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六十二章 默

第五百六十二章 默

    “莫要浪费时间!”

    叶暮峪的声音响起。

    数名抢到他身边的随从悲愤不能自已,然而看着他此时的脸色,却都是强忍住了,哪怕身体颤抖不停,也紧紧咬牙不发声音。

    “我从此时起所说的话,你们都要记住,一字不落。北魏魔宗,他其实并不在意钟离或是两朝边军的胜败,他只是想将两朝都逼到绝境,因为越是到了绝境,就越是容易接受非常法,若是有人有一锤定音的方法,哪怕那人再不堪,都有可能被接受。”

    叶暮峪的嘴角不断滴落鲜血,但是他的声音却不断,“两朝越是到了绝境,他这样的人就越是重要,若是在那时他突然倒戈,归入南朝,那北魏自然溃败,只是以无数南朝和北魏人的生死为筹码,视无数人的生命为草芥,像他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信任,哪怕他能让南朝顷刻取得战争的胜利,都不可取,绝对不能让他归入南朝,否则必酿大祸!你们记住我的话,报于院长,报于中州军统帅,报于边军各部统帅,报于剑阁!若生变,以死阻之!”

    “叶副院长!”

    …….

    大船上的那名戴着奇异鸟头头盔的魔宗部众感受到了魔宗大人出手的气息。

    他望向远方这片山林,浑身微微的震颤起来。

    对于魔宗大人,他从未有过丝毫的怀疑,哪怕他很清楚魔宗大人在那里拦截的必定是南朝同阶的高手,但他根本没有考虑魔宗大人会败。

    魔宗大人的现身,让他有些兴奋的战栗,但此时他浑身的震颤,更多却是来源于许久未在他身体里出现过的恐惧。

    何修行的这名弟子林意,竟然让他感到了已经很多年都没有感到的恐惧。

    这种新鲜的感觉,让他感到了体内每一丝真元都活跃起来。

    他并不认为自己比余卷席强出太多,最为关键的是,先于林意而来的王平央和那名医官,对于他和魔宗大人更为重要。

    他并不想和林意对敌。

    所以他想要在林意对自己造成威胁之前,便将王平央和这名医官治住,然后带走。

    在很短的时间里完成他想要做的事情,便需要足够的决断和足够强大的手段。

    “默!”

    他从远方的那片山林收回视线,然后沉声低喝了一声。

    他口中喝出的声音和气流没有扩散,而是被他的真元笼聚,就像水流一般涌入他头顶带着的奇异鸟盔里。

    一声异常嘹亮的鸟唳声从鸟嘴中响起。

    然后这个战场上所有人都听不见了任何声音。

    并非那些声音不存在,而是他们的耳朵都在这一瞬间被古怪的音波震荡,一时间失去了听见声音的能力。

    所有人的耳中一片寂静。

    所有的声音都似乎不存在了。

    一切都变成了静默之中的画面。

    原本喧嚣不已的战场突然变得绝对的静默,足以让人心生恐惧。

    没有声音,很多人便无法沟通,最为关键的是,便无法听到有些致命的声音。

    听觉,本身也是感知的一种。

    一瞬间将整个战场变得静寂无声,这名魔宗部众面上却是瞬间涌起一层莹润的光泽,他的肌肤瞬间变得如同瓷片一般闪光,与此同时,他的衣袍往后荡开,无数片羽刃便从他的衣袍之中飞了出来。

    王平央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他看着前方漫天的黑色飞羽,感受着其中可怕的吞噬力量,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应付这所有的飞羽。

    就在这时,他感到了身后的热力,王显瑞和他更为接近了些。

    他隐约猜出了王显瑞的所想,明白自己只需要对付自己面前的飞羽。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的双手十指以可怖的速度点动起来,他体内的真元如决堤的江水从他的十指之中激射出来,随着他的指尖的每一次虚空按去,都变成一道破空的剑气。

    无数肉眼可见的剑气从他的身前飞出,剑气纵横交错,茫茫一片。

    与此同时,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的真元在急剧的消失,但是这片战场上,到处都是新鲜的死亡味道,随着他的呼吸,无数新鲜的死亡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不断流入他的身体,然后又从他的指尖涌出。

    他感到了痛苦和腐败的味道在他的身体里不断的滋生。

    他的经脉和血肉随着死亡气息的穿行似乎开始腐烂,但与此同时,那名医官拍入他后方颈部的那些药针,其中不断涌出的药力,却在改变着这一切,甚至改变着他的真元。

    片片黑羽穿过茫茫的剑气,和剑气撞击的刹那,不断的爆出金铁撞击的声音,然而在此时,却依旧没有任何人听到,依旧只是无比静默的画面。

    这名魔宗部众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因为此时他面目一片晶莹,肌肤如同瓷片,所以他眉间的皱纹,在这片静默的画面里,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眉心之中在裂开。

    和他的这些黑羽的力量相比,王平央的指印剑激射出的剑气依旧弱小,但是他却从中清晰的感知到了异样的味道。

    那些和他黑羽相触的真元不断的分解,变成无数细微的元气在破散之中很自然的沁入他的身体。

    这本身是很自然的喂饲。

    这些修行这种功法的年轻人,本来就是他们的供养者。

    然而此时随着这些细微的元气的沁入,他感到自己的经络之中也出现了无数细微的,不受他控制的东西,就像是无数细虫一样,在破坏着他的生机。

    他只是花了数分之一息的时间,便确定这种异变来自于王平央身后的那名医官。

    在他的凝视之中,数十片黑羽飞旋而去,落向那名医官的后背。

    噗噗噗噗….

    数十道血光在王显瑞的背上涌起。

    然而这名魔宗部众的瞳孔却是剧烈的收缩起来,那些黑羽并没有能够深入这名医官的体内,只是入肉一寸,这些黑羽上的力量便被消弭,然后这些黑羽如同死去。

    也就在这一刹那,他听到了急剧的破空声在自己的身侧响起。

    此时只有他能够听到声音,所以他不需要转头,就知道林意已经冲了过来。

    他微微垂首。

    他决定不要冒险。

    他的左手微动,一片淡蓝色的陨铁打磨的月刃悄然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

    这片月刃带着可怖的力量,所以破空声非常的凄厉。

    然而除了破空声之外,它却没有带起任何的风流,甚至没有任何的元气波动。

    它就像是很自然的融入了空气之中,融入了天色之中,从上方落向林意的天灵。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