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七十七章 大员

第五百七十七章 大员

    “党项精于火器,但那些匠师所做的东西太过粗鄙,极好克制,但若是我朝巧匠加以改进,自然威力大增。”

    在韦睿和容意在道途中提及陈尽如的真正用意以及党项的火器时,建康城中,一名老人摇着蒲扇,看着园子里的萤火虫,也说出了类似的话语。

    他的身周,围绕着凉亭里的这张石桌,加他一起,一共团坐了六个人。

    这六个人,都是南朝顶尖的大员,其中官职最低的,都是十三班的光禄大夫。

    说话这名老人身穿素色绸衫,微敞着胸,看上去十分随意,有些不羁,但他却是大司马王僧卞。

    再往上追溯数朝,大司马一职,原本是为了避免丞相权势太过集中所设,司武事,也就是分掉了丞相的兵马统筹权,到了前朝,大司马一职就相当于是天下兵马大元帅,总领兵权,位在三公之上。

    此时南朝也是沿袭旧制,但在南朝和北魏开战之后,皇帝令临川王萧宏统领五部边军,至少在南朝所有权贵看来,这大司马一职的实际权势,却是无形之中被削弱了大半。

    身在其位,便争其事,对于许多国之重臣而言,首先考虑的倒未必是个人的利益,而是规矩和体统,而是对于皇帝行事的约束。

    在他们看来,一国一朝,很多规矩和约束,其实就来自于这些大员的互相牵制。

    若是一国一朝完全以一个人的意思行事,那一错便不可收拾。

    但朝中大员互相牵制,互相约束,对很多事情,便能不断修正。

    此时坐在王僧卞的右手侧,一名身穿紫衫,耐心的在剥着一颗葡萄的葡萄皮的中年男子,连剥葡萄皮的姿态都显得很儒雅,不急不慢,他却是太子太傅李荣石。

    “陈尽如虽然一步踏错,但仅凭着他过往数年就能让陈霸先在边军坐到那样的位置,若是再给他数年,将林意扶成下一个陈霸先,我也并不意外。”

    他听着王僧卞的话,吃了一颗葡萄,笑了笑,道:“今日里,林意的请赏信到了皇宫里头,我猜便又是他下的一招好棋。吃了那一次大亏之后,陈尽如的行事,要么更加谨慎细密,要么索性就是疯狂。”

    “哦?”

    围坐着的这些大员顿时都十分好奇,“请赏信,林意说了什么?”

    李荣石一边继续剥着葡萄,一边微笑说道:“他说愿放弃军功,只请皇帝宽恕林望北的罪过,让林望北告老还乡,安享晚年,或者让林望北重回军中领军。”

    王僧卞听着释然一笑,一副早就已经料到的神色,“那今日皇帝如何反应?”

    “皇帝正在寺中早课,原本正因为钟离大捷,他开始斋戒,焚香谢天,心情原本正平静喜悦,但看了他的信笺,却自然大怒。这样的大捷,惊世之功,天下尽知,接下来必定百姓轰动,大振士气,这样的功劳,哪里说放弃就放弃,说不要赏赐就不要赏赐?”李荣石微笑道。

    李荣石对面一名身穿素色便服,面目五十如许,双鬓已经雪白的官员,他面色原本凝重,但听到此处,他却也已经听出了真意,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林意,身为臣子,哪怕的确是你的功劳,但皇帝还没有说是你的功劳,你便自以为已经是自己功劳,而且皇帝还未说封赏,你却好像吃定皇帝必定大赏,接着说要么让林望北风光享福,要么让林望北继续统兵,这不是相当于要挟皇帝,皇帝如何能不怒。”

    王僧卞忍不住又是微微一笑,看着李荣石道:“那皇帝如何说?”

    “皇帝倒是还在考虑,明威边军倒是有上将军上书,说想调林意去明威军。”李荣石朝着他也是一笑。

    “韦睿这个老狐狸。”

    王僧卞心中高兴,面上却是叹息一般,摇了摇头,道:“如此一来,皇帝自然更不愿意林意去边军占据高位,而萧宏也更不乐意。本来明威和定远这些将领就不太听他使唤,再来林意这样一个在眉山时就已经不卖萧家面子的愣头青,他在边军岂不是如坐针毡。而且北方边军原本很多都是林望北的旧部,哪怕只是让林望北到林意身边挂个闲职,很多边军大将恐怕反而会听林望北的一些意思。”

    “原本呢,皇帝估计最少想赐个十班以上的大将,封赏大量田地和银两,但现在林意和明威军这么一闹,如果大司马您明天上朝时再说上一两句,皇帝恐怕会觉得林望北呆在北边真的是祸事,还不如把他远远调离北边,和林意一起滚去党项,远离北方边军倒是不错。”

    李荣石看着王僧卞的眼色便忍不住想笑,但他还是强行忍住,故作严肃道:“缺兵少将的去镇守党项边境,此时又是用人之际,又要担心民心所向,皇帝给林意的将位,恐怕反而会往上提一提。”

    “那赐个神勇大将军倒是正好。”

    王僧卞微微一笑,道:“我听说党项人尤喜珊瑚,尤其是红珊瑚,在党项的价格惊人。林意将军既然立此惊人战功,我等也应该有所表示,便帮他想想办法,多帮他讨些红珊瑚,到了党项,他行事也更方便。”

    李荣石和其余几名大员都是相视一笑,但旋即,李荣石却是真正认真起来,道:“明日朝会,我却是要出声…皇帝近日来在寺院中诵经时间只多不少,太过沉迷,而且之前他虽持斋戒,但也不穿僧袍,现在竟和僧人一样早课晚课,还穿僧袍,我倒是忧虑,长此以往,会变本加剧,会让他觉得很多事情便可以教化度之。”

    “史书上有不少仁义礼治,却不讲刀兵的王朝,哪一个不是迅速灭亡。”

    王僧卞深深的皱了皱眉头,“只是讲僧众和以慈悲治国不好,却需谨慎,之前太常卿便吃了大亏。若是太过触怒他,反而适得其反。”

    李荣石凝重点了点头,他看了对面那名双鬓雪白的官员一眼,道:“我和戚兄已经商量好了,明日我说列举近日来许多僧众所犯的恶事,戚兄便马上当朝怒斥我,说哪怕十指都有长短,僧众之中,自然也有不肖之徒,只是有些贼人假借僧人为恶而已。如此一来,皇帝总也不能将戚兄也责罚在内,到时戚兄便请命清查僧众,多少便能有些约束。”

    王僧卞点了点头,觉得此等行事已算妥帖。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