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九十三章 定计

第五百九十三章 定计

    “除此之外,天母蜡还擅长布置机关陷阱。”

    说到天母蜡,木恩的语气里很明显除了惊叹之外还有一丝骄傲,毕竟天母蜡一族当年是坚定不移的站在他们白蛊宗身旁的战友,所以他丝毫没有吝啬赞美之词“他们的毒瘴、盲箭师和机关陷阱是绝配,因为不需要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他们的毒瘴一起,陷入阵中的敌人就根本无法睁开眼睛。哪怕再骁勇的军队要是落入他们的埋伏,也会死伤很惨重。”

    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林意在夜色之中的神情变化。

    林意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担忧,相反,他的眼睛迅速的亮了起来,就像是守财奴陡然之间见到了一个银矿。

    “天母蜡和你们白蛊宗都迁出了哀劳山,还是依旧在深山老林里?”

    他看着还沉浸在白蛊宗和天母蜡昔日的光辉战绩之中的木恩,迅速问道。

    “他们…”

    木恩下意识的就要回答,但是在下一刹那,他反应了过来,眼睛不可置信的瞪大到了极点,“您该不会想…”

    一片惊呼声响起。

    这下连齐珠玑和萧素心等人都有些无语。

    就算是他们的潜意识里,听到天母蜡的这些人这么难缠,那么接下来自然就是行军途中做好防范,但此刻他们却都已经明白,林意根本就不想要等着天母蜡的高手来犯,他想的似乎是直接要去控制天母蜡,将天母蜡的人收为己用。

    陈尽如此时就在距离林意不远处的一堆篝火畔细细的喝着一碗菜羹。

    他的大半张脸隐匿在黑暗之中,根本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此时看着周围这些人的神色,他也忍不住感慨的笑了起来。

    成大事者,一般都用非凡的手段,只是许多成大事者,却真的不是挖空心思处心积虑之后用的非同寻常的手段,而是他们天生的思考方式和行事手段就和寻常人不一样。

    这便说明魏观星没有看错,他也没有看错。

    抛开修行方面,林意不只是天生的将才,他还是那种绝对不循规蹈矩,将自己限于教条的天才。

    “你们白蛊宗的手段,对于针对敌方修行者或者特定的将领有用,但听你说,天母蜡的这些人,对于行军战阵却更有用。”林意看着木恩,也不掩饰自己心中想法,“若是能够让天母蜡的人都为我所用,自然大增我铁策军的实力。”

    他说话间,又想到之前陈宝菀离开前和自己的对话,他便又忍不住微嘲的笑笑,道“我现在是不知道你们白蛊宗和天母蜡是如何看萧锦和萧宏的,但举朝上下,尤其是那些边军对萧宏和

    萧锦的风评,你们却应该知道。听你之前所说,白蛊宗和天母蜡不仅聪明,看得出大势,而且应该有很多勇士,否则不敢站出来和前朝的大军和谈。勇士跟着我这样的将领,才会有好名声,跟着萧宏和萧锦,当然也会被嘲讽,能有什么名声。”

    林意的这最后一句话听上去就是绝对的自夸,但没有人觉得他是自夸和骄傲,因为钟离这一战过后,他自然是南朝最骁勇的将领,是无数年轻将领无比敬仰和仰望的存在。

    木恩沉默下来。

    “既然你已是我们铁策军的人,便不要纠结,只管想有无可能,或者铁策军值不值得跋涉去收伏天母蜡。”齐珠玑看出他的犹豫,忍不住便冷笑起来,“至于你们族人和天母蜡这些人的生死,你难道觉得我们是好杀之人?我们只是要用人,不是要杀人。”

    “我们白蛊宗的蛊术并非人人都能修习,唯有在幼时通过巫蛊认主的幼儿才有资格修行,所以我们白蛊宗虽然有数千人口,但其中像我这样的修行者,也不过十余人,除了我之外,还有四人在临川王的军营之外,而其余那些都已经年迈。”

    木恩这个时候也已经下定了决心,他抬起头来看着林意,缓缓的说道“天母蜡的人比我们要少很多,天母蜡最初是生活在哀劳深处的百蛇山里面,而且最早他们一族是和哀劳山里最强大的一支部落为敌,才被赶到了百蛇山的深处,所以他们世代生活的环境本身就是所有这些部族之中最恶劣的。所以他们的每个男子和每个女子都是天生的战士,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有个比较残酷的传统,每个孩童在七岁时就要被送入百蛇山深处独处半个月,依靠自己生存。其实能挨过去的也只有三分之二,所以他们即便在百年前其实就已经出了百蛇山,但因为他们还维持着这种传统,所以他们现在的人口也只有七八百人,其中最骁勇善战,正值巅峰的男女加起来应该也有两百名左右。天母蜡的这些战士,现在几乎都在哀劳山里。当年哀劳十二部族之乱之后,那几个发现的银矿便由我们白蛊宗和他们天母蜡共同镇守,现在我们白蛊宗只是数名蛊师轮流在那些银矿,我们白蛊宗的村寨依旧在原来的百线泉一带,但天母蜡的村寨已经彻底搬迁到那几个银矿周围,只是他们村寨之中最年轻的那些战士经常要去百蛇山试炼。”

    木恩说到此处,他看了一眼周围这些铁策军军士,他下意识的就想说,要是真率这支军队进入哀劳山,哪怕现在天母蜡所在的那些银矿已经不如当年的百蛇山寨险要,但恐怕这支铁策军也会死伤惨重。

    但这句话到了口边,他却是又霍然醒觉,这支铁策军便不是他所能想象的那种军队,更何况军队的死伤,

    这似乎不是他所需要考虑和权衡的问题,而在于林意的选择。

    于是他又沉吟了片刻,道“现在每隔数日,都有隶属于萧家工坊的车队进出,若是伪装成萧家工坊的车队,进去突然发难,或许能一击奏效。”

    他不是将领,即便站在铁策军的立场上思索问题,思索的方面却未必是将领最需要知道的方面。

    “那些银矿,现在是属于萧家私有,还是一应出产都归入这宁州一带的州郡收入之中?”林意原先想的简单,现在听说这天母蜡在镇守银矿,他的眉头却是深深的皱了起来。

    萧家不就是相当于建康皇宫,若是这些银矿相当于皇帝私产,那去打劫萧家车队,或者伪装萧家的车队进去,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哪怕皇帝真需要依靠他打党项,也绝对不可能容忍。

    “这些银矿并未归入州郡的收入,按我所知,都是归入了雍州萧家的私库。”木恩还未想到此点,他实话实说道。

    “那去攻打银矿,我们虽然要的不是银矿,岂不是和抢劫皇宫内库毫无差别。”齐珠玑却当然想得明白,他的脸色顿时就难看起来。

    林意沉吟片刻,道“那这些银矿是别有驻军,还是只靠你们和天母蜡镇守?”

    “各自一半,有一半是萧家自己的私军,归萧锦所管,有一半便是天母蜡的人。”木恩听着齐珠玑的话,这才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

    “两者混杂一处吗?”林意道“还是说天母蜡的村寨距离这些银矿有些距离?”

    “天母蜡的主要村寨就在一处银矿上,那处银矿叫做红银河口矿。还有两处矿在红银河的下游,相距也不过一两里路,天母蜡有数个营地,就和萧家的那些私军混杂其中。”

    木恩现在已彻底明白林意问这些问题的意思,他苦笑起来,“萧家的这些私军战力不强,除了有一些负责采矿和粗冶的匠师之外,其余那些军士也只是维持这些矿上的秩序,防止山贼和哀劳山中其余一些部落来作乱,便是只靠天母蜡的战力,所以天母蜡绝对是这些银矿的真正驻军。”

    “那便是白想了。”齐珠玑忍不住有些丧气的摇了摇头。

    “你先前说天母蜡最年轻的那些都会在百蛇山试炼,若是能够擒住那些人,有无可能以此为要挟,要天母蜡的那些人离开银矿,为我效力?”林意却是目光闪动了一下,又问道。

    木恩愣了愣,“可能当然有可能,只是百蛇山太过凶险,不只是地势,毒虫更是遍地。”

    “不是大军压境,我们只去少数人,或许可以一试。”林意点了点头。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