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六十一章 虽败

第五百六十一章 虽败

    叶暮峪脸色微变,他看着魔宗,认真道:“我不知道,若是那英明神武的北魏皇帝听到你这句话,会如何想。”

    魔宗淡淡的一笑,“其实不管我如何想,如何说,他和皇宫里那名老妇人,也不会对我放心。更何况你知道的,我终究是南人。”

    听着他这一句话,叶暮峪身后的几名随从全部面色大变,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传说中的北魏魔宗大人,所有北魏人敬若神明的魔宗大人…他竟然不是北魏北漠出生的修行者,而是出身南朝的修行者?

    叶暮峪的脸色却是已然恢复平静。

    “王朝之间的战争,终于胜负,但按你所想,你却似立于不败之地。”他看着魔宗,更为认真道:“只是所谓家园,并非是想叛就叛,想回救回。”

    “这只是你的想法,很多人都会因为局势所迫。”魔宗微微的一笑,道:“沈约已死,何修行已死,剩余那一位已经彻底老朽,没有什么人能够一口回绝。”

    叶暮峪笑了起来,他的面容却显得分外肃穆,“正是因为如此,我便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我便要试着杀了你。”

    听着他这句话,魔宗的笑意更浓烈了一些,他伸出手来,摘下了头戴着的竹笠。

    当他的竹笠脱离他的头顶时,叶暮峪身后的几名随从的瞳孔瞬间剧烈的收缩。

    他们不可置信的看到,这名传说中的北魏魔宗大人头上没有任何发丝,光亮如青镜的脑门上,却是有持戒的香疤。

    北魏的漠地多的是苦行僧,有十之七八的宗门,都是苦行僧汇聚的宗门,然而北魏绝大多数苦行僧宗都不持这种戒礼,而之前魔宗自称南人,难道这传说中的北魏魔宗大人,早年竟是南朝的一名僧人?

    他们没有太多时间震惊。

    这顶竹笠裂了开来。

    一种积蓄在其中的味道骤然绽放,变成无数道符意,如同无数道看不见的鬼魂一般穿梭在林间。

    受符意牵引,许多树木的树干骤然裂开,内里晶莹的树汁渗透出来,然后顺着树干往下流淌。

    无数滴晶莹的树汁顺着树干往下坠落,形成了一个莫名宏大的大阵。

    高空和远山之中轰然回响,恐怖数量的元气云集而来,无数道劲气竟然凝聚成丸,如磅礴暴雨落下。

    “好一个天灭大阵。”

    叶暮峪真诚的赞叹了一声,他伸出右手,伸出食指,只是用一根食指朝着天空点去。

    压缩到极致的真元力量在他的指尖激射而出,变成了无数金色的细针。

    无数金色的细针朝着天空刺去,每一根细针都散发着洞穿一切却永恒不灭的气息。

    无数凝聚成丸的劲气坠落在这片山林之中,无数树木碎裂,坚硬的岩石地上出现无数孔洞,一股股烟尘像喷泉一般从地上涌出。

    然而叶暮峪和他身后这几名随从的身周却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一道劲气坠落在此间。

    魔宗的面色也是平静不变,他的面上闪耀出一层神辉,他似乎变成了庙里的神佛,眼眸中的神色充满了慈悲。

    他甩了甩衣袖,伸手挥出一掌。

    轰的一声,叶暮峪依旧凝立原地不动,而他身后的这几名随从全部倒飞出去,就像是被狂风吹走的落叶。

    他的手掌竖立在身前,但是一个金色的巨大掌印,却是带着光明和冷漠、肃杀的味道,出现在叶暮峪的身前。

    叶暮峪身前的一切化为齑粉。

    草木、岩石纷纷消失。

    然而面对着这股可怕的力量,他却是反而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一条透明的丝线出现在他的身前。

    这只金色的巨大掌印看似已经落在他的身上,然而却在这条透明的丝线前裂开。

    这支金色巨掌从中间被剖开,分成两片。

    轰!

    叶暮峪两侧山林之中骤然出现一条深深的沟壑,一种宏大的力量,将一切碾碎的残渣碎屑朝着两侧的山林之中冲去,让山林之中响起了无数巨浪拍击的声响。

    魔宗平静的注视着这一切。

    他眼瞳深处有无数星星点点的黑意在不断破碎。

    继续在他体内无数经络之中的许多黑色晶丸也不断破碎,这些晶丸化为晶莹的液滴,然后瞬间化为奔腾的气流。

    无数黑色的气流从他的肌肤之中冲出,汇聚着弥漫此间的元气,变成无数道黑光。

    叶暮峪的身前却反而明亮了起来。

    他的左手捏碎了一片玉符,无数碎屑从他的指尖流淌出来的刹那,许多晶莹的光星悬浮在他的身前。

    许多道黑光就此消失,有些却是反而折射了回去,落在魔宗的身上。

    魔宗的身上出现了数十个细微的孔洞,他的身后涌出数十蓬淡淡的血雾。

    也就在此时,魔宗深吸了一口气。

    山林之中一股阴暗的力量,随着他的呼吸急剧的涌入了他的体内。

    “想不到我师妹把她唯一可以保命的东西都给了你,只是可惜,今日你杀不死我,今后我只要见了她,她便不可能有任何抗争的手段。”他深深的吸气,然后缓缓的呼出了这口气,有些感慨的说道。

    叶暮峪抬起了手。

    他没有说话。

    因为在他抬起手之时,正在说话的魔宗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魔宗的手落在了他的手上,两人的双手如同两座桥搭在一起。

    叶暮峪的面色凝重到了极点,他的身体如同磐石一般不动,而魔宗眼底的黑色光星却在不断的如烟花般绽放。

    轰的一声,魔宗的身体倒飞了出去。

    他重重的坠落在地,他身前的许多伤口裂开,不断流淌出黑色的鲜血。

    他的口鼻之中都冲出血来,然而他还是缓缓的坐了起来,无限感慨的看着叶暮峪,说道:“叶暮峪,这一战我先在这里布阵,接着又用言语激你,让你一定要全力杀我,无法顾惜自己。这一战我依旧败了,只是你虽然胜了我,但却没有能杀得了我,却赔上了你的命。”

    “值得吗?”

    在下一刹那,他狂笑了起来。

    他的狂笑声中,这片山林之中那无数原本已经裂开的树木全部破碎,无数木屑纷飞中,他的身影骤然消失。

    “叶副院长!”

    数声悲痛欲绝的凄厉叫喊声,在这片林间响起。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