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六十章 巅峰

第五百六十章 巅峰

    余卷席的眼前变得漆黑。

    这些丹汞渗入了他的血肉,让他的整个面部都变得麻木,丹汞之中力量的冲击,让他处于强烈的眩晕,根本无法再行凝聚真元。

    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却落在他的身前,狠狠刺向林意。

    鲲鹏重铠,直到此时,这具鲲鹏重铠才堪堪杀到。

    噗!

    浅滩的边缘,一名颓然坐倒在地的铁策军军士也喷出了一口血,他的胸口被斩出了一条巨大的伤口,内脏从中流淌出来,伤势之重,显是不能活了。

    然而他在这垂死之时,看着林意那处,他还是用尽最后的力量,随着这一口血的喷出,冷笑喝道:“还要些脸吗?”

    如此生死搏杀的战场上,任何一方都不会有仁慈。

    那一刀斩在他胸口的北魏军士原本正下意识要再补上一刀,然而听着他这句冷笑,这名北魏军士的身体一震,一步却是再也跨不上前。

    没有任何一个北魏人能够回他这句话。

    十万之众对数千之众,连攻数日却不克,林意以一人之力连战北魏修行者,对于那些死在他手下的北魏修行者而言,他是真正的后辈。

    而此时,他和那名神念境修行者是真正的单打独斗,然而那名神念境修行者却依旧无法杀死他,反而被他重创垂死…在这种情形之下,这具鲲鹏重铠再掩杀而至,的确有些不要脸。

    ……

    缭绕着金色光焰的枪尖狠狠刺向林意那些微凹陷的胸口。

    林意的左手瞬间布满深红色的丹汞,随着他的一声厉喝,他的左手握拳,直接击向鲲鹏重铠刺来的这枪尖!

    啪的一声爆响。

    林意的身体倒飞出去,狠狠坠倒在地,溅起无数道泥浪。

    他的左手疼痛欲裂,拳面虽然没有直接碎裂,但是却迅速肿胀了起来,甚至连五指都在不断颤抖,无法握紧。

    然而他的一口气却终于透出,他已经赢得了喘息的时间。

    他的后背一声闷响,在对方那柄长枪再次刺来之前,他的身体就像是被人从侧面狠狠踢了一脚般,直接翻飞了出去!

    噗!

    缭绕着金色光焰的长枪狠狠的刺入泥土之中。

    那保持着击刺之势的鲲鹏重铠内的修行者,看着林意翻飞的身影,他明明没有任何的损伤,但是口中却是干涩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在他看来,林意应是垂死之身。

    然而此时在泥泞之中翻飞出去的林意的身影,在他的感知里,却像蝴蝶一般轻盈,像巨象一样有力。

    林意没有再去取那根镇河塔心。

    既然不想和这具鲲鹏重铠正面战斗,他便不需要这样沉重的武器。

    身上的重量逐渐退去,他觉得自己血脉间的气血奔流得更加通畅,身体轻盈得给他一种真是可以飞到天上去的感觉。

    天空之中的晶光收敛,先前抱着必死之心想要阻挡原道人的力量的那名北魏神念境修行者心神剧烈波动不堪。

    他身体周围的水面都剧烈的震荡起来,一圈圈的波纹不断绽放水雾,就像是围绕着他的身体要形成一朵巨大的莲花。

    这是一名白骨军中的将领。

    他身穿着很普通的皮铠,标准的北魏北方边地人的样貌和装束。

    只是此时他也无法去阻拦林意,因为那条小船已经靠上岸滩。

    那名持伞的青衫修行者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便不能再分心去对付林意。

    …….

    山林里有猿声。

    在林意将那具鲲鹏重铠抛在身后,继续掠向那名魔宗部众时,距离钟离城并不算遥远的某处山林里,一名书生和数名随从停下了脚步。

    这名书生的身材并不高大,面貌也很普通,他和身后的数名随从在山林之中行走,甚至没有引起山林之中那些猿猴的注意。

    只是这名看似普通的书生,在南人的心目中,他的身上却有着无数的耀眼光环。

    他是叶暮峪,南天院的副院长,现今南朝皇帝义结金兰的异性兄弟。

    此时他停留下来,静静的看向前方的山林,一块凸起如鹰嘴的大石上。

    那块大石上什么都没有,但一个呼吸之后,一名黑衫男子却是显现出来。

    这是一名头戴着竹笠的黑衫男子,他身上的黑衫和头顶的竹笠上都是布满繁花。

    竹笠的阴影下,他的面容似乎显得很温和,似乎时常在微笑,但是他脸上的任何一条线条,却都如同岩石般棱角分明。

    “想不到你居然会来这里。”

    叶暮峪看着这名黑衫男子,有些感慨的认真说道。

    这名黑衫男子微微一笑,道:“既然你想去钟离城,我便只好来这里。”

    叶暮峪的神容平静,但他身后的数名随从却是手脚都微微轻颤起来。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震撼。

    因为在何修行和沈约死后,叶暮峪和对面的这名北魏魔宗大人,都应该是世间最接近南天三圣的数人之一。

    他们的战斗,应该是何修行和沈约死后,修行者的世界里,最巅峰的战斗。

    “钟离城对于你,真的这么重要吗?”

    叶暮峪看着魔宗,看着他笼罩在竹笠阴影下的面容,问道。

    “南朝和北魏的人从本质上并无区别,但南朝读书的人更多,许多地方教化的时间也长,这便导致南朝狡诈的人比北魏的人更多。你们有两支军队反袭洛阳,中山王元英已经被迫回援,若不能击破钟离,将韦睿部暂拖在这里,便会让你们的粮草运送畅通无阻,到初冬到来之前,北魏便应该会大败。”

    魔宗依旧平和的说道:“让萧宏领军,萧宏却依旧太过令人失望,连对座下军队约束都不力,真是让人感慨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所以即便是在你看来,其实南朝获胜的可能还是大于北魏。”叶暮峪微笑道:“因为战事取决于人,而南朝的能人,似乎要更多一些。”

    “我并不完全这么认为。”

    魔宗微微抬头,他也微笑道:“在我看来,南朝和北魏谁能胜出,只是取决于我站在哪一边。”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