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 师兄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 师兄

    林意微微一怔。

    “我们需迁往高处。”

    陈尽如收敛了笑意,看向不远处的那些断墙。

    “为什么?”

    林意不能理解他的这些话,他当然很清楚陈家军师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这人可以让南朝第一骑军金乌骑为他赶回来赴死,他当然可以比他们更清楚那些边军的动向,只是战况瞬息万变,他在这钟离城昏迷时间很久,此时和城外消息又全部断绝,若是按照前面军情的时日推算便不准,至于迁向高处,又是什么意思?

    “淮水的水面已经浅了数寸。”

    陈尽如看着他,说道:“很少有人知道,但我很清楚,明威大将军韦睿,是一名很强大的阵师。”

    林意听懂了这句话的意思,他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有些震惊起来。

    他缓缓的转过身去,看着就在不远处的滩上扑荡的污浊河水,对身后这名陈家军师心中又骤然生出敬意。

    在这样的战阵里,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这样的细节。

    “所以其实这才是现在最重要的。”

    他没有转身,轻声的说道。

    陈尽如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应声。

    .

    “他们在做什么?”

    江心洲上,一名白骨军将领看着北墙处的异动,寒声说道。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其实此时任何一个北魏军士都可以轻易的判断出来那些活着的南人在做什么。

    那些人都在登墙。

    这名白骨军将领此时的这句话,与其说是真有疑问,不如说是在发泄着一种情绪。

    一种看着敬畏和憎恶,却根本无可奈何,想要看不见,却时刻如刺在喉的感觉。

    在江心洲上,在更远处的北岸上,在这些远远看着钟离北墙的北魏人的眼里,汇聚在残墙上的南朝军士和修行者已经只剩下那一小撮人。

    这一小撮人里,那种耀眼的金黄色都已经很少。

    那种耀眼的金黄色,代表着的是之前南朝战无不胜的第一骑军金乌骑。

    他们连金乌骑都差点全部剿灭,然而那名年轻的铁策军将领和剑阁,却依旧让他们如此难受。

    先前的军令已经下达,即便这些人突围,都不会有人去阻挡,这样的登墙,便更不会有北魏的军队去阻截。

    有些白骨军的将领沉默的想了想这些南人的举动所蕴含的意义,在他们看来,或许是这些南朝人以此来明志,或者说,这些人以这种方式在告诉他们,他们还在守着这座城。

    尊敬且憎恶交缠的心情,真的就像是阴暗的修在他们的心中啃噬。

    但很多人却根本就没有去思索。

    杨癫便是如此。

    杨癫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智将,他的战法永远是直来直去,打得过就战,打不过就退,毫不犹豫。

    在他此时看来,若论雄才大略,整个北魏便应该没有人比内大人更强,既然是内大人要他率军留下,他便根本不需要思索为什么,他只需要听从。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林意站在断墙边,问道。

    他身旁的王平央看了他的侧脸一眼,轻声道:“一定要说吗?”

    “在这名内部众死后,其实就算是你瞒,也应该瞒不住了。内肯定猜得出你是谁。”林意微垂下头,看着下方很多战死的南朝军士的遗体,“对于我来说,我不想和你在这里同生共死,到时候别了,却还不知道你到底是谁,反而这些北魏人却先知道了。”

    “你是要送我们走?”王平央想了想,说道。

    “面对内这样的人,哪里都不会绝对安全,我会旧能想办法,但你们留在铁策军就和等死没什么差别。”林意缓缓的点了点头,“但这事关你们的生死,我当然需要和你商量。”

    “是陈尽如说的?”

    王平央也微垂下头,然后慢慢的说道,“他说的不错,我们留在铁策军应该和等死没有什么差别。”

    林意轻声道:“那你便是赞同他的意见?”

    王平央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却是轻声道:“我是王平央。”

    林意眉头瞬间挑起,他的身体却是慢动作般转过身来,然后他认真对王平央行了一礼,“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但没有想到,你是南天院的师兄。”

    “我应该谢你,否则我此时已经沉沦。”王平央微苦的笑了笑,他轻声的讲述了在眉山之中发生的事情,直到他如何决定跟着林意到铁策军。

    “道路始终是师兄你自己疡的,而不是我帮你疡的。”林意认真的说道,“我很庆幸有你这样的师兄。”

    “我也想说,我很庆幸有你这样的师弟,但这却像是我们在互相吹嘘。”王平央笑了笑。

    “我们今后,还需要自己吹嘘吗?”林意带着一点傲气说道。

    “内的功法有问题。他的修为越高,便如同体内的毒素累积越多,他的身体就越濒临崩溃。”王平央却是认真了起来,他看着林意,轻声说道:“只要我们三人不落在他的手里,他的功法问题就应该不可能得到解决。”

    林意看了他一眼,想了想,然后说道:“若是万一落在他手里,若是解决他功法的问题,能够让你们活下来,那便不用多想,帮他解决功法的问题。”

    王平央微微一怔,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林意会说出一句这样的话,但是他看着林意的眼睛,顿时明白了林意的意思。

    “好。”

    王平央看向远处的流云,认真问道:“你修的到底是什么功法?”

    “大俱罗。”

    林意道:“一种曾经真正无的功法,只要我足够强大,便不用怕他的功法有没有问题。”

    .

    “是韦睿的大军就要到了?”

    白月露到了林意的身侧,她看着下方的河水,轻声问道。

    “你猜出来了?”林意接过她递过来的粮袋,“你知道韦睿是名阵师?”

    “先前不知道。”

    白月露深吸了一口气,她看向江心洲上,“但想着这只有可能和韦睿的大军有关,现在水面已经下降了不少,所以他真的会是一名大阵师。”

    陈宝菀在城墙的另一端,她知道林意需要一些时间和这些同生共死的人说话,只是不知为何,当白月露站在林意身边时,她的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受。

    这种感觉,即便当年她看到萧淑霏和林意站在一起的时候,都并没有。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