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七十八章 舍本求末

第五百七十八章 舍本求末

    “钟离大胜,倒是便宜了萧宏。”

    王僧卞左侧的一名紫衫中年男子有些感慨的看着阶边的流萤,“若是敢听从我的意见,让陈霸先率军在元英返回洛阳的途中多处设伏,元英肯定无心恋战,他和邢恋的大军,哪怕回到洛阳,也必定元气大伤,折损更巨。”

    “太常卿为人忠直,连我等这种私下小聚他都坚辞不来,在他看来也有结党营私之嫌。不过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倒是很有道理,只要南朝长盛,不在乎一时得失。”

    王僧卞淡然一笑,道:“萧宏哪怕占尽了功劳,更得皇帝欢心和信任,但打了那么多场胜仗,却无法慑服军心,那些边军将领反而越发看他不惯,长久而言,是得还是失?”

    “今日听大司马一席话,倒是胜读十年书。”

    他座下数人听得他谈笑风生,却是面容渐肃,都是感慨说了一句。

    其实王僧卞这话是并没有彻底说明了。

    这些话里真正的意思用建康城里破落户的粗鄙话来说,应该是这样的:萧宏这个傻球,以为死握着兵权,等到了机会打了胜仗就算赚了便宜,他是现成王爷坐久了,根本就不明白,打了半天仗,都没有多几个将军变成他的心腹,有什么用。

    不过这些大员都是真正的聪明人,这种未言明的言外之意,却是听的明白的很。

    现在北部边军大多数将领都是心向他这个大司马,而林意是真正新升起的将星,若是明日朝会,真的封了一个十班以上的大将,钟离之战的功劳一传遍南朝,这个铁策军的年轻将星,在民间会有何等的威望?

    正巧萧家脑子犯浑将林意往外推,他当然要好好安抚,收在麾下。

    如此一来,不管萧宏再如何权势显赫,再怎么获皇帝恩宠,那些军方的重要人物,还是照样以大司马为首。

    “按今日来的最新军情,明日边军就应该攻下寿城了。”

    李荣石笑了笑,在座都是心气相通的好友,否则王僧卞也绝对不会在他们面前说这样的话。

    ……

    萧宏的用兵谨慎和保守,是有目共睹。

    别说是南朝的那些将领和他们这些有见地的大员,就是北魏人都不太看得起萧宏的用兵。

    之前萧宏步步为营,以不断失地消磨北魏军队的战法,在北魏人看来简直是求一爽快而不能,北魏的很多将领,甚至给萧宏取名“萧妇”,意思是他和南朝的妇人一样,逆来顺受,都没有个主动。

    不过南朝边军的许多大将,却都不是省油的灯,在前朝末年,北魏是已经强盛,但南边的这些大将在前朝皇帝昏庸,各种补给都不足,吏治也混乱的情况下,却还是能够不让北魏占得便宜。现在这些将领,有许多本身就是前朝的大将,有些则是当时大将的部下。

    现在有了足够的支持,又凑得了时机,全力反扑之下,战绩便的确很惊人。

    在钟离大捷之后,这短短十余日之间,北部边军已经连收十四城。

    寿城是北部大城,之前北魏囤兵十万,在李荣石看来,应该是明日就可以攻下,但实际边军的动作比他预测的还要更快一些。

    在入夜之前,寿城的北魏军队便已经撤离了大半,只留少数在城中放火,虽然焚烧了不少街巷,但南朝边军迅速破城,却是连火势都没有彻底蔓延开来。

    此时,连后方的南朝中军都已经入了寿城,围绕着寿城内一座有着几百年历史的龙王庙,竖了许多营帐。

    城中驻扎的南朝边军埋锅造饭的篝火才刚刚燃起,一辆马车便到了这片营区的外围,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在夜色之中由萧宏的一名部将领到了萧宏的营帐之外。

    “费大先生,您怎么来了。”

    听着外面的通报,看到这名进入营帐的黑袍老者的瞬间,萧宏十分惊喜,忍不住霍然站了起来。

    “拜见萧大元帅。”

    这名黑袍老者面皮如同老树皮一样,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精光四射,他对萧宏却是恭谨,当下就认真躬身行了一礼。

    “快,上茶。”

    萧宏一边示意黑袍老者坐下,一边对着那名部将吩咐。

    这名黑袍老者叫做费虚,是萧家的大供奉之一,而且在萧宏幼时就已经是他父亲的大供奉,还曾教过他修行和辨识毒药毒物的手段。

    萧家的大供奉,便是外面也都知道厉害,更不用说幼年时跟过这费大先生修行的萧宏。

    这几年,这费大先生已成了皇宫的供奉,便是他要调遣,都要相当于从皇帝手中去要人。

    “我这次出来,倒并非因为皇命。”

    费虚看着萧宏对自己尊敬,心中满意,但面上却更是恭谨,他微垂着头,面上没有什么特殊情绪的轻声慢慢说道:“在钟离之战还未结束,我听那林意杀了席如愚的时候,便已经出发来见您,在路上便听到钟离大捷,后来又知道您的意思…您不想让此人来北部边军,生怕他在军中坐大,又和韦睿他们互相扶持,对您不利,但我斗胆一句,您恐怕是舍本求末,疏忽了最重要的一点。”

    萧宏微微一怔,神色瞬间严肃,“我疏忽了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请费大先生您指点。”

    “他现在最重要的,岂是将位和所控多少军队。”

    费虚恭谨而认真的说道:“他现在最重要的身份,是剑阁之主,是何修行的关门弟子,您细想,席如愚杀不死他,连杨癫也杀不死他,后来我听说了详细战况,倒也不是说剑阁的高手护着他,而是他个人的战力实在惊人,连战连胜,现在最为重要的是,承天境的修行者,恐怕再多也杀不了他,若是再让他成长一阵,恐怕他不只是承天境无敌,是变成了亚圣之下无敌。您想想,要是一个人强的连无论多少神念境修行者都杀不了他,几乎以一人之力可以连战,令十余万大军无可奈何,这是何等的可怕。所以王爷,您最应该想的,不是他的将位,不是他和那些边军将领的关系,而是他所学的功法。”

    他之前进来时称萧宏为大元帅,而此时称王爷,倒不是口误,而是现在萧宏本身就是边军大元帅,他初时进来这样称呼,便足够显得他的尊敬,但此时称呼王爷,是因为萧宏本身就是临川王,他在萧家做供奉时,包括萧宏跟着他学习时,便是一直称呼他为王爷。

    这样的称呼,便是旧情,便显得是自家人。

    萧宏目光顿时剧烈闪烁起来,他看着费虚,道:“您的意思是?”

    “老朽不才,对他的功法很有兴趣,也愿意为王爷设法去夺他的功法。”费虚道:“若能得到功法,有机会为王爷杀了他,亦无不可。”

    萧宏面色不便,只是目光阴冷的想了想,道:“只是连席如愚这样的强者都奈何不了他…费大先生您真的很有把握?”

    “听说他是不惧任何真元手段,所以那些修行者对他束手无策。但是王爷,您恐怕忘了,我是阴山宗的掌门,我们阴山宗,原本多的就不是真元手段。”费虚微微一笑,道:“若是王爷同意,我便先派人去做,只是为确保万无一失,我还想借调王爷手边一名高手。”

    萧宏目光一闪,便明白了费虚所说的是谁,他没有犹豫,道:“就按费大先生的意思行事。”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