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六十九章 战之末声

第五百六十九章 战之末声

    此时应是大局已定,然而面对明威军这样的大将的敬意,林意却是没有任何的喜悦,也没有任何的骄傲。

    他甚至没有任何放松之感。

    在此之前,在这钟离之战未完结时,他让自己不要去考虑部下的伤亡,但到了这场战斗大局已定时,他却不得不去面对城中守军的死伤,面对铁策军的死伤。

    此时这座钟离城里,绝大多数活着的南朝人应该就在他所在的这一段残墙上。

    但是很多熟悉的面孔,却并不在这里面。

    薛九不在活着的这些铁策军里面。

    那些先前自愿加入铁策军的年轻修行者,一个都不在这里面,包括那名和萧锦有仇的司徒念,也不在活着的这些人里面。

    剑阁那痴痴傻傻的唐念大也已经死了。

    他一眼望去,整个剑阁只剩下了十余人。

    那些最早和他一起行军,他记住了名字的三百名铁策军军士,此时活着的也没有几个。

    他此时甚至感到了深深的羞惭。

    因为他很清楚,容意和萧素心等人之所以能够活着,不只是因为他们本身是修行者,比起一般的军士而言更为强大,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他在之前的战斗里,总是下意识的第一时间解决对他们造成致命威胁的敌人。

    “不用过去安慰他。”

    陈宝菀只是看着他脸上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就在她想要动步之前,陈尽如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军师。”她有些不解的看着陈尽如。

    “这是每一个强大的将领都必须经历的过程。”

    陈尽如看着她,轻声的说道:“只有被足够的痛苦折磨,他才会成长的更优秀,在今后的战阵里,才会做得更好。”

    陈宝菀沉默了下来。

    沉默了片刻之后,她才看着陈尽如,有些感慨的说道:“所以我一直觉得我哥太过冷漠,没有年轻人的血性,是因为他这样的事情已经经历得太多?”

    陈尽如淡淡的一笑,“他在边军少说也打了数十场仗了,经历的当然不少。现在的林意很清楚,他的每一分荣光里,都蕴含着他这些战死的部下的鲜血,而陈家在南朝能够到此时的位置,便不知道由多少的白骨和鲜血堆积而成,他所做的任何一个决定,当然不能纯粹的出于他的血性。”

    ……

    曹景宗身影一动,落在了墙上。

    他已和林意见礼,目光便很自然的落向其余人。

    他微微一怔,看到了一名熟人。

    “老魏,你的命真硬。”他看着魏观星,忍不住说道。

    魏观星有些萎靡不振的苦笑道:“真没想到能够活下来。”

    “这样的不世奇功,足够你吹嘘一辈子。”曹景宗看着他身上还在数处渗血的伤口,认真道:“真是值得。”

    “你也知道我早就不在这个,韦将军呢?”魏观星问道。

    “他顺路去算个帐,应该很快就要到了。”曹景宗看了一眼上游,说道。

    此时淮水之中的水位已经趋于正常,只是和平时相比,水流还是很急。

    当魏观星和林意等人朝着上游看去时,远处的黑面上,已经隐约出现了数个黑点。

    林意的目力远超寻常的修行者,他很快就看清,那顺流而下的是数条寻常的大船,然而他的眉头马上深深的皱了起来。

    “怎么,明威边军也喜欢用敌军尸首来震慑对方吗?”他有些忍不住的问曹景宗。

    这城墙上其余绝大多数人还不能看清那些船上有什么,所以有些不明白林意为何有此一问,但是曹景宗却是十分清楚。

    他转头看着林意,认真道:“那些悬挂在船沿外的首级,并非是北魏人,而是我们南朝富水郡郭家门阀的所有成年男子的首级。”

    林意顿时一愣。

    这城墙上绝大多数人虽然还不能看清那些船的详状,但是听着曹景宗这句话,他们便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魏观星淡淡的笑了笑,“果然是韦将军的作风。”

    “北魏和我为敌,无论他们做什么,那都是分内事,但身为南朝人,南朝的水土和财富养育了这群人,但忘恩负义,给这些北魏人提供大船,却是罪不可恕。”

    曹景宗也淡淡的说道,“若不严惩,很多门阀便也自然唯利是图。若没有这些大船,有林将军您的铁策军坐镇,他们也未必能够这么快破城,富水郡郭家,他们自然要为钟离城多死的人负责。”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一时没有说什么。

    那数条快船乘风破浪,很快也清晰的闯入所有人的实现。

    为首的一条船,船身有无数道赤红。

    一颗颗首级悬挂在船外,这些首级上淋漓流淌的鲜血,将这船身染红。

    突然之间,北岸已经杀城一团热粥的北魏营区之中,响起了许多人的哭嚎声。

    一批原本已经逃上一处高坡的人突然大多坐倒在地,撕心裂肺的哭嚎起来。

    曹景宗看着那些人冷笑起来:“那些人,应该便是郭家的人,除了随那些船而来的….这些人在北魏的这些军中已久,这些北魏军队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到达这里,恐怕也是因为郭家的原因。”

    “富水郡郭家是富水郡第一望族,这样乘机将青壮年男子全部杀绝,韦将军便不怕朝中非议?”齐珠玑走上前来,有些担忧的轻声问道。

    “有此钟离大胜,能够逆转乾坤,便足以压下此等非议。”曹景宗冷笑更浓了一些,“否则圣上心软,不知多少郭家子弟要活下来,今后不知道又会生出多少麻烦。”

    其实没有人有非议,每个幸存下来的南朝军士看着那艘船外悬挂着的面目狰狞的首级,都觉得很快意,就如齐珠玑,也只是担心韦睿这样的将领会不会和魏观星有相同的遭遇。

    “韦将军应该会和你说些话。”

    陈宝菀来到了林意的身边,她轻声道:“乘着你还有时间,我要单独和你说些事情。”

    林意当然不可能拒绝。

    他和陈宝菀朝着一侧走去时,其余所有人很自然的让开,给他们让出了一片空间。

    “萧淑霏一直是那种面冷心热的人。”

    陈宝菀的第一句话,就让林意一怔。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