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七十四章 论势

第五百七十四章 论势

    林意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杨癫那种神念境的修行者,即便受了些伤,区区冲击的大水也当然不可能淹得死他,但他和白月露相处时间已久,光是白月露此时的语气,他就觉得白月露应该是还有后话,而不是特意告诉他杨癫未在北魏将领的战死名单之列。

    “中山王元英和邢恋的军队之前已经被迫回师去洛阳,杨癫已经明白不会有大军后援,在他久攻不下,猜出韦睿大军即将到来之前,按照他的性情和领军习惯,他是说什么都要退走的。”

    白月露迎着他的目光,果然有些严肃的说了下去:“哪怕用数万军队殿后,他都绝对会保全主力退回北魏境内,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反而是停在了这里,等着。”

    “最终的结果,就是让席如愚部和他的白骨军等死。”

    白月露也望向北岸,她看着遍是血色的北岸,深吸了一口气,道:“那是谁能够让他听从,让他在这里心甘情愿的等着?不会是中山王元英,也不会是洛阳的皇命,这里的军情哪怕能够顺畅传递回洛阳皇宫,时间上都不对。”

    “是魔宗。”

    林意和齐珠玑互相望了一眼,几乎同时出声。

    “我想也只有可能是他。”

    白月露想着在这里死去的北魏人,想到杨癫,她知道杨癫此时的心情一定很悲痛和愤怒,“但如果是北魏万众敬仰的魔宗大人,他为什么要特意让杨癫留下来,让这些军队在这里等死?”

    “会不会是算计失误?”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他顿时心中有些寒意:“难道说,魔宗还有什么计划,只是韦睿比他想象的来得快了一些?”

    “不是这个原因。”

    白月露摇了摇头,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林意和齐珠玑,轻声道:“方才我去问有关杨癫和席如愚部的死伤时,他们告诉了我一个最新军情,让我告知你们,你们南天院的副院长叶暮峪战死了。”

    “什么!”

    林意和齐珠玑大吃一惊,同时惊呼出声。

    “他战死的地方距离我们钟离城不远。”

    白月露很能理解林意和齐珠玑此时的心情,她的双手握拳,松开,再松开,然后她让自己彻底平静下来,道:“他在来援的路上,被魔宗截住,然后战死。”

    “所以魔宗距离我们也很近。”

    她看着浑身有些轻颤的林意和齐珠玑,略微停顿了片刻,给了两人一些平静下来的时间,接着说道:“既然魔宗能够知道叶暮峪的到来,他就几乎不可能不知道韦睿大军的动向,他不只是强大的修行者,他还是最优秀的匠师,同样也是阵师。若他在远方运筹帷幄,尚有可能出现计算错误,但他距离我们和杨癫如此之近,他又怎么可能会算错。”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是故意让杨癫的大军在这里等着,在这里等死。”林意的身体和双手都有些冷,但是他已经平静下来。

    白月露没有说话。

    沉默,便意味着林意说的,就是她得出的答案。

    先前她只是有些怀疑,然而听到魔宗大人亲自出手杀死叶暮峪的消息之后,她便已经确定。

    “若是平时,隐瞒消息让这十几万大军在某处死守,或许还有意义。但这支大军在这里本来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且一场大水冲过就已经变成乌合之众,对于韦睿的大军而言,就是一面倒的屠杀,根本拼不掉多少南朝的军队,这有什么意义?”齐珠玑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和面孔有些僵硬,但他还是缓慢的,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除非他根本不想北魏获胜。”

    林意微垂下头,他没有急着说话。

    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想想清楚。

    “北魏的漠地,北边,还有中部的许多最难统治的地方,几乎都是魔宗一手平定的,连一些世仇的宗门和部族,都变成了他忠实的部属,北魏的很多精锐军队,许多便来自那些部族。北魏皇帝后来的变法,迁都,也都是他一手促成,更不用说一些工坊之中出产的精良兵器,铠甲都是他的手笔。可以说他苦苦在北魏经营了近二十年,才造成此等强盛的北魏,甚至在今年春开始,都有一举吞灭南朝的可能。”

    齐珠玑的声音不断的响起,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冷酷:“但突然之间想让北魏输,就算真的脑子突然坏了,想要让南朝赢,又为什么要来亲自杀死叶暮峪?”

    林意抬起头来。

    他原本有些关键之处没有想清楚,但听着齐珠玑的这些话,他的心中反而隐约有了答案。

    他看着比江面更为开阔的天空,声音微寒道:“若是让我来回答,我觉得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这样做,就不只是在北魏,而是对于整个天下,他的位置,便更加重要了。”

    齐珠玑没有再说话。

    白月露也继续保持了沉默。

    林意的话,便是他们此时的想法。

    “若是杨癫大军及时退走,他们虽败,也不是彻底的惨败,今后必有纠缠,但现在,十几万北魏精锐大军葬身在这里,北方战线又受影响…这惨败,是真的很惨的那种惨。”

    林意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说的话似乎有些好笑,但白月露和齐珠玑却是并不觉得好笑,反而心中更有寒意生成。

    “魔宗大人,要是直接倒向南朝,那北魏便几乎再无翻身的可能。但若是他直接倒向南朝,恐怕萧衍也会觉得其中有诈,但现在他一倒过来,南朝直接就有一口吃掉北魏的机会,萧衍恐怕便很难拒绝。但他在倒过来之前,便杀死叶副院长这样的人物,一是他在天下的地位更为重要,二是今后南北朝一统,他也会少了一个叶副院长这样的对手。”

    “所以你觉得,他做这些事情,就是想要叛离北魏,归于南朝?”白月露看着林意的侧脸,慢慢的说道。

    林意点了点头。

    “就看他能不能得到他想要的回报。”一个呼吸之后,他补充了一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