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八十六章 无关

第五百八十六章 无关

    “运送东西?”

    陈治微微一怔,虽然明知铁策军若是要运送至前线的东西用不是平常事物,但他还是马上点了点头,道:“只要我力所能及,当然没有问题。”

    “那便多谢将军。”这名少女认真行礼致谢。

    “您是?”陈治回了一礼,他的眼神里全是惊异的神色,这名少女看上去并不太过引人注意,但他可以明显感觉到,所有她身边的那些铁策军军士看着她的目光都很尊敬。

    “这是我家军师,姓白。”少女还未回答,王朝宗便已经答道。

    “倒是唐突了。”陈治顿时大吃一惊。

    少女微微一笑,“陈将军说笑了。”

    陈治倒是也不想特意攀附林意,加之的确有军务在身,他也不在逗留,很爽快的告辞离开。

    这支白马骑和随后的步军在官道上留下的烟尘还没有正式散尽,远处官道的痉处,却又出现了一条孤单的身影。

    那是一名单独的骑者。

    但是这名单独的骑者,却很快吸引了铁策军绝大多数人的注意。

    这毫无疑问是一名军士或是将领。

    因为即便是远远看去,都可以清晰的判断出来,马上这名骑者身穿着的是一身黑甲。

    只是这身黑甲却殊为奇特,是很少有的紧身皮甲。

    最为关键的是,这名骑者腰细胸丰,赫然是一名身材修长的女子。

    南朝这样的女子甲衣,本身就更为稀少,尤其太过凸显身段,往往被那些士大夫、读书人认为有伤风化。

    换句话而言,即便有这样的甲衣,敢于这样堂而皇之穿着的女子,也是十分大胆,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这名骑者越是接近铁策军扎营的位置,便越是显得曲线玲珑,而且她的面容也是十分美艳,看年纪,也不过比白月露大个几岁。

    这名女子显然是冲着铁策军而来,看着这名脱离了官道,朝着铁策军扎营地而来的女子,从营帐中走出的萧素心越发觉得似曾相似。

    再隔得近一些,她看到了这名女子背着两柄剑,两柄剑的剑柄随着颠簸而在女子的背后晃动,她便骤然想起了这人是谁。

    “罗师姐,你怎么来了?”

    她快步出营,朝着这名女子迎了过去。

    这名女子是罗姬涟,南天院天监五年生,当初林意和她以及其他天监六年生出发去眉山的途中,林意就和这些天监五年生起了冲突,当时出战的天监五年生中,除了宁凝之外,她便对这罗姬涟芋最为深刻。

    因为这罗姬涟行事最为落落大方,而且对林意也不错。

    “萧素心,真是没有想到,你们在钟离城还能活下来。”

    罗姬涟微微一笑,身影一动,就直接从战马上掠了下来。

    她落地时就已经双脚继续前行,腰肢曼妙,背后的两柄剑微微颤动,身姿真是极美。

    之前萧素心记得很清楚,她背上背着的是两柄细剑,但现在她背上背着的却是两柄制式看上去极为标准的长剑,一柄是黑鞘黄柄,另外一柄却是青鞘青柄。

    铁策军其余人原本都不认得这名女修,但听得萧素心称呼她为罗师姐,再看到她身上这两柄剑的剑柄,魏观星等人心中一动,便已猜出这名女修的身份。

    “若不是韦睿将军去的快,恐怕是见不到师姐了。”萧素心对这名师姐原本颇有好感,此时又是在远离建康之地见到故人,她便是莫名的感动。

    罗姬涟随便放了马,让战马走动吃草,她随意的四下看了看,道:“林意不在?”

    “他去城中办事了,用还要一会才能回来。”萧素心说道。

    罗姬涟说道:“那给我一顶营帐,我先休憩片刻,等他回来再说。”

    “那用我的营帐便是。”

    萧素心虽然不知道她所来何意,但她性格便是如此,也不多问,便直接将罗姬涟引到自己的帐前。

    “是安康郡罗秀之女?”

    魏观星远远的对着萧素心招了招手,等萧素心走到他的身前时,他才轻声问道。

    “是的。”萧素心点了点头。

    魏观星看着萧素心的样子,就知道她在心中根本没有任何的联想。

    他忍不住了曳,轻声道:“安康郡是东梁州要塞,东梁州在两个月前便经历了大战,沦入北魏之手,到现在还未收复,若是我所听闻的消息不差,罗秀早已在安康郡城破时战死。”

    萧素心呼吸猛然一顿,她抬起头来看着魏观星,一时说不出话来。

    魏观星原本还想再说什么,但他想到萧素心不是白月露,他便硬生生忍住。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林意所在的马车出现在了铁策军诸人的视线之中。

    “罗姬涟?”

    林意和陈宝菀刚刚下了马车,听到罗姬涟到来的消息,林意也是一愣。

    南天院的学生数量本来就不多,而且眉山之后,便是分散于南朝各地,尤其其中大部分权贵子弟,用都在建康安稳之地任职,自从成为铁策军将领之后,除了齐珠玑、萧素心、王平央这些原本就在他身边的南天院学生之外,他就见过倪云珊,其余南天院的同窗、上面天监五年、天监四年的师兄师姐,他一个都没有碰到过。

    “先前东梁州一带是多番交战的战场,她父亲罗秀和安康郡守军在城破之时全部战死。”

    白月露之前也并未听魏观星和萧素心的谈话,但是和魏观星猜测的一样,当她走到林意的面前时,她便已经说出了魏观星心中所想的事情,“而且东梁州一带的战役,此时还导致军方很多人对萧宏不满,边军的很多将领始终认为,东梁州的陷落,正是因为萧宏太过优柔寡断,连撤军的命令都下达得不及时,以至于东梁州一带的南朝军队不只失去有效增援不说,还被北魏军队分割包围。”

    林意自然明白白月露这些话的意思,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却也没有多想,直接便喊了一声,“罗师姐,我回来了。”

    随着他的出声,这个营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一顶营帐上。

    只见那一顶营帐的帘子不紧不慢的往外挪开,依旧那身黑甲的罗姬涟弯腰走了出来。

    “别来无恙?”

    想着那时自己面对这些天监五年生的景象,林意此时心中虽然有些沉重,但还是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罗姬涟却不像所有人所想。

    她笑了起来。

    笑得更为热烈。

    “参见林大将军。”她冲着林意眨了眨眼睛,然后却认真行了一礼。

    “怎么说,怎么想?”

    林意顿时觉得轻松,他快走几步,在自己的营帐前坐了下来,然后等着罗姬涟坐到自己的前方,便轻声问了一句。

    “你不知道我怎么想,我却知道你怎么想。”

    罗姬涟坐了下来之后,却是先对附近的铁策军军士要了些吃食,然后才看着林意,说道:“你想我来你这铁策军,或许用是我想报仇,而且你和萧宏原本便已结怨,你现在又即将坐大,我入了铁策军,恐怕便有报仇机会。”

    林意有些奇怪的看着她,“那你不是这么想的?”

    “打仗就会死人,任何将领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哪怕萧宏在我看来的确不堪了些,但哪怕他指挥得当,我父亲也不是没有战死的可能。”

    罗姬涟摇了曳,“我要报仇,也不是先找他,自然是要找杀死我父亲的那些北魏人。”

    “那师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索性就告诉我,我就懒得猜。”林意点了点头,他发现自己倒是真的越来越佩服这名师姐,这和修为无关。

    “如果我说纯粹是因为你要去党项,你信不信?”罗姬涟的性格原本就和绝大多数南朝女子不同,她看着似乎依旧和当时差不多的林意,想着对方现在却已经是贵为十一班的大将,她却是越发的觉得这名师弟可爱起来,她忍不字笑了起来。

    林意有些苦了脸,道:“说实话,不太信。”

    “那便说些你肯定能信的。”

    罗姬涟又咯咯笑了笑,但却马上又收敛了笑容,平静的说道:“其实之前南北战事未起,我们进入南天院修行时,你想必也明白.绝大多数南天院的学生,也都不会真正的进入边军之中,真正的生死搏杀,绝大多数南天院的学生,都只是享受南天院最优厚的修行条件,然后再在朝中占据重要的位置,哪怕是像我这样的女学生,将来最差也用会成为南朝某个重要学院的教习,甚至副院长、院长。至于我自己,其实也心中明白,哪怕我一时想不通,真的想要去前线征战,家中恐怕也绝对不会同意。”

    “不过到了东梁州沦陷之后,就不一样了。安康郡没了,别说是我的父母家人,就算是绝大多数我离开安康郡之前认识的那些人,从我幼时就一直在身边,一直认识的那些人,全部没了。已经无家,自然也没有了家中的意见。”

    罗姬涟看了林意一眼,摇了曳,面色无悲无喜道:“现在我行事,就只需听从我自己的意见。以前我自己都没有想着一定要去前线征战,但现在想着,我父亲已经死了,若是我不做些什么,我像之前他所希望的,安逸的过了一生,其实不过数年,用就没有什么人记得他的名字了。我不太想这样,我想,今后别人提起我的时候,就会说道,是安康郡罗秀之女。”

    林意点了点头。

    这些话他当然能信,他很能明白罗姬涟的心情。

    但罗姬涟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完全没有想到,让他一下子愣住了。

    罗姬涟说道:“我母亲是党项人。”

    林意愣愣的看着罗姬涟的眼睛。

    直到此时,他才终于察觉,罗姬涟的眼瞳有些淡淡的蓝色。

    “我母亲是党项平巴贵族之女,她早年随平巴的商队贸易珠宝,到了南朝,心中便喜欢南朝,不太愿意再回党项,后来正好见了我父亲,一见钟情,便嫁给了我父亲,留在了南朝。”

    罗姬涟看着林意发愣的样子,她看出林意终于发现自己眼瞳的颜色和寻常的南朝人有些不同,她便又忍不爪了起来:“党项比南朝更为重男轻女,但往往女子反而要做更多的事情,男子便游手好闲。至于出嫁之后,女子却不再享有家中财产,渐渐便和家中淡了联系。我母亲产下我之后,便一次都没有回过党项,见家中人也不过数次,而且也只是正好有商队过来,不过对于党项的风物,我母亲闲暇时都当故事讲给我听,我却是熟悉的很,至于党项话,我若是说起,恐怕在党项也没有人会觉得我是南朝女子。”

    “那意思就是,师姐你来了,我铁策军就是如虎添翼。”林意终于回过神来,一脸惊叹。

    罗姬涟笑了笑,道:“党项的平巴贵族,在党项本身就是最富有的门阀之一,我母亲出身白城,对党项的王城原本就诸多了解,后来她一直跟随商队经营贸易,她对党项和南朝边境的地势虽然未必比那些马贼更为了解,但是对如何疏通党项的边军,那些党项军队都是什么样的门路,她却比任何人都了解。”

    林意摸着额头,他抬起头来,一直望天,东看西看。

    罗姬涟奇怪的看着他,道:“你做什么?”

    “我奇怪今日有什么祥瑞,我怎么这么好运气。”林意一阵感叹:“我还未想到这些,就直接来了罗师姐你这样的人物。”

    罗姬涟根本没有想到林意是故作姿态,她听着林意这样的话,顿时哭笑不得。

    但接下来一个呼吸之间,她却是认真起来,道:“这倒和运气无关,林大将军,你现在是南朝最亮的那颗将星,你名声在外,不喜欢你的人就不喜欢,而觉得你不错的人,知道你要做的事情,便自然会帮你。这世上有用的人多了,但之前你名声不显,却自然没有人汇聚到你身边,此一时彼一时,今后就不一样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