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六十三章 碎骨

第五百六十三章 碎骨

    眼耳鼻舌身意,是为感知。

    修行者最强大的感知来源,是元气发散,触碰到异样的元气波动,其次,便是听觉。

    眼睛只能看到目光所及的事物,所以往往是感到元气波动,听到异样的声音,目光才转过去看到。

    在无声之地,元气波动又不剧烈,这片月刃悄然从上而落,便几乎不在修行者的感知之内。

    不在感知之内,这种足以击破林意天灵的月刃,便是真正的杀器。

    这名魔宗部众已经开始飞退。

    他甚至显得有些狼狈。

    然而哪怕无法对付王平央和这名医官,对于他而言,只要能够杀死林意,杀死这名似乎根本不可战胜,连十万大军都无法杀死的南朝战神,魔宗部众和魔宗大人的威望,在整个北魏又将上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

    然而这些只是他所想。

    钟离之战开始,注定有许多匪夷所思,完全超出正常修行者世界遵循的道理的事情发生。

    他认为所有人,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在此时听到声音,然而他错了。

    林意的耳朵里尽是痒意,但是他的听觉,却已经开始恢复。

    他已经能够听到一些声音,此时这片飞速朝着他天灵落下的月刃,便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感知里。

    他抬起了头来,目光落在这片隐匿在天光里的月刃之上。

    噗的一声轻响。

    林意的手中溅起一些血沫。

    这道月刃就如同之前飞临近他的飞剑一样,落于他的手中,再也无法动弹。

    当林意抬起头的刹那,往后飞退的魔宗部众心中就已经涌起无尽的寒意。

    他无法匹敌王平央和那名医官,他无法杀死林意,这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让他心中生出强烈的不祥的预感。

    也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声刺耳的箭矢破空声。

    他身体一侧上空的云气骤然一阵波动,劲气四射,一道黝黑的铁箭破云而落。

    他一声厉喝,手上一个指环弹出,当的一声,火花四溅,直接将这支落来的铁箭击飞。

    只是刺耳的破空声不绝,第二第三道铁箭已经朝着他飞来。

    这些箭都来自于陈宝菀身后的一名修行者。

    第一枝箭飞来时,北魏军中的修行者尚且来不及反应,当第二第三枝箭落来时,哪怕这些北魏人依旧听不见声音,但还是有修行者及时作出了反应。

    一道飞剑如电飞至,狠狠斩在第二枝落下的箭上,然而一声轰鸣,这道飞剑剑身上气劲四溢,竟是被这一箭上的真元力量震开,根本无法再斩向第三箭。

    这些箭对于寻常的修行者而言已经算是可怕,只是无法对这名魔宗部众造成真正的威胁,他的手上再次弹起一道光芒,将第三枝箭也击飞出去。

    但就在这时,他的身体前方,一物带着可怖的破空声落来,竟是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

    这是他的那片月刃,此时破空而来,让他根本没有时间躲闪。

    在刹那间,他双掌合十,将这片月刃硬生生的夹住,但他体内真元急剧冲击震荡之下,他的经络也开始受损,有逆血不断从他的喉间涌入口中。

    王平央的身体拖出道道残影。

    他原本距离这名魔宗部众已经不远,此时这名魔宗部众逃遁受阻,他和这名魔宗部众之间的距离更近!

    他自然也不会给这名魔宗部众喘息的机会,在这名魔宗部众的一口逆血刚刚涌到喉间的刹那,他的右手并五指为刀,狠狠一刀朝着这名魔宗部众斩下!

    他体内的真元几乎尽数从他的手掌边缘喷薄出去,一道巨大的刀气瞬间到达这名魔宗部众的面门。

    魔宗部众垂首!

    他的头顶一声轰鸣!

    这声轰鸣,却是战场上绝大多数人都听到了。

    奇异的鸟盔破碎开来。

    尖利的碎片和破碎的真元在这名魔宗部众的头顶飞舞,将他的头上割出无数道伤口。

    这名魔宗部众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呼,一声闷哼之中,他的身体往下沉去,他单膝跪地,膝下已是水面。

    轰!

    他膝下水浪四射,整个人也随之失去重心,往水面砸下。

    王平央继续向前,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已经如飞来的巨石,带着轰然的气势,从他的身侧强横无比的冲过。

    林意冲了过来。

    林意比他还要更快一些。

    咚的一声,林意一脚踏在这条大船的边缘,这条大船一声轰鸣,整条船竟是朝着他落脚处侧翻而去,剧烈的晃荡。

    在下一刹那,林意已经落向水面。

    这名魔宗部众的呼吸彻底的停顿,强烈的恐惧激发出了他此时所有的潜力,他体内的真元强行往下冲出,他的身体没有继续向下沉去,而是如同在水面上跳跃的瓦片般斜掠出去。

    眼见林意已经无法截住他的身影,就要狠狠砸落水面,也就在此时,第四枝箭已经射来。

    黝黑的铁箭几乎贴着水面而行,强大的气劲将水面拖出两道水浪。

    就在林意的脚底将要和水面接触的刹那,这枝箭到了林意的脚底。

    林意一脚踏在这枝铁箭上。

    嗤的一声,这枝铁箭狠狠扎入水中。

    林意的身体再次腾掠而起!

    魔宗部众眼前的天空骤然黑了下来。

    天光被林意的身影遮掩。

    他此时体内真元已经激荡不堪,但最为可怕的是,那些如无数细虫般的气机,在他体内还在飞速茁壮的成长。

    他感到了虚弱。

    他的双手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林意的一脚,就这样踏了下来。

    喀嚓喀嚓….

    他听到了两声清脆的响声,就像是小时候他第一次吃到藕的时候,掰断藕节时那种清脆的声音。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他两条手臂的臂骨就这样轻易的断了。

    他的背部狠狠的砸在水上。

    轰的一声巨响之中,林意的脚毫无停歇的踩踏着他的手臂,如巨碑砸落般,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口。

    他的胸口瞬间响起很多刺耳而清脆的骨碎声。

    此时所有人都已经恢复了听力,这种声音,让所有北魏人都感到自己的耳朵里有许多骨头在碎裂。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