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五百五十八章 南人之战

第五百五十八章 南人之战

    小船上,陈宝菀身后那名持伞的青衫修行者也耸然动容,越是接近这钟离北墙,他越是可以清晰的感到这支北魏大军对于林意的忌惮和畏惧。

    尤其此时,要杀死林意,竟然需要动用一具鲲鹏重铠和两名神念境修行者合力,这简直是不亲眼所见都无法想象的事情。

    只是他也不可能赶到援手。

    因为他和林意之间,还隔着几条大船,而且他必须保证陈宝菀的安全。

    一声轰鸣!

    如同一轮旭日从林意身前的大船上升起。

    那尊已经停顿的太久的鲲鹏重铠终于从大船上跳落了下来。

    林意眉头微挑。

    他微眯着眼睛看着这具朝着自己压来的鲲鹏重铠,直接将手中的镇河塔心投了出去!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觉得他会将镇河塔心砸向这具重铠,就连鲲鹏重铠内的修行者都是这样觉得,然而镇河塔心化为道道残影,却并没有落向这具重铠,而是落向侧面的那艘大船。

    与此同时,他的身影顷刻在原地消失。

    他根本不想和这具鲲鹏重铠纠缠,他只想眷的冲向王平央和那名医官。

    他的体内并无真元,然而当他全力掠出时,他脚下湿润的泥土瞬间被夯实,一股磅礴的力量从他的身下炸开,当那根镇河塔心狠狠的穿刺在那艘船的船身上,当无数破碎的木片炸裂开来时,林意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这根镇河塔心的后方。

    破碎概上,那名白衫的道人朝着原道人的所在看了一眼。

    原道人似乎并无出手的打算。

    但越是如此,这名白衫道人脸上的神色就越是凝重,在他看来,这便是意味着原道人对林意有信心。

    他朝着前方踏出一步。

    白衫道人飞了起来。

    他挥了挥衣袖,嗤的一声剑鸣,一道微红的校从他的衣袖之中飞出,接着却是轰的一声,剑锋和空气剧烈的摩擦间,一团深红色的火焰便猛烈的燃了起来。

    熊熊的火焰包裹着这道飞剑,这道飞剑随着他的目光不断加速,火焰被剧烈流淌的空气拉扯,在剑身上压得越来越薄,然而温度却越来越高,深红色的火焰渐渐化为透明的微蓝色。

    “是承乾观的余观主。”

    持伞的青衫修行者身后有人发出了声音。

    青衫修行者点了点头。

    原道人也早已认出了这人是谁。

    在这名白衫道人飞身掠起,微红的校还未从衣袖之中飞出时,原道人就已经感知到了剑上的热意,就已经知道了这人是承乾观的余卷席。

    现在南朝的皇帝萧衍信佛,遍造佛寺,但前朝两代皇帝却信道,承乾观便是建康城内的皇家道殿,连主殿都是位于皇城之内。

    承乾观得两代旧皇的恩宠,当萧衍起兵时,观中的修行者自然便是保皇派的中坚力量之一。

    当萧衍大胜,夺得皇权之后,承乾观的修行者自然也成了叛党,对于那些中立派,萧衍的疵还算宽厚,但对于承乾观这种不折不扣的保皇派,定的却是诛九族的重罪。

    余卷席一共有十七名得意弟子,据说在逃离建康时还剩六名弟子,但是一路向北,逃到北魏境内时,便只剩下一名弟子。

    余卷席当年身受重伤,被弟子护送逃出南朝,那些弟子和他的家眷尽被处决,他和南朝自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余卷席此时浑身缟素,也是因此。

    在南朝时,他身为皇家道观之主,有雷霄道君的封号,他的飞剑名为神霄雷火剑,也是前朝皇帝御赐,是前朝天工坊出品,材质特殊,有引动天火和雷霆之能。

    林意的右手落在了镇河塔心上。

    只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他并没有将镇河塔心从船身上拔出,而是继续向前冲去,将浑身的力量和身体的重量,都往前压去。

    轰的一声。

    他身前这艘大船的船身上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大洞。

    他连带着这根镇河塔心,就这样撞了进去。

    他身后破碎的木片碎屑燃烧了起来。

    余卷帘的飞剑已经到了,所有和它接触的物体都被点燃。

    一道火光,如同流星般涌入船舱。

    轰!

    大船的船身再次巨震。

    另外一侧的船体由内往外迸裂,无数令人牙齿发酸的折断声中,手持着镇河塔心的林意从中撞了出来。

    他的背心葱一点火光。

    原本十分明亮,但在他冲出之后,他背心的这点火光却是迅速消失。

    许多北魏的修行者看着他背上的这点亮光,都是心神激荡不已。

    他们都明白这一点火光应是那一道飞剑刺中所留,他们也都明白,这道飞剑无法刺入林意的体内,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身上有天辟宝衣。

    然而被蕴含着这样力量的飞剑刺中,哪怕隔着天辟宝衣,林意的动作竟然没有多少阻碍,这只能再次婴一点,真元手段,哪怕是真元和利器结合的这种飞剑手段,也不可能杀死林意。

    此时绝大多数北魏修行者都甚至没有去想刺中林意背后的这柄飞剑去了何处。

    也就在此时,这艘大船的甲板上噗的一声轻响,燃起一道青烟。

    火光已经消失的微红校穿透甲板,笔直飞了出来。

    白衫的道人此时便已掠到它的上方,他握住了这柄剑。

    林意一声闷哼,口鼻之中喷出些血气。

    在这名道人出手的刹那,他感知到这道飞剑上燃起的热意时,他的左手便已经捏碎了一个丹瓶。

    就在此时,他强行转身的刹那,便将这颗丹瓶之中的数颗深红色的丹丸一口吞下。

    白衫道人握咨剑,他朝着前方刺出。

    他的前方只是空气,然而随着他的身影如电下落,他的剑尖前方,已经是林意的胸口。

    噗的一声轻响。

    林意刚刚转身,这一剑已经刺在他的胸口。

    剑尖落处,天辟宝衣微微内陷,没有鲜血涌出,却是涌出一股红色的丹雾。

    这是丹汞。

    余卷席知道林意方才吞入腹中的也是铅汞丹丸,这和剑阁的丹汞剑有关,只是他的脸色没有任何的改变,他的动作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他体内的真元以恐怖的速度从掌指尖流淌而出,然后化为强大的力量,汇入这柄剑中。

    他用尽全力,将这柄剑压去,朝着林意的胸口,挤压下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