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战利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战利

    这名叫做胡八月的铁策军军士尊敬却有些疑惑的看着林意。

    他看着林意微锁的眉头,他不太能够理解林意和自己说这些话的意义,而且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今日里他和林意的这些对话,无形之中已然对着林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冲上北岸的水流也正在退却。

    江岸边一些零散的野花,在经过了水流的冲刷和血水的浸润之后,却显得分外的娇艳,甚至散发着妖异的味道。

    林意躺在干草上,他紧绷的血肉开始松弛,一种麻酥的感觉充斥他的全身,甚至连骨骼深处都是这种感觉。

    浓浓的困氛于袭来。

    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在他陷入熟睡之前,他虽然闭着眼睛,但是眼皮外的天地,却是一片通红。

    当他再次醒来时,已是接近第二日的清晨。

    他身旁的那名叫做胡八月的铁策军军士也早已起身,他所在的这一段北墙周遭已经清理干净。

    北岸已经平静,有篝火点点,还有不少韦羁在活动,但是已经不见厮杀。

    北墙内已经又立起了不少营帐,他所在的这段城墙上除了少数铁策军军士和剑阁中人之外,其余在城墙边缘巡察的也已经都是韦睿的部下。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便是齐珠玑的背影和数十口大小不一的牛皮方箱。

    “这是?”

    林意起身,看着齐珠玑和一些铁策军军士正在开箱清点的样子,他便走上前去,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醒了?”

    齐珠玑转过头来看着林意,他自己的脸上却有些铂的红:“这是战利,席如愚的大军和杨癫的白骨军所携带的东西不少,其中很多门阀私军所带的好东西众多,曹景宗送了一部分过来。”

    “战利?”

    林意晃了晃脑袋,他虽然睡得有些头晕,还未彻底清醒,但他出身将门,光是听得这两字便瞬间懂了。

    按照军规,无论是大军遭遇作战,还是攻城略地,一应缴获都是要记录在册,如实呈报上去,然后由军部再统一分配,但实际心照不宣的是,大多数时候两军交战,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获胜的一方自然会先将其中一部分最紧要的东西用于自身,最后记录在册,呈报上去的,除了是如同鲲鹏重甲这种隐瞒不得的东西之外,恐怕是只有所有缴获的数分之一。

    这倒并非两朝边军将领贪婪,而是大军交战,损耗原本便剧烈,若是得不到足够补充,军力便自然下降。

    一些消耗性的军和药品,光是上方拨给,原本就很难够边军使用。

    林意甚至知道,很多边军和一些州郡的富贾门阀也有心照不宣的一些互相的利益交换,一些边军甚至会动用军帜一些修行者和军士给予这些门枫够的保护和便利,而这些富贾门拂为回报,也会源源不断的给这些边军输送利益。

    公为私用,对于朝堂而言自然是大忌,尤其是属于当朝皇帝私人财产的军队和修行者,但萧衍自己是地方镇守出身,他自然也十分清楚其帜界限所在,也唯有那些越线的边军将领,才会遭受严苛的惩处。

    “富水郡郭氏门阀的家私,曹景宗也送了一部分过来。”

    齐珠玑看着林意轻声道:“若是对于同等的边军如此做,自然无可厚非,但对我们铁策军也是足足分了数成,韦大将军这次是给足了面子♀些战利里面有些东西不能受潮,所以便搬运到了这里,到时他们会分拨我们一些车马,在离开时便装车,他们自己的便已经装船。”

    林意揉了揉脸,他深吸了一口气,迅速清醒过来。

    但一眼扫过,只是看着开箱的四个箱子,他便忍不啄中还是暗暗震惊。

    这四个乌漆皮箱子不小,寻常的马车车厢也最多只能塞进这样的四个箱子,但这四个箱子里却装满了各色药物。

    而且一眼望去,这四个箱子里的药物还都不是那种寻常的止血散、接骨膏,其中大多数都是对于修行者有用的各色丹药、药膏。

    这四大箱灵药在此时灵荒时代,对于一支数万人的大军都是惊人的财富,更何况对于他们这样一支铁策军。

    “我刚刚初看了一下,光是三仙补元丹就有十三个大丹瓶,每个丹瓶足有七十颗,光是这些,哪怕我们修行者的数量再增一倍,接下来两三年内,都恐怕不需要担心真元耗尽,无法补充。”齐珠玑看着他,轻声的说道。

    他的语气虽然平和,但是呼吸却是也比平时沉重,嘴角也都不自觉的有些微微抽搐。

    齐家算是皇亲国戚,但他可以肯定,库藏之中也根本不可能有如此多的补元丹。

    这种一颗便能让如意境中阶的修行者将体内真元补充至八成之上的丹药,如此多的数量,在寻常的南朝十万边军之中都不可能有。

    “韦大将军,他是生怕萧衍和萧家对我刻意压制,让我对南朝心生不满,所以才对我们如此优待。他的意思便是,皇帝和朝堂若是给的不够,他自己便先旧能的给予我们足够的东西。”林意转瞬明白,他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感慨的望向北岸。

    这些边军的大将军,不只是为朝堂舍生忘死而战,还事事以大局为重,担心他不满而生变。

    “他是以身教,你今后在南朝势必位重,他的意思便是,今后若哪天真的心中极不舒服,也希望你能够舍弃一些不满和私利,以大局为重。”

    齐珠玑点了点头,忍不住却是微嘲道:“如此想来,当年你父亲那些人,倒是也和他一样的想法,当年他们若是边军为乱,不管胜负,却是便宜了北魏。”

    说话之间,其余的箱子已经被陆续打开。

    有一个箱子里宝光闪烁,看上去像是装满了金银珠宝,但仔细看去,却是一件件金色的丝线编织成的轻铠衣衫。

    “金丝宝甲。”

    齐珠玑看清的刹那,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p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