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平天策小说网 > 我在蛮荒种田搞基建 >第十二章 告状(1/2)

第十二章 告状(1/2)

这一趟收获颇丰,把勾杆藏在了隐秘的地方以备下一次再来,野菜和弯刀也收好了,田新月就牵着琥珀的手下山了。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田新月说道:“近日爹爹休沐,娘肯定也会早回家。”

琥珀差点露馅了,说道:“我都忘了,爹爹会带饴糖回来吗?”

进了家门口,田新月放开了琥珀的手,说道:“爹爹往日回来都会带些吃食,这次也会吧。”

可惜这次田新月的父亲没有回来。

一直等到晚上都没见田新月父亲出现,一家人心里纳闷,正打算出门寻人,衙门的捕快赶来通知田家人收尸。

田新月父亲被鱼妖给咬死了,死状是在可怖,整个下半身都被吃没了,田家人到衙门收尸时,放声恸哭。

定远县县官也是个脑子糊涂的,贪了捕快的抚恤金,只给了田家人几十文作赔偿,田爷爷这辈子哪里受到过这等气,心下一横就打算跑到大溪府去告状。

为了怕家人收到迫害,全家人都和田爷爷去了府城,其中就包括了琥珀。

...........................................................................................

大溪府,阴雨连绵。路上的行人行色匆匆的走过,街边做生意的小商铺里顾客也很少,店铺里的伙计一边打哈欠一边嘟嘟囔囔:“客人也太少了。”

翡翠撑着油纸伞走向陈记酒馆,虽然有油纸伞遮雨,但是翡翠鹅黄色的衣裙上沾了些水渍也是在所难免。

如果有人注意的话,就会发现她衣裙上的水渍悄悄变成了水汽,然后新的雨水又会重新打湿衣裙。

如此循环往复,不过一刻钟就到了陈记酒馆。

唉~琥珀他们到底在哪里,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一个人都不认识,也就是她能卖点丹药换钱,其他人该怎么办。

得尽快找到他们。

翡翠在陈记酒馆门口收了伞,雨水顺着伞骨汇聚到伞尖,最后点在了石阶上。

店里面的一个长脸的伙计立刻出来,堆着笑说道:“翡翠姑娘,您又来关顾小店了,还是老样子?一斤酱肉一斤酒?靠窗的位置?”

翡翠把油纸伞交给长脸伙计,“还是老样子,不过酱肉你帮我另外打包好一份,我带走。”

长脸伙计一边放油纸伞,一边不好意思地笑道:“今日您要的酒卖完了,不过老板特地给您留了一壶,正在从老街运过来,劳烦您等一下。”

翡翠丝毫不在意,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行,我等等,左右也无甚大事。”

“小本生意,劳您体谅。”长脸伙计立马回头朝着厨房喊道:“一斤酱肉、一斤酒,再外带一斤酱肉。”

看着长脸伙计满脸高兴的笑容,翡翠好奇地问道:“你今日怎的如此高兴,街上捡金子了。”

长脸伙计傻笑道:“比捡着金子还让人高兴呢,我与隔壁县上的一位姑娘定亲了,再过两个月便会成亲。”

翡翠一听,从怀里拿出一个雕琢地很精致的木簪,“恭喜,我这人爱吃喝,身上的银钱留不住,随手之作,却也是我心爱之物,希望你不要嫌弃。”

“您这说得哪里的话,别人送的礼都是福气,高兴还来不急,怎么会嫌弃,越多越好。”长脸伙计喜上眉头,把木簪好好收了起来。“您到时候不忙的话,也来吃酒席,掌柜赠了我一壶酒,上好的女儿红,正好请大家尝一尝。”

翡翠顿时眼睛一亮,肚子里的酒虫仿佛被唤醒,情不自禁地问道:“可是陈老板亲自酿造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重磅推荐: 一不小心娇养了摄政王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 杯中酒眼中泪 于凡间界重铸辉煌 一人日记 四合院:我成了何雨柱 迷案重重之最佳拍档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同住人是小说家 穿越农家无钱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