使蛊虫,他们天母蜡最擅长的就是箭术和毒瘴。

    那种野蜂的叮咬不值一提,但围绕着他们这个祖寨的瘴气看上去青青黄黄很是平淡,但实际却是“失心瘴”,这种瘴气的毒素不只是和一些毒蛇的毒液一样,有着麻痹气血和直接让心脉停止跳动的可怕效用,对于一些强大的修行者而言,哪怕能够用真元强行驱毒或者维持自己的气血流转,但其帜一些微妙成分,却足以让修行者出现各种幻觉。

    幻觉时看到的画面是各有不同,有些人看到满山跑的孝,有些人看到漫天飞舞的仙女,有些人看到无数的金银珠宝,但与此同时,每个修行者都不可避免的是看不到真实的画面,同时他们的感知也会出现问题。

    可是林意竟然是直接穿过了瘴气笼罩的林地,丝毫都没有受到妨碍。

    最为自信的东西被人轻易的击破之后,带来的更是是迷茫和不安。

    这种迷茫和不安在看到木恩等人出现,并听到木恩在瘴气笼罩的林外自报了家门之后,就上升到了极点。

    那名之前一直和林意说话的天母蜡男子叫做李固安,他的年纪看上去比其余那些天母蜡人似乎要大出不少,但实际也不过二十三四岁。

    当听说带路来的是白蛊宗的人,他的脑海之中瞬间就充满了无数不好的猜想。

    难道是白蛊宗和外面的人勾结,想要对天母蜡不利?

    木恩看着这些天母蜡的人忍不奏笑了一下。

    既然林意和他们的战斗告一段落,他觉得无论是为了天母蜡还是为了林意,都应该站出来做些事情,但看着这些人的脸色,他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实话实说就好。”

    白月露看出了他的为难,在他身旁轻声说道。

    “完全实话实说?”木恩想到了之前林意和这些天母蜡人交谈时的风格,他有些明白,但还是有些犹豫。

    “放心。”白月露点了点头。

    白月露在铁策军中从来都不是光辉耀眼的人物,有时都显得可有可无,但即便是木恩这种刚刚和铁策军接触的人,他都能清晰的感觉到白月露在铁策军帜地位和重要。

    而且白月露在很多时候都有种让人可以相信,可以让人安定的能力。

    木恩定了定神,不再犹豫。

    他抬起头看着这些天母蜡人,真的是实话实说,将自己行刺林意失败,然后被用族人要挟,最后林意决定到这里来招揽军士的过程老实的说了一遍。

    同时他还告诉了这些天母蜡人,刚才林意所说的是真的,这名年轻的南朝将领真的率领着数千军队就在钟离城阻击了十几万精锐的北魏大军,还亲手杀死了对方的主将♀样的战绩现在已经是天下皆知,银矿处和外界有来往,估计银矿处的天母蜡人此时也应该知道了。

    天母蜡的这些年轻战士听到被木恩拖下水,起初都是愤怒,但听到后面,他们看着林意的目光已经从惶恐不安和迷茫变成了深深的敬畏。

    虽然他们这批人还从未离开过哀劳山,但就算如此,他们也很清楚面对十几万大军再能杀死对方的主帅是什么样的概念。

    无量山和哀牢山这一带自古以来都是南方王朝的领地,虽然历史上也有不少部族的首领自封为王,但大多数时期也都是依附于南方王朝,而且尊敬勇者是天母蜡人的天性。

    在木恩表达更多的歉意之前,这些天母蜡的年轻战士都已经想通了,如果说天母蜡在外面的那些高手肯定会和林意交手,而林意又存在着征兵的心思,恐怕林意到这里也是迟早的事情。

    “愿赌服输,我们可以陪你们在外面等,我们可以算是你们挟持的人质,但是具体的征兵,最终决定的却是我们的李长官。”李固安犹豫了许久,鼓足勇气看着林意说道。

    当被林意的神勇和这种战绩折服之后,他们这批年轻人反倒是觉得被林意看上是一种荣幸,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心理变化。

    “你们之前传信出去了没有?”

    林意当然无所谓,他只是问道:“他们过来大概需要多久。”

    “已经传信出去了,而且在山中一些地方有观瘴台,我们之前这里激发瘴气,他们肯定看到了,会觉得事态非同猩,肯定会用最快的速度赶来。”

    李固安点了点头,“最慢在两个时辰之内应该也赶得到了。”

    林意反应过来,顿时又发现了这天母蜡人瘴气的另一妙用,“在这山里,你们这瘴气阵就像是烽火,连烽火台都省了。”

    李固安和一群天母蜡人觉得没有什么新奇和骄傲的地方,也不知道如何接话。

    不过他们说话算话,所有村寨之帜年轻天母蜡战士全部已经聚集了过来,人数倒也不少,一共有六十多人。

    “你们的首领叫做李长官?”

    林意转身沿着山道往下走,同时想到李固安刚刚的称呼,便又忍不住问道。

    “这是东晋元熙年间流传下来的习惯。”

    谈到天母蜡的历史,这名天母蜡的年轻战士却是十分熟悉,侃侃而谈:“东晋元熙年前,我族勇士李玄层追随宋公,后来被封南蜡长官大将。后来我们一族的首领就都习惯叫做长官。我们的长官和你们现在外面的称呼上阶将领叫做长官就不同。”

    “哦?”

    林意倒是愣了愣。

    东晋元熙年间到现在是一百余年,那宋公自然就是后来建立刘宋王超的刘裕,刘裕是南方王朝历史上第一个寒门出身的皇帝,而且是真正一统了南方,在历史上评价极高。

    “想不到你们天母蜡当年还有追随了开国皇帝的大将。”他倒是的确有些意外。

    “我们的箭术就是当时李玄长官的部下返回这里之后传授。”李固安也看出林意对刘裕似乎也是十分尊敬,他就顿时也不像之前那番拘谨。

    林意依旧闭气,收敛毛孔出了瘴气笼罩的山林,相对于箭术,他对这类似法阵的瘴气阵却更有兴趣,等着这些天母蜡的人全部出来之后,他便忍不住问道:“那这种瘴气阵是你们天母蜡自己掌握的绝学?”

    林意说话客气,这些天母蜡的年轻人便也自然客气,李固安谦虚道:“倒也不算绝学,只是我们曾被一些大族欺凌,流落到百蛇山里面生存,这百蛇山一带多的就是毒瘴,稍不留意飘过来一阵就导致人死亡,毒瘴多了,我们族人以前就自然想找它形成的原因,后来渐渐找出了许多毒瘴形成的原因,长年累月下来,倒是也寻找出了形成这些毒瘴的手段,和针对这些毒瘴的解药。”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