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八十七章 将别

第五百八十七章 将别

    夕阳如血。

    野地里的铁策军开始埋锅造饭时,齐珠玑所在的马车返回了这个营地。

    “办妥了。”

    从马车里跳下的齐珠玑对着迎上前去的王朝宗等人点了点头,说道。

    “那人呢?”

    王朝宗愣了愣。

    “在后面。”

    齐珠玑朝着后面看了一眼,道:“他们脚上大多有伤,我让桐山监那些人给他们敷了药,又各自发了双新鞋,估计有些磨脚,走得便慢。”

    在他这么回答王朝宗,足有一盏茶的时间过后,蒙笼城外的道上,才出现了一些衣衫褴褛,显得有些步履蹒跚的身影。

    “你们居然用死囚?”

    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

    罗姬涟看着那些朝着营地行进的身影,她很快就判断出了这些人的身份。这些人行走看上去有些艰难,是因为他们平时双脚都戴着镣铐,这种镣铐在脚上的时间一长,脚上一圈的血肉都会磨烂,甚至烂断筋肉,烂到内里的骨头。

    在南朝,一般也只有犯下滔天大罪的死囚,才会长时间的佩戴镣铐。

    这些死囚平时听话还好,若是还暴戾难驯,一般监狱里的司狱就根本不给医治,连一些最差的疮腐药都不给,任凭这些人的双脚溃烂到无法行走。

    双脚溃烂无法行走,平日里却依旧要和其他犯人一样服劳役,如此一来,恐怕拖不了多少时日就活活被拖死了。

    前朝的吏治原本就混乱,犯了重罪的囚徒的生死根本就没有多少人管,萧衍登基之后虽然整治了一番,但是他登基之后,肃清前朝旧党势力,加之又不想让民间出现乱情,所以在量法上反而更重,各地收监的案犯只多不少,监狱更是人满为患。

    从上至下,重犯关押越多的监狱,对于案犯的死亡的容忍度越高。

    在天监三年,建康京子监夏日酷热,数间牢房通风不畅,足足闷死了三十余人,那几名官员也只被降了一级,罚俸了一年而已。

    南朝对于各地监狱囚犯死亡率的容忍度,由此可见一斑。

    “这….她怎么来了?”

    齐珠玑一眼看到罗姬涟,顿时一愣。

    罗姬涟投军,她家中事情和能够给铁策军带来多少助力,铁策军现在已经是上下皆知,看着齐珠玑发愣的样子,王朝宗便马上轻声连说了几句,解释了清楚。

    “当时在行军至眉山途中,我就觉得她的做派和性情和南朝女子截然不同,那时只想到东梁州和北魏接壤,想着她的性情是更近北魏女子,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

    齐珠玑先前只是诧异罗姬涟在此,对于院中的师姐,他原本就不会缺了礼数,尤其现在又是铁策军的一大助力,他远远的看着罗姬涟便行了一礼,道:“罗师姐。”

    “怪不得你们从钟离城离开,一路行军至此,却不征兵,也不从地方军之中抽调精锐军士,竟是打着这样的主意。”罗姬涟丝毫都不像其余修行者那般收敛,她纵身一跃,两个起落就已经到了齐珠玑的身侧。

    “不同的将领,带军就有不同的特质。你们这支从钟离城中走出的铁策军,都是在和十几万北魏精锐军队绞杀的修罗场里走出来的。这些又都是从监狱之中提出来的死囚…齐珠玑,你们这支铁策军,看来是想直接打造一支修罗军,一支简直尽是死士的死士军啊。”

    罗姬涟兴致勃勃,看着那些囚徒,“只是不知你们挑选这些囚徒的标准是什么?”

    “侠义者。”

    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林意也从营区之中走出,到了他们的身侧。

    “最初我从桐山监所选的十四人都不是最为悍勇的亡命徒,但大多都是因为不平仗义出头而入狱,这些人在我看来,是真正的悍勇,要在古时有些朝代,然而是受人尊敬的游侠。”

    他看着兴致勃勃的罗姬涟,微微一笑,道:“然后我让这些人每人可以挑选五人,那些能够和他们意气相投的,自然也不差。”

    “战力后天可补,你倒的确是天生的将星,你想找的,都和你近似的一类人。”罗姬涟忍不住摇了摇头,“不过,林意你也真是大胆,敢直接提这么多重犯,你本身便是罪臣之后,骤然得了权势,你这样大肆提人,也不怕皇帝认为你营结私党。”

    “我都相当于自行流放党项了,还在意他的想法,他再不满,我和党项战事一起,他难道还能派人带军将我提回去?”林意晒然一笑。

    “你这人,当时进南天院都要靠举荐书,在南天院的那些学生眼中,你也已经是个建康城里的破落户,就如我们天监五年的学生,随便搬一个出来,家世都足以活活压死你,可你倒好,当时便是刺头青,一个人就把整个天监五年生全部得罪遍了。”罗姬涟笑了笑,她说话也是直接,“现在你羽翼渐丰,连皇帝的想法都不怎么放在眼里。”

    “那就看每个人如何想了。”

    林意微笑道:“史上各朝的真正明君,和底下臣子也都是互相敬重,不看位尊,只看谁有礼。不管我是几班的将领,我不越君臣界限,又何须胆战心惊的去想他怎么想。”

    “话虽有理,但是整个南朝,像你这样敢这么想,敢如此做的又有几个?”罗姬涟微嘲的笑了笑,“南天院号称南朝最优秀的学院,那么多学生,别说能够真正领军的将领,便是看得惯,看得舒服的,都没有几个。”

    “厉害的,也是有一些的。”

    齐珠玑看了她一眼,反驳了一句。

    他不是有意抬杠,罗姬涟说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很自然的想起了倪云珊,想起了王平央。

    罗姬涟笑了笑。

    她也没有丝毫的生气。

    因为她方才都已经见过了厉末笑,而且她想到之前倪云珊都特意去帮了林意,让剑阁归入铁策军。此时齐珠玑这么说,她反而忍不住想到,那些南天院真正厉害的角色,倒真像是自然汇入林意这铁策军一般。

    ……

    “参见林大将军。”

    这些桐山监的囚徒在经过艰难的跋涉之后,终于到达了铁策军的营地,在一些铁策军军士开始分配营帐时,一名被推举出来的囚徒到了林意的身前不远处,行了一礼,“多谢林大将军救命之恩。”

    “你叫什么名字?”

    林意微躬身回礼,他看着那些虽然脚上大多溃烂,但此时都显得非常安静的囚犯,道:“似乎多了三人?”

    “我叫刘怀瑶。”

    这名囚徒沉静的答道:“我们听齐将军说了,您招我们入军,是要征战党项,您给我们各带五人出来的权利,这对于我们而言自然是极大的恩赏,我们也不敢滥用这恩赏,我们各自挑选带出来的人,其中一些是绝对的好人,受冤而入狱,有些是一时不慎,犯了重罪,有些是对征战党项的确有用,而有些,却是得罪了地方上的权贵才入狱,留在桐山监之中便不可能活,我们认真挑选,最后还是多了三人,无法抉择,便将难处告知了齐将军,齐将军也准了。”

    “你便是刘怀瑶,原本是私塾先生,却露见不平,怒杀了三人,定州青羊镇人?”

    林意看着这人,倒是有些意外。

    眼前的这名囚徒看似四十岁左右的年纪,面容枯槁,但按他之前所见的案宗上记载,这人到年才三十一岁。

    桐山监他所挑选的那些犯人之中,这刘怀瑶是他最先挑选出来的数人之一。

    在案宗的记载之中,这名私塾先生不是修行者,也未习过武,但是在镇上见到当地富贾欺凌一个卖竹的山民,他却是愤而杀人,而且用的不是刀剑,只是削尖了的青竹。

    连杀三人之后,他挥竹自刺咽喉自尽,却是被救了回来,被囚在桐山监。

    林意的目光落在他的咽喉处,果然见到有一处狰狞的伤疤。

    此时刘怀瑶低着头,这伤疤在夜色之中并不明显,但林意可以看得出来,当时这一刺十分用力,只是部位不对,若是再偏转一寸,往左便是喉结和食道尽碎,应该活不了,往右则是主要血脉尽断,直接便无法救治。

    “林大将军你知道我?”刘怀瑶身体微微一震,更加意外。

    “你们这些人的案宗我都见过,否则也不会从那么多人之中先挑你们出来。”林意点了点头,道:“我只是有些不解,按案宗上所述,那名卖竹的山民和你非亲非故,那富贾虽然对他欺凌,但似乎也不要他性命,你却为何暴起将那三人杀了?”

    “我的确不认识那名山民,但是我恰巧听了那三人的说话。”

    刘怀瑶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那名山民家中有一老母,还有一个妻子颇有姿色。那名富贾之前也并非不认识这山民,而是他之前便恰好见过这名山民和这山民的妻子,所以这次在镇上见到这名山民,那富贾才故意叫两名随从前去挑衅欺凌,若是这山民敢还手,他手下那两名随从便会故意受伤,然后他便会设法将这名山民收监,之后自然行的是欺占这名山民的妻子之事。我恰好听了那名富贾和那两名随从的商议,那名山民受他们欺凌时也百般忍耐,但是这三人手段越来越卑劣,甚至逼那名山民吞食地上马粪,我在一边旁观,看出这名山民其实性格也是极烈,这山民被百般羞辱之下,其实也已经动了杀念。只是这山民若是动手,不管如何,他这一家便注定毁了。老母和妻子的下场恐怕十分凄凉,而我不同,我当时孤家寡人,我父母早亡,我靠教人读书识字养活自己,我平日里教那些孩童的就是做人的道理,思前想后,当时便忍不住夺了那名山民的尖竹,直刺那三人。那三人对我毫无防备,一时发愣之下,都被我刺中要害。”

    “听说你后来自尽被救活,原本也是要处斩,但镇上无数人请命,所以才将你收在了桐山监。”林意看了他一眼,道:“只是你为何杀这三人的细节,案宗上倒是没有记载。”

    “我原本自认必死,省得到狱中再受活罪,后来虽然没有被处斩,但知道按律也不可能赦免,申述也是无用,便逆来顺受,安心在桐山监苦役。”

    刘怀瑶平和的说道:“有些狱官知道我如何入狱,对我却是照拂,所以我身体虽弱,这些年倒是无病无灾。”

    林意也不去评判这些旧事,他看着心气平和的刘怀瑶,道:“你代表他们过来,自然是有些问题想要问我?”

    “齐将军马车先行,我观沿途也并无军士监察,您不怕我们离了桐山监之后,便各自逃散?”刘怀瑶并没有先行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信则用,不信不用。”

    林意道:“若不是我想要的人,逃了也没有什么可惜。”

    “我们大多都不是军士出身,哪怕空有拼死报恩之心,但您真的觉得我们在战场上可用?”刘怀瑶抬起头来,看着林意,认真道:“我们当然不怕死,但恐怕误了将军。”

    “过往各朝,那些最为杰出的人物,身边门客死士最多的,也不过千人,列如前朝开国皇帝座下的留春侯,他门下死士七百,但这七百死士,却比七万军队更让人忌惮。这些死士最可怕之处,并非是绝对的武力,而是真正的决死之心。”

    林意带着些傲意的笑了起来,他转头看向四周的营帐,看着那些如同“杂军”一般的军士,“你应该知道钟离城,我剑阁中人是如何战斗的,剑阁中人是真正的死士,而现在,这些从钟离城活着出来的人,整支铁策军,都是真正的死士。”

    “修行者的真元、飞剑,各种厉害的军械,都是外力。”

    林意收回了目光,他看着刘怀瑶,说道:“寻常人拥有很强的军械,战力都会不俗。但他们即便拥有这样的军械,能否决死杀敌,却是未知之数。但你们不一样,你当年用尖竹就杀死三人,若是给你最为精良的军械,难道你会不敢和党项人战斗?”

    “我一个人当然可以杀人,但是一群可怕的人,比一个可怕的人杀敌更快,而且更容易让敌人胆寒。”

    林意看着沉默不语的刘怀瑶,认真道:“我需要都如同死士一般的军士,但去党项,我不是想让你们送死,而是要尽快获得所想要的胜利。”

    ……

    夜色渐浓,营地里除了食物的香气之外,渐渐弥漫一些清凉的药香。

    桐山监的这些人身上所带的几乎都是外伤,并不难愈。

    陈宝菀和林意肩并肩走到营区的外围,在靠近官道的一处水沟侧,陈宝菀停了下来。

    “要走了?”

    陈宝菀之前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林意此时看着她脸上的神色,便猜出了某种可能。

    “你现在可以不太在意皇帝的想法,但陈家不能不在意。”

    陈宝菀深吸了一口气,她转过头来看着林意,眼睛在黑暗之中显得很亮,“皇帝将你父亲招回建康,他会安心一些,我若是长留在铁策军,他便又恐怕产生许多不利我们的联想,我回到建康,他当然也会安心一些。我父亲和我哥都在北边,我回到建康城,很多事情我可以替他们和替你看着。”

    林意沉默了片刻,“什么时候走?”

    “就在今天夜里。”

    陈宝菀看着身前水沟里的流水,道:“我今天夜里会走,但是外面所有人会以为我依旧在你军中,无论是针对我还是针对你,我并不认为你去党项就是一片坦途,你自己要小心一些。”

    林意摇了摇头:“难缠的恐怕不是党项人,与其说我要小心,不如说你回建康要更加小心。”

    “陈尽如对你的评价很高,你是天生的可以让人誓死追随的那种将领,因为所有人很快都会发现,你信任他们的同时,你也足够值得信任。所以哪怕是罗姬涟在这个时候来,也是因为你的为人,和运气没有太大关系。”陈宝菀理了理自己被风吹散的发丝,接着说道:“如果说有担心的地方,我只担心你不够奸滑,便是表面上的逢场作戏都不肯。你不喜欢防备着别人,当然也不喜欢别人防备着你,所以以前你不喜欢皇帝,以后也不会喜欢。”

    “你这么说,其实担心的还是皇帝,担心他将来做出让我无法忍受的事情。”

    林意明白她的意思,他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你到了建康之后,便帮我多想想办法,设法让我父亲到我这边,不让他留在建康。”

    “好。”

    陈宝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她并不认为是在帮林意,而是在帮整个南朝和皇帝。

    “我一直欠你。”

    林意在黑暗里看着她的侧脸,在这即将分别的时刻,他说了这一句。

    陈宝菀甜甜的笑了笑,“知道就好。”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