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五十九章 破碎

第五百五十九章 破碎

    他的剑尖也无法刺穿天辟宝衣,当强大的力量压在林意的胸口时,林意的双脚很自然的脱离了地面,往后退去。

    然而林意并没有能够真正的往后退去,因为就在此时,余卷席的双脚已经落地。

    一股力量从余卷席的脚下涌出,渗透进下方的地里,然后从林意的背后冲出,落在林意的背上。

    就像是有一个人躺在地上,用双脚蹬住了林意的后背。

    林意倒退的身体骤然静止,剑尖挤压着他胸口的血肉和骨骼,他的胸口瞬间凹陷下去。

    虽然只是一柄小剑,然而在林意的感知里,却像是一根巨大的捣药杵,而他自己,则像是石臼之中的药物,即将被这根捣药杵碾碎。

    他一声厉啸,迸发出来的啸声,就像是一声惊雷。

    他的体内一声轰鸣,胸口迸发出无数红意,不是鲜血,而是极重的丹汞。

    无数细小的丹汞束流从丝缕的缝隙之中冲出,冲击在这柄剑上,然后不断切割着这柄剑上的真元,发出刺耳的响声。

    没有任何的迟疑,林意的双脚直接凌空,朝着余卷席的胸口踢去。

    丹汞可以给他赢得刹那时光,但余卷席要杀死他,也只需要刹那时光。

    他甚至来不及挥出手中的镇河塔心,他的拳头对于此时两人的距离而言也是太短,既然他的背后有所支撑,他便很自然的双脚蹬了过去。

    余卷席的面容微沉,看着印在自己胸口的双脚,他的面色平静,动作没有丝毫的改变,他依旧极为专注的将剑朝着林意的胸口挤压下去。

    他的剑身如同融化般涌出滚滚的气流,丹汞和他真元冲击产生的气焰,就像是狼烟一样冲击在他的身上。他的剑尖就像是穿透磐石一般,稳定的前行。

    然而就在此时,啪的一声爆响。

    这声音并非是来自于他自己被蹬踏的胸口,而是来自林意的背后。

    林意的胸口还未皮摧骨碎,他蹬出的双脚落在他的胸口,被他胸口密布的真元挡住,也还未分出胜负,然而他贯注在林意身后的那两股力量,却是支撑不住,在此时崩溃。

    余卷席平静的眼眸深处涌出震惊的情绪,他的剑尖还在前行,然而距离林意的血肉反而越来越远。

    林意的双脚和他的胸口脱离,往后倒飞出去。

    两人的身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分离。

    林意在倒飞之中轻咳着,咳出猩红的鲜血,鲜血之中甚至夹杂着丹汞的粉雾。

    余卷席后退了一步,他也轻轻的咳嗽起来,嘴角沁出一缕血丝。

    在所有人看来,林意自然伤得更重一些,这一瞬间的交手,他自然不占优。

    然而林意并不这么想。

    他受伤虽然更重一些,但他的身体极为强悍,这些伤势不是致命伤,恢复也快,而且这已是余卷席一瞬间迸发出来的最强手段,连最强的时候都不能杀死他,那他就能够击败这名神念境的修行者。

    他的双脚往地面落去,在还未真正接触地面之时,他手中一直紧握着的镇河塔心已经朝着前方的余卷席砸了下去。

    没有招式,只有纯粹的力量。

    狂风呼啸,如同实质一样拍打在余卷席的脸上。

    余卷席的面孔有些微微的变形,他眯着眼睛,左手速度如电的伸出,落在这根镇河塔心上,但却是没有用力量硬抗,而是顺势一揽,如同拔河一般,将自己的身体离地拔起,往前飘飞。

    神念境的修行者,不只是真元力量强大。

    他此时的身影,就像是一只灵巧至极的猿猴,绕过了一株砸下来的大树。

    他手中剑依旧朝着林意当胸刺去。

    林意一击落空,但神情却更加镇定。

    他看着余卷席顺势欺近的身影,将左手手腕上之物全力甩了出去。

    一道黑影呼啸而至,落向余卷席的额头。

    余卷席骤然感到这道黑影之中蕴含的力量的可怕,他骤然反应过来,这才是林意真正的一击,哪怕这镇河塔心也只不过是对方的虚招。

    一声厉喝从他的唇齿间迸发而出。

    他已经来不及转臂抬剑,他手中的剑一声爆鸣,脱手飞出,在刹那间急剧的加速,击中那道呼啸而至的黑影。

    当!

    如击大钟。

    余卷席的脸色急剧的苍白起来。

    他已经失去了他的那道飞剑。

    那是一个手镯般的物事,然而重量惊人,最为关键的是,这件东西竟然还有奇异的吸引力,让他的飞剑在和这件东西撞击之后,刚刚分开,便又被吸附在这件东西上。

    这一瞬间,也是他仓促之中,内气震荡而无法过继新的力量道飞剑上的瞬间。

    然后他的飞剑,就随着林意的这件东西飞远,坠向远处的水面。

    有惊呼声响起。

    而且是无数的惊呼声。

    余卷席知道这些惊呼声所代表的意思。

    但此时,他也已经再次没有选择的余地。

    林意放手。

    他直接放开了右手握着的镇河塔心。

    此时林意的双脚已经落地。

    一股新鲜而强大的力量在林意的血肉之中涌起。

    林意脚下的地面凹陷下去,他的身体却是飘飞而起。

    先前林意卸掉了腾蛇重铠时,给所有人的感觉已经轻盈到了极点,而此时,他却是更加轻盈,轻盈得就像是又卸去了一具重铠。

    只是空气里,却是又想起一声如雷的爆鸣。

    林意右手五指握紧,握拳,如同握住了风雷。

    他飘飞而至,一拳轰向余卷席。

    太快,而且太近。

    余卷席的呼吸刹那停顿,他的右手还是持剑之势,右手的衣袖,却是卷带着他体内疯狂涌出的真元,如流云般拍在了林意的身上。

    他的衣袖,抢在林意的拳头落在他之前,拍在了林意的身上。

    轰!

    如滔天巨浪排击岸石,林意的身前涌出无数肉眼可见的微黄色气流。

    林意的身体在空中顿住,然而他的拳头,却还是轰了出来。

    咚!

    他的拳头轰在余卷席的胸口,发出一声沉闷至极的巨响。

    余卷席的双瞳瞬间布满血丝。

    他体内的内脏被震得全部错位,胸口的真元如倒刺般刺入他的血肉之中,他的胸口微微凹陷下去。

    只是他确信林意比自己伤得更重一些,因为他的一击提前落在林意的身上,这一击他已经化解了林意大部分的力量。

    然而也就在此时,林意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血。

    鲜血之中,却有着一抹更深的色泽。

    一道丹汞如剑,落在他的面门。

    他是神念境的修行者,他体内的气机直觉起了反应,一层真元覆盖在他的脸上。

    然而丹汞是破真元之物。

    嗤嗤嗤嗤….

    他的真元破碎。

    他的眼瞳破碎。

    他的面上,血肉破碎。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