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七十五章 诱惑

第五百七十五章 诱惑

    “像他这样的人,对于北魏而言,原本就已经太过重要。”

    白月露的胸中泛起说不出的痛苦意味。

    即便是之前她一直林意的身后战斗,无比疲惫,受伤,甚至随时都有被杀死的可能,她却都没有此时这样痛苦的感觉。

    北魏对内并非没有丝毫警惕,元燕便是北魏皇宫拈起的那颗对付内的棋子。

    是棋子,也是随时会被抛弃的弃子。

    若是能够渐渐削弱内在北魏的威望和实力,能够防范于未然,甚至在北魏不再需要内的时候,拥有能够让内屈服或者直接铲除内的力量,那元燕自然就是北魏皇宫里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但若是在这个过程里彻底的触怒了内,而北魏皇宫还无法承担内的怒火,那元燕就会成为承担怒火的替罪羊。

    然而谁会想到,内所想的似乎根本就不是北魏皇宫里那张龙椅。

    元燕根本没有来得及做什么,他就已经将整个北魏推到了悬崖的边缘。

    “除非有他一定要放弃北魏而投南朝的确切消息,否则北魏皇宫恐怕不可能就此和他决裂,甚至很有可能想要旧能的留。所以他很有可能还能从北魏获得更多的利益,最后再从南朝获得更加惊人的利益。”

    听着元燕的这些话语,齐珠玑脸上的寒意越来越浓,“他当然可以疡这么做,但不是他想投向南朝就投向南朝,他本来就是南朝最大的敌人,他是北魏人视若神明的存在,但为了获仍己的利益,却可以轻易的直接将十几万北魏人葬送在这里,他这样的人,今日可以背弃北魏,他日当然也可以背弃南朝,南朝有多少人会同意他投向南朝?我们现在几个人能够想清楚的事情,那些拥有更多幕僚的人,当然看得比我们更清楚。”

    “像他这样的人,原本就不在意绝大多数人的看法。”白月露看了他一眼,“在他决定要投向南朝的时候,关键只在于南朝皇宫里皇帝的看法。”

    “中州军一向骄傲,用一州之军便争得了南朝天下,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便不像边军那样的谨慎。而且萧衍这些年潜心向佛,对于他而言,少死些人就能结束这辰争,他恐怕很难拒绝。”

    林意嘲讽的说道:“萧宏之前也是一味避战,萧家本来就不喜欢打仗。”

    齐珠玑的眉梢微挑,看着林意道:“所以在你看来,皇帝会不顾大多数人的反对,执意接受内的投靠?”

    “你用明白,一统南北,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林意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如果拒绝内的投降,在萧家看来,这辰争的胜负还未可知,而且会持续很多年。”

    齐珠玑看了一眼白月露,他不需要问,只是看白月露的目光,他就知道白月露也是和林意一样的想法,他便忍不住的不断冷笑起来,“所以我们拼死拼活和内的这些部众打了半天,但是突然之间,说不定我们明日一早醒来,却发现他们已经都成了我们的顶头上司?”

    “很有这种可能。”林意也冷笑了起来。

    他的性情原本不算激烈,然而熟悉他的人却很清楚,他一般不喜欢惹是生非,但若是有人惹了他,他一定不会罢休。

    “他在北魏的地位已经十分超然,任何权臣都无法和他相比,即便是杨癫这样的大将,都会听从他的意思,除了北魏皇帝,再没有人比他更有权势。”

    齐珠玑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他的目光剧烈的闪烁着,“若是连北魏的皇位都不想萨代之,那还有什么东西,让他更有**。”

    “比北魏的皇位更有吸引力的,无非就是整个天下的皇位。”林意看了他一眼,道:“还有便是他个人修行的问题。”

    白月露点了点头,“若是他的修为超过当年的南天三圣,若是当南朝和北魏一统,他哪怕不需要夺仁位,只需要一统的南北朝的绝大多数人依旧将他奉为神明,皇位,也不过是他随时可以摘取的果实。”

    “在既得的利益面前,很多人都会疡性的淡忘。更何况绝大多数人并不会知道背后的很多事情。对于南朝和北魏的大多数百姓而言,若是不用死人,战争便结束,接下来的生活更加富足,他们自然就会感激这个一手结束战争的人。”林意的眉头深深的蹙起,“内这样的人,他既然连漠地那些无数年世仇的部族都能安抚,都能死心塌地的追随他,要演些戏,要获得民心,用是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若是他的修为再无人能及,那他便是真正的大圣。”

    “所以我不管他投向南朝会提什么样的条件,但王平央和那名医官,还有药谷圣手,一定会在他要的条件里面。”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这种条件,对于皇帝来说简直不算什么条件。但对于许多反对内南投的南朝人而言,为了不让王平央他们落在内的手中,最好的办法,恐怕就是让王平央他们彻底消失。”

    “所以我绝对不会同意内的南投。”林意冷漠的看着远处的天空,一字一顿的说道。

    “如果你真的信任我,让我将王平央他们送走。”

    白月露深深的看着林意,说道:“我一定会将他们藏在所有南朝人和内都找不到的地方。”

    当林意转头过来看着她时,她迎着林意的目光,平静下来,说道:“如果他们落在了内的手里,或是死了,我也死。”

    “不需要你死。”

    林意认真的摇了曳,轻声道:“若是他们真的出了意外,我只要你和我一起,为他们报仇,不惜一切代价。”

    齐珠玑沉默的看着这两个人。

    他没有问白月露的具体打算,因为他十分清楚,这样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只要真的不知道,哪怕他自己落在内的手中,内都不可能从他的口中得知王平央等人的下落。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